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费劲了,震光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文王鼓,每一次敲击都会使大神跟二神变换方位,你看到的也紧紧是原地停留的残影而已。”林大海出声阻止了云灿灿毫无意义的动作。

我也只是之前听林大海提到过这个震光文王鼓一嘴,没想到这不仅仅是一面请神鼓那么简单,还自带这么无解的特效,这要是放在十八岁之前,是打死我都不会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可是现在,就是有人告诉我有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药,我都不会觉得离奇。

云灿灿听到林大海的话后,无奈的退到了我们的身边,此时,我相信就连云灿灿都会感到一丝无力感,在没见到上林五仙出手之前,我对云灿灿的感觉就是当世第一高手,就连林大海可能都会惨死在云灿灿手中,可是来到这里之后我才发现,云灿灿也仅仅是一个想要掌控自己命运的苦命人而已。

随着张家老太的敲鼓的频率越来越快,黑衣人的身上阴气也越来越重。

突然,林大海开口说话了,“原来你们都是阴山鬼众的人,没想到岑子夫也成了泽济会的走狗。”

也不知道那帮黑衣人现在应该说是阴山鬼众听没听到林大海的话,反正当林大海说完这番话后,整个场面异常的安静,张家老太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震光文王鼓,而那边的此时应该已经请完神的阴山鬼众反而没有任何动作。

“你认识岑子夫?”依旧是那位领头的黑衣人开了口,但是声音却不是他的,这股声音相对低沉许多,阴气沉沉的。

“哪位仙家?”林大海问道。

“要你命的仙家。”那人也不再给林大海说下去的机会,瞬间便飘到了林大海的身前就是一拳,能够看见,犹如实质的阴气在这人的拳头上不停的旋转,林大海要是挨上这么一下子,不死也没半条命。

好在早已在旁边准备的邓傅,此时也已经请神完毕。

邓傅轻描淡写般的便化解了那人的攻势,“孤魂野鬼也敢放肆?”

“你是什么人?”那人怎么也没想到毫不起眼的一个人竟然能够看破自己的真身,虽然自己现在也是一个有名有姓的鬼仙,但是在一些人眼中还是如同孤魂野鬼一般,认识岑子夫的林大海没有看破自己,反倒让一个毫不起眼的人一语道破。

“你怎么回答的他,也是我怎么回答你的话。”邓傅指了指林大海,便朝着那人冲了过去。

但是那人并不是自己一人,后面的阴山鬼众也都已经上身完毕,一群人瞬间便把邓傅围在了其中。

此时邓傅请来的正是自己的老祖宗,不然凭着邓傅自己鬼堂的底蕴,还真不是眼前这些孤魂野鬼的对手。

但好在,邓傅的老祖宗还算是个人物,在众人的围攻下,并没有丝毫的败势,相反,凭借着自己在地府的职位,对于围着自己的这些阴山鬼众来说,竟然渐渐的占到了上风。

而云灿灿也没闲着,等到她加入到战斗中后,场面竟然已经变成了一面倒的样子。

但是我的心还是悬在了嗓子眼中,正如杨晨了解我一般,我对于杨晨也是了如指掌,我知道,他的手段不会是这么低劣,这些阴山鬼众也不过是来拖延时间的而已,我在猜想他接下来会使出什么必杀手段来。

在云灿灿加入后,场面局势瞬间便明朗起来,云灿灿跟被自家老爷子上了身的邓傅对付起这几个之前还以为是什么大敌的阴山鬼众来说那简直就是摧枯拉朽。

就连已经来到我们身边的上林五仙之中唯二醒着的两位也回到了那三位昏迷的同伴身旁了,因为以他们多年的经验来看,那些阴山鬼众根本就不是邓傅跟云灿灿的对手。

连林大海也没有想到,这些阴山鬼众竟然这么好对付,但就是这样,林大海依旧是眉头紧锁。

张家老太看到这种情况之后,脸色有些微变,她显然也没有意识到林大海这边竟然还会有这么强的战力存在,她当然不知道云灿灿的身份,杨晨只是把张家老太当成一枚棋子,所以也不会跟她说有关于云灿灿的事情,看那几位阴山鬼众的样子,自然也没有听说过云灿灿,所以,这场战斗的胜利是必然的。

场面成一面倒的形式,面对孤魂野鬼,邓傅的老祖宗完全有处置权,而面对活生生的人,云灿灿显然也不会心慈手软,所以,最后的场景就是,还没到时间,这些阴山鬼众就被邓傅跟云灿灿联手给打成了残废,躺在地上,这种情况下,残废无疑跟死亡没有区别,云灿灿应该也是照顾我们的感受才没有痛下杀手。

“老林,我感受到一股极强的气息正在往这边赶,你们小心,邓傅的身体已经支撑到极限了,我再呆下去,邓傅不断绝生机,也会落个残疾,所以,接下来就拜托你跟子瑜了。”话虽然是从邓傅口中说出来的,但是声音却极其苍老。

林大海知道邓傅家的老爷子的话并不是臆想,既然他已经感受到气息就绝不会是无的放矢,所以此时的林大海不得不慎重,他也没有想到,一生都不会让自己处于险地的自己,此时竟然会接二连三的处在险地中。

林大海郑重的冲着邓傅点了下头,然后就只见邓傅的身体摇摇欲坠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上,我赶紧上前抱起邓傅,把他送到上林五仙的身边。

冲着长发中年人跟板寸中年人郑重的说道:“麻烦二位了。”

长发中年人看着我慢慢把邓傅放到了他们身边,点头回应了我一句“恩。”

长发中年人的话音刚落,一声我极其熟悉的吼叫声便在洞口处响了起来。

我一直极力的使自己把它忘却,但是没想到,杨晨还是把它放了进来,正是我们之前从它嘴下死里逃生的僵尸之王,犼。

犼的出场方式很不正常,因为他是追赶着猎物来到的这里,而猎物的身影我也极其熟悉,只是我没想象他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没错正是大胡子,也就是夫抑暗。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