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医务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何雨柱带着马华等人闯了进来。

“何雨柱,你想造反吗?”肖尘指着何雨柱大声呵斥道,“我命令你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李杭美也冷眼盯着何雨柱道:“请你离开!”

“离开?”何雨柱冷笑道,“该跟我们离开的是这位肖厂长。”

“凭什么?”肖尘质问道,“我堂堂的轧钢厂厂长,凭什么跟你们走?你们算什么东西?”

“刘海中已经将你指使他写匿名信诬告我和杨厂长的事情都招了。”何雨柱正色道,“他现在在操场上等你呢!”

肖尘此刻第一次体会到了真正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过他不明白的是,这件事儿他何雨柱是怎么知道的?

他这是深藏不露啊,而刘海中这么傻叉竟然如此的不中用,简直比废物还废物!

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肖尘已经有些慌了。

李杭美静静地看着何雨柱,笑着说道:“何雨柱同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肖厂长的为人我还是很清楚的,他不可能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的。”

“一定是那个刘什么中的诬陷肖厂长。”

当何雨柱从兜里掏出红宝书,肖尘瞬间就知道何雨柱这是想干什么了。

这年头,红宝书简直比以前的圣旨还要牛叉,只要粘点边儿,不死也得脱层皮!

厂门口,钟跃民个一帮子半大学生在那里交头接耳,十分热闹。

只见他们的肩膀上绑着个红袖章,上面写着“赤卫兵”三个明晃晃的大字。

此刻的警檫已经形同虚设,以学生为首的红小兵占据了整个种花家。

现在的他们还算比较斯文,没有到后来那种满街粘贴大字报,随意零元购的地步。

“大勇,柱子哥怎么还不出来?”钟跃民拉住李奎勇问道,“要不要我带着兄弟们进去帮忙啊?”

李奎勇也十分着急,可自己这带了一帮以前平民派的兄弟,怕他们跟大院的这群顽主们闹别扭不敢走。

毕竟这是两派在四九城里的第一次联手办事,他李奎勇心里没底啊。

门房李大爷缓缓走了出来。

只见此时的他身穿一身已经褪了色的军装,头带红星军帽,胸前的两枚勋章熠熠生辉。

李大爷将手里的拐杖一扔道:“小崽子们,今儿个大爷带你们进去找柱子去!”

一帮人在大爷的带领下,风风火火的闯进了轧钢厂。

工人们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是十分的懵逼。

保卫处的人出来本想阻拦,但看到李大爷打头阵,剩下的都是红袖章别着,也知道这帮人不好惹,便假装失明扭头回办公室去了。

由于动静闹得有点大,所以厂子里的工人都跑出来想看看热闹。

在厂后面滞留地视察的陈彬接道消息后也慌忙的来到厂区内部。

当他看到一身戎装的李大爷后赶紧上前问道:“大爷,您这是?”

李大爷不但认识陈彬,还很熟的说道:“大彬啊,你这个处长当的很不好!”

“杨厂长那么好的厂长被你们给整下去了,你们为啥让那个肖尘当厂长的?”

“钢厂的刘峰都比他强!”

陈彬躬身扶着李大爷的胳膊,小声的说道:“大爷,肖尘当厂长不是我后勤部做的决定,而且尤勇同志做的批示。”

“尤勇同志?”李大爷眉头一皱道,“政治这东西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堂堂的大元帅不想着去强军,非要去玩什么狗屁政治,这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你看看这段时间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啊!”

“到处乌烟瘴气的,一点也没有开国时的那种朝气了!”

身为大院的钟跃民被眼前的一幕惊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陈彬他听过,种花家的后勤处处长,妥妥的高官干部,结果被一个轧钢厂看门的老大爷跟训小孩儿一样的。

这尼玛是什么绝世大瓜!

“大彬啊!”李大爷指着北方说道,“当年我跟尤勇打鬼子,后来又跟着老总去棒子那里打鹰酱,这些你都是知道的。”

陈彬不住的点头,赔笑道:“您是我的老首长,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既然知道,你今天就别拦着我。”李大爷撸起袖子道,“今儿个我就带着这群娃娃们去打倒那个姓肖的狗屁厂长!”

陈彬一阵汗颜,这李大爷当年在四嘢已经混的很不错了,自己当年刚入军的时候就是再这位老连长手下。

李大爷年轻的时候是个刺头,每每刚立下军功准备晋升的时候总会糊里糊涂的犯下一些小错误。

几十年来一直在三十八军里当连长。

那年,鹰酱把战火点燃到边境线时,他所在的十三兵团毅然冲锋在了鸭绿江边。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英勇无畏的李大爷那时已经四十大几了,首长想让他留在国内,但大爷签下生死状,悄咪咪的跟着部队走上了战场。

战火纷飞,烽烟四起,李大爷所在的十三兵团身穿单衣,手握步枪与鹰酱的虎狼精锐战得昏天暗地。

凭借着我军百折不挠,英勇无畏的勇气以及身后即是祖国,要将列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信念,最终成功干倒了以鹰酱为首的十七个堂口。

战胜以后,李大爷虽然获得那块珍贵的牌匾,但他不愿给祖国带来负担,所以选择了默默退役,成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看门大爷。

岁月虽然压垮了他的脊梁,但是没有磨灭他那爱国的赤子之心。

肖厂长这种狗屁操作简直是给教员摸黑,给尤勇同志丢人!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既然如此,他李大爷身为看门大爷就要拿起扫把给这个轧钢厂清理清理!

李大爷一挥手,钟跃民和李奎勇便带着大院的顽主和平民派的兄弟们冲进了厂区内部。

当来到医务科,冲进病房,李杭美看到钟跃民的那一刻,心中顿时激动了起来。

这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弟弟李援朝竟然会让大院的顽主来厂里帮忙,这真是雪中送炭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