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手一挥,一道光芒落下,直奔我而来,我是避无可避,光芒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光芒在我的眼前爆炸了,我闭上了眼睛,看来是要炸死我,可是在我闭上眼睛之后,发现自己好像自己并没有被炸死,试探着睁开眼睛,发现是鬼灵挡在我的身前。

看来刚才的爆炸是打在了鬼灵身上,从而产生了爆炸,然后就是鬼灵利用自己的吞噬,将剩余的能量吸收了,所以并未对我造成伤害。

我惊喜的看着鬼灵,你就我大哥啊,鬼灵,太给力了,总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出来救我,而且是接住了鬼王的一击,看起来是没有什么损伤,太可以了。

鬼王也是有些意外,看着替我挡下攻击的鬼灵也是露出喜色,对我说道:“小家伙,你带我的惊喜还真是一波接一波啊,没想到你还有鬼灵这种东西,既然你都这么表示诚意了,那我就让你痛痛快快的走”

说着就要捉拿鬼灵,鬼王直接化手成爪,就向鬼灵抓去,我还在想鬼灵能否抵抗住鬼王的一抓,没等我想呢,鬼灵就被稳稳的抓在了手里,鬼王也是爱不释手,遇到了鬼灵让他的心情好了起来,鬼灵在里面鬼王的手掌心里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鬼王倒是没空管我,而是把鬼灵拿到了近前,仔细观察着,只见鬼灵一直挣扎无果,然后身体就开始膨胀了,鬼王见状更是颇有兴趣的观察着鬼灵的变化。

鬼灵越变越大,突然间,就听见''''彭''的一声,鬼灵爆炸了,爆炸声音巨响,鬼王猝不及防被炸到,然后鬼灵趁机脱离了鬼王的手掌心,而鬼王由于观察离得太近,也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显然是没想到鬼灵会有这么一手。

我看到这个场景,也是惊了,自我爆炸?看来是最新获得技能,看来多了几分生的希望。

爆炸后的鬼灵又慢慢地拼凑在了一起,真是神奇啊,不过想想也是,它本来就是魂灵生物。看到这里,我示意鬼灵趁着现在鬼王受到重击,再多来几次爆炸,可是鬼灵却表示不能,我又惊了,这是什么情况,一次性的?

现在也不能想那么多了,既然不能在攻击了,那就先跑吧,于是,趁着鬼王缓神,我让鬼灵赶快带我跑,见我俩逃跑,鬼王指挥着小鬼们向我追击,还好小鬼,现在还是刻意应付,但是小鬼的骚扰也是拖慢了逃跑的步伐。

眼瞅着就快离开这里了,没想到到鬼王恢复了,竟然也是追了过来,这下完了,追击的鬼王气息更甚,看是充满了怒火,鬼灵的爆竹也用完了,这该如何是好啊。

鬼王离我越来越近,大手一挥,一道鬼术打出,直接朝着我而来,这一击速度极快,即便是鬼灵也是带我躲不开。

正在这时候,一声大喝传来:“我来也”

听到这声音我就知道来亲人了,这声音太熟悉了,接着就是一个翩翩身影挡在我身后,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白衣,这一刻我感觉他帅到了极点。

只见白衣硬生生的抗下了鬼王这招,虽然是接下了鬼王这招,但是白衣面色凝重,即便他是气灵5段的实力,但是与鬼王比起来还相差不少,鬼王的实力就相当于是修道的气灵段巅峰的高手了,只差一步就要达到神虚段了,实力相差还是很远的。

白衣和鬼王的对峙着,然后我发现还来了几个老熟人,欧阳千雪也来了,还有她师兄喻星,再来一个易清秋就又组成了我们之前的小队,找到组织的感觉是真不错啊。

欧阳千雪把我搀起来,问道:“怎么样,伤的严重吗”。

我咧嘴一笑:“没事,暂时死不了,先搞定这只鬼王,不然我们都走不脱的”。

确认我暂时没事之后,大家都是盯着鬼王,我们之中没有能与之抗衡的,显然是白衣他们也没想到这是个鬼王。

鬼王看着我们一行4人,非常不满的说道:“好好好,今天是层出不穷的给我意外,来了几个人又怎样,还不是一群垃圾,我就让你们一起去地府团聚”

说着就是向最前方的白衣攻去,白衣连忙抵挡,鬼王根本不给白衣机会喘息,上来就是连番攻击,势要将其置于死地。

白衣也只是堪堪抵挡,更别提反击了,这个时候欧阳千雪和喻星动了,他俩在布置一个风水大阵,风水师凭借风水阵法是可以越级战斗的。

趁着白衣和鬼王缠斗在一起,赶快布置一个风水大阵好抵抗鬼王,现在不是说制伏鬼王,还是逃跑。

我只能在一旁观看,喻星和欧阳千雪正在飞速的布置,这时传来了白衣的喊声:“好了么?我快坚持不住了”。

话音刚落,白衣就被鬼王打飞出去。

大家脸色更是凝重,白衣倒地之后,鬼王立马向我们冲来,就在鬼王即将打到喻星和欧阳千雪的时候,嗡的一声,阵成了。

喻星和欧阳千雪也是满头大汗,这个阵法费了两人不小的精力,好在在最后一刻成了。

这时,欧阳千雪说道:“我和师兄暂时布置了一个风水阵,可以困住鬼王一会儿,但是不确定会困住多长时间”

