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先礼是赵文龙的爷爷,近日来总为了他宝贝孙子的事频频找上苏小七,等她在梦里跟赵老头再三保证会将赵文龙送去上学后,赵先礼就开始和颜悦色地拉她一同下棋了。

可如今,赵老头说他不是来找苏小七下棋的。

等会儿……

苏小七沉了脸色,赵老头在这儿,是不是意味着她也在梦里……

“丫头,反应过来了?”老头笑着,“快醒来吧。”

她家院门口。

苏小七大吸着气坐起身,一刀子从前方狠插过来!苏小七一个翻身堪堪避过,又拉扯到了腹上伤口,疼得苏小七愣是挤出几滴猫尿。

那刀子插进她门前的地板,好家伙,为了下雨时不溅上泥,她特意使人铺的石板,就这么叫这刀子扎裂了?

苏小七后知后觉,这才是现实!

她记得自己一路跑回家,不知为何,却在自家门口晕过去了,方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夜是凉薄的,凉薄的令人发寒。

苏小七朝前看去,一人形怪物四肢着地,正朝她这里飞速爬来,这东西是河里绑架她的那个,他顺着血迹找来了!

这东西浑身溃烂,哪里还有人样子,仔细一看,才能粗略地判断他是个女人,就她身上那覆满稀泥巴的衣裳,勉强能看出是个女装的款式。

还是淮南镇略兴盛潮流的款式。

那东西发出‘嗬嗬’的低吼声,往前空扑,做着要攻上来的架势。

苏小七吐了一口唾沫,紧握着短刀,略微后退,也做好防守的准备,在水里就吃了这亏,在陆地上还能叫她欺负了去?

两人在院子里对峙。

系统没有发出预警,说明她的武力值是足够的。对此,苏小七不屑,她可是大武师,看她如何吊打这狗东西!

……

“苏小娘子!”

就在这时,外头来人了。

听声音,是住在村头的里正。

里正约莫五六十岁,头发花白,胡子留了一小撮,看着是个朴实和蔼的老头。

苏小七没回应,门却开着。

里正就直接进院了。

这不,刚进院子,就看到那人将苏小七按在地上猛锤,好在两人争执中将那人的刀子打飞了,不然,她苏小七现在就是个筛子!

这幕给里正看傻眼了,苏小七吼着,“里正老伯!愣着做啥!叫人啊!这东西力气太大了!我要扛不住了!”

里正才缓过神来,窜窜跌跌地去喊村里头的汉子。

这档头,苏小七又挨了两拳。

她算是搞清楚了,这东西并不畏痛,拳头掌法对她来说都没用,就是将她的肉都打掉了,这人也没有什么反应。可苏小七却怕疼,因着这样,她才逐步落了下风。

既不畏痛,等她将刀子插进这人身上的时候,她却不动,甚至还有避开的行为……

弄不清原理,但苏小七发现,这是此人的弱点,但顾北渊赠给她的短刀已经被打远了,此女子的刀却在不远处。

苏小七翻身要去拿,却叫这人一口咬在身上!

她娘的!痛啊!

这东西在喝她的血!

众人来的时候正看到这幕!

原本他们就想讨好苏小七,与她重新修好,这入了夜,他们大抵还在家中吃饭,听里正乒乓敲锣,说是苏小娘子出了事,众人慌忙赶来,就看到了这幕。

众人心中一骇,这啥玩意,发着恶臭,此刻正扒着他们的财神爷!

到底人多壮胆,一些汉子拎了木棍上前打那怪物,那东西浑身硬实,挨了许多下竟纹丝不动,就死死咬着苏小七。

“用刀!她怕刀!”苏小七竭力喊着。

还是老杨家的反应快,捡着地上的刀就捅在那人身上,如苏小七猜想,那人怕被刀子捅,哪怕她没有痛意。

挨了一刀的怪物松开苏小七,瑟瑟缩缩地退到角落里,抱着身子坐在地上,像是一只挨训过后的猴子。

又有汉子反应过来,寻了绳索将此人捆上。

里正转头吩咐老杨,“快去请李大夫。”

杨婶扶着苏小七,老杨撒腿就赶车去镇上了。

冯婆子和春夏也赶回来了,冯婆子红着眼看苏小七,“小七,你这咋了嘛。”

身旁有人跟冯婆子说着,冯婆子心疼的紧。春夏也拎着手帕哭了,从别的婆子手里接过苏小七,还一个劲问她疼不疼。

疼,当然疼,她挨了好多下,这东西力气又大,打人又痛,还咬了她口,差点没把肉给她撕下来。

但苏小七咧嘴笑着,“也没那么疼,春夏不哭。”

杨婶问苏小七,“小七,你怎么惹上了这东西。”

“今日从鸭厂回来,就被她拖下水了。”冯婆子给苏小七递了热水,苏小七接过,转头问里正,“里正老伯,我们村里可少了什么人,我被这东西拖下水时,看到了那里还有具尸体,穿着身绿色衣裳。”

“是男是女!”一妇人上来问。

苏小七认出了她,眼前这满脸憔悴的人,是小翠的娘,姓李。

“当时瞅了眼,是位女子……”苏小七心里开始猜测……

“她在何处!”李婶睁大眼睛,死死地看着苏小七。

“就在那河边最大的一片芦苇荡……”

李婶当即就扯着她男人出去了,里正又叫了几个汉子一起去。

苏小七回头看着杨婶,“小翠……不见了吗?”

杨婶点头,“是啊,就你去救赵桂香那日,她就失踪了。”

苏小七蹭的起身,奔向芦苇荡。

她的三妹不是因为流言蜚语而不来找她的!

苏小七脑内一片混乱,她心里越发慌张,此刻,她突然希望小翠就是因为流言蜚语才不见她的,那尸体不能是小翠!

等她跑到芦苇荡的时候,尸体已经被捞起来了,李婶和她男人都跪在地上,两人都没哭,就是突然苍老了许多。

苏小七走去,地上那泡的发胀的女子正是小翠……

李婶起身,阴恻恻地看了眼苏小七,对她男人说到,“当家的,水里冷,带我们的女儿回家吧。”

她男人要去抱,被李婶阻止了,苏小七看她亲自背着小翠,一步一步的走回家了。

啪嗒一声,一个荷包掉在地上,苏小七将它捡起,眼里有些酸痛,这是小翠绣给她的荷包,但她没要,小翠就一直带在身上……

为什么,村里会有这怪物?为什么,这怪物却只攻击她和小翠?后头来了那么多人,这东西却一直咬着她不放!她是不是也是这样咬着小翠的?

苏小七冷着眸子,提步往家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