程怡慢慢地走到柜台前对许正的妈妈说道:“阿姨,我想要买两个洗脸盆。”

之前程怡家里面的洗脸盆都是混着用的,有时候用来洗脚,有时候又用来和泥垒鸡窝或者是垒猪圈。

她早就已经厌恶用和过泥的洗脸盆来洗脸了。

现在好不容易手里面有了钱,所以她最先想到的就是把家里的洗脸盆给换了。

许正的妈妈叫做叶子秋,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和她的人一样美。

“好啊,你好像叫做程怡吧。咱们是同一个村子里面的,不过好像我和你没有说过话。”

程怡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没错,阿姨,我们确实是一个村的,我和许正还是一个班级里面的呢。今天幸亏他带我来到了城里买东西,要不然的话,我自己一个人还真的没有办法到城里来。”

“对,刚才许正已经跟我说过了,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们能帮的尽量帮上。毕竟你妈刚刚去世不久,你现在可以说扛起了你们家的重担。”

许正在一旁对叶子秋说道:“妈,你别提这茬儿了,都已经过去了。程怡好不容易从那段伤心的过往当中走出来,你还提的话只会让她更伤心。”

叶子秋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阿姨去给你拿洗脸盆。”

九十年代的洗脸盆都是用搪瓷做的,程怡拿着两个搪瓷洗脸盆感觉有点重。

许正一把接了过来。

“这东西由我拿着吧。妈,你再给我拿个网兜,把它们兜住。我正好在前面骑车,挂在车把上。”

“好好好。”

叶子秋又拿来了一个网兜,把搪瓷洗脸盆放在了网兜里面。

“你们这就要回去了吗?不如好好地在城里面转一转。”

说起这件事情,许正眼睛冒出了非常明媚的光亮。

“妈,我看到我以后要上学的学校了,真好啊。”

“你真的去了吗?以后有的是时间去,何必急于一时呢?”

程怡这时候也在一旁说道:“阿姨,我真羡慕许正可以考上大学,他所上的那所大学实在是太好了。里面的学习氛围也好,娱乐氛围也好。”

叶子秋捂着嘴轻笑了起来:“没关系,如果你想去许正的学校里面玩儿的话,他随时都可以把你领进去。”

“不用,我自己会考进去的。”

当程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叶子秋突然睁大了眼睛,好像不敢相信这话是程怡所说的一样。

不过紧接着她就又露出了微笑。

“好好好,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的。”

当程怡和许正往回走的时候,程怡对许正说道:“你妈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样和善的人。我妈有时候脾气上来的时候还要急着打人呢。可是她好像永远都不会动粗一样。”

许正在前面骑着车,他把衬衣的扣子全部解开了,所以此时他的衬衣随着风飞舞着。

“我妈就是这样的性格啊,你多和她接触接触的话,就知道她是一个多么温柔似水的人了。我一直觉得我能够有这样的母亲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程怡眯着眼睛,突然之间闻到了许正衣服上面清香的洗衣粉味道。

与此同时,他的衣服也飘进了程怡的视线之中。

年轻的少年此时此刻心中满怀着对于未来的期待,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面啊。

只是程怡心里面却很沉重。

她不知道回到家里面又要面对程大树的什么刁难语言。

想到这里的时候,程怡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头靠在了许正的后背上,希望借此能够感受到一丝丝的鼓励与依靠。

但是许正万万没有想到程怡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所以他顿时之间又把后背给挺直了,并且手握着的车把开始不自然地抖动着,车子一下不稳了起来。

程怡急忙将自己的头离开了许正的后背,然后笑着对许正说道:“你怎么好像个大姑娘似的,我还没有怎么样呢,你就先开始激动起来了。”

许正却兀自在逞强。

“从来没有人和我有这么亲密的举动,所以我有一些些不适应而已。我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我可是个男的,我是在为你担忧,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如果和我有这么亲密的举动,恐怕以后会嫁不出去吧。”

“那我嫁给你不就行了吗?”

程怡说完这句话之后,许正的车子骑得更不稳了。

不过他没有再说话,程怡也就没有再言语。

她不知道许正究竟把她的话听到耳朵里面去没有,还是仅仅把它当做一个玩笑。

对于程怡而言,这却是一个非常郑重的承诺。

当程怡和许正回到程家坡村的时候,夜色已经渐渐笼罩了这个小小的村落。

许正和程怡告别之后,就推着车回到自己家里面去了。

而程怡则迈步走进了院子当中。

她一眼就看到程大树坐在院子里面,好像在发呆。

“爸,我回来了。”

程大树在看到程怡的时候眼睛突然亮了亮。

“你还懂得回来啊。我和你奶奶从医务所回来之后就发现大门紧锁,也不知道你到底去哪里了,你连个纸条也没留下来,我还以为你离家出走了呢。”

“我怎么会离家出走呢?你看我给你买了好多补品。”

程怡把自己从城里面买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展示给程大树看。

程大树却突然之间蹙紧了眉头。

“你哪里来的钱?家里面好像也没有闲钱买这些东西了。”

“这是我卖茶叶得来的钱,然后买的补品。我这里还剩下十多块钱呢。”

程怡将自己今天的全部收获都塞到了程大树的手里面。

“爸,既然妈已经不在了,以后这个家的重担就由我来扛起来吧。你辛苦了半辈子,也是时候该享福了。”

李凤枝这时候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在看到程怡的时候,她立马抱住了程怡。

“我的乖乖呀,你到哪里去了?真是吓死你奶奶了,你怎么连个信儿都没有就走掉了,我以为你跟你爸怄气,所以离家出走了。我做饭的时候心思都已经飘远了,我还打算着如果你再不回来,就发动村民们一起去找你呢。”

程怡笑着对李凤枝说:“我没事儿,我就是去城里转了一趟,城里可真大呀。”

李凤枝也看到了那些物品。

于是程怡又把这些东西的来历解释了一遍。

李凤枝有些感慨地说道:“真想不到我家的孙女竟然会赚钱了。你妈在天有灵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话也一定会很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