只见鬼王在疯狂的攻击着风水阵,还向我们叫嚣着:“你们都会被我撕成碎片的”

这还等什么,快跑啊,谁知道这鬼王多会儿能打破,我们四人立刻向外面跑去,鬼王破阵以后,大家都得死。

我们四人马不停蹄的逃命,不一会儿就逃离了很远,突然间一声震天巨响,我们清楚,这是鬼王把破冲破了,大家更是赶着路,但是在我们跑了一会儿之后,并没有感到有什么追过来。

不过还是不敢停留,还是跑的再远点儿再说。

终于,大家都跑的累了,停下俩歇息。

欧阳千雪问道:“怎么鬼王不追了呢,我看他的特别生气啊,按道理怎么也得追上的啊”

白衣说道:“鬼王一般是不会轻易放过到手的猎物的,更何苦他还那么生气,那应该就是他是被限制,不能离开某个范围,很有可能是这样”

白衣说的很有道理,不然很难解释他会放弃追击,好在大家都逃了出来。

不管什么原因,暂时是没有问题了,我好奇的问道:“老白,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边的,幸亏你们来得及时,不然我就完了”。

“你可别自恋,真是碰巧了,我们是追踪过来的,来到这吧,发现情况不对,就过来看看,可是没想到是你在这里,说起来,你也是够勇猛,竟然独自一人对抗鬼王,真是厉害啊”白衣打趣的说道。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快上一边去吧,我怎么可能是单挑鬼王,我本来是调查一个鬼怪事件过来的,没想到碰到了一个鬼王”。

“鬼怪事件,什么鬼怪事件”欧阳千雪突然问道。

我就把之前的事情给大家说了一遍,可是没想到白衣他们也是为了这个事情来的,看来不止是这个城市,其他的城市也混进去了,白衣率先发现之后,调查中发现欧阳千雪他们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

于是他就和欧阳千雪汇合,一起调查这个事情,根据线索,最后就到了我这边,正好赶上我被鬼王蹂躏。

这么看来这一切都是鬼王指使的,鬼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为了杀人?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吧。

但是现在调查遇到了困难,白衣他们也没有想到这边会是一个鬼王级别的鬼,以我们几个,根本没有胜算的,我们几个商量一下决定还是作罢,我们上不过是以卵击石,可以加派人员,避免再有人上当被害。

达成了统一的意见,大家先把我送回去,毕竟我是伤员,还在回去的路上,宋思楠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陈冰再次出了问题,我连忙赶过去 ,正好人员都在,应该可以帮忙解决一下,

到达之后,宋思楠正在楼下等着大家,我上前问道:“怎么了,陈冰又发生了什么”

宋思楠眼泪巴巴的说道:“今天我和冰冰一起睡觉,开始没什么,冰冰好了我也很开心,接着就是睡觉了,可是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踢我,睁开眼发现竟然是冰冰,她又开始跳舞了,我吓坏了,就立刻给你打电话了,我也不敢上去,只能在这里等你们来”

于是,我让欧阳千雪在下面陪着她,我和白衣还有喻星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当我们上去的时候,陈冰已经停止跳舞了,站在客厅的窗户边上。

见到我们上来,陈冰转过头来,开口说道:“等你好久了,小子,是不是以为自己跑了,我告诉你,这个女孩,你想让她活命,就明晚过来,不然你就为她收尸吧”

这口气俨然就是那个鬼王,这是附身在了陈冰身上?看来现在镜子藏起来封印也没什么用了,鬼王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已经进入到陈冰身体里了,现在该怎么办,鬼王在说完说话就没信了,接着陈冰就昏迷了,看来想要完全解决,必须是找鬼王,将其消灭才能行。

我看向大伙会儿,问道:“现在该怎么办,明天怎么也得赴约,不然不只是陈冰,之前其他被蛊惑的人都会受到伤害”

大家都纷纷点头,问题是现在去了也是难办,一堆人上,都是打不过啊,还是叫人吧,找师父辈的出马就妥妥的了,我师父够呛,找不到,让他们去联系,但是其他人说自己师父和我师父出去了,一直都没有回来,这该如何是好

白衣突然说道:“你们还记得鬼王追了一段之后就不追了,说明他很有可能一定是有什么限制,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想想办法去打倒他,现在大家都回去休息,先恢复体力,特别是离午,伤的比较严重”、

众人点点头,就各自找地方先行休息,明日再继续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