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星入命,是每一位北斗新人都要进行的北斗学院的身份认证,同时它还是一次实力的检验,一次非常难得,一生仅会有一次的修炼机会。

只是路平因为**锁魄的禁锢,魄之力无法与命星形成连续不断的呼应,根本无法进行引星入命。

北斗出身的郭有道显然早就知道这一点,他的偷天换日骗过了星命图,没有在他身死时就引发该有的星落,却在路平进行引星入命时,由他留在路平体内的魄之力与他的命星产生了呼应。

因为**锁魄,这个呼应同样无法持续不断,可郭有道的星命被呼应上后,要引发的本就不是引星入命,而是星落。这同样是北斗门生一生只会有一次的现象,成了郭有道留给路平的最后一次教诲。

但是眼下,**锁魄遭到六门真锁的封禁,路平的魄之力终于完全不受禁锢,谁也没想到在这一瞬间率先做出反应的居然是星命图!

不再有任何阻拦,路平的北斗星命,第一次在星命图上清晰明亮起来。就在北斗七星旁,那个郭有道星命曾经在过的位置,其大如斗的一颗命星,耀得连北斗七星都有些失去光芒了。

而从这颗命星所落下的星光,也与过去以往任何人引星入命时的星光不同。当它触碰到路平以后,这道星光便看不出任何流动,它仿佛凝固在了那里,顶着天,立着地。但是从路平身上延伸出去的六道锁链却在此时疯狂颤动起来。星光瞬间弥漫其上,有如利刃一般朝着六个方向刺出。

所有人的瞳孔都在急剧收缩,所有人都不知该如何应对这变化,他们下意识地想去催动魄之力加强六门真锁。可只弹指的功夫星光已经延着锁链刺到了面前,所有人都觉得胸口像是遭了一记重锤,魄之力瞬间溃散;有的人口喷鲜血,倒飞出去;有的直接倒下;也有人咬牙挺下,面目却已变得极度扭曲。可那六道魄之力凝成的锁头,此时却已如实质般齐齐崩碎,他们的坚持,也变得毫无意义了。

这所有的一切,就只发生在一个刹那。

林柏英甚至还在为天空中的星命图疑惑,星光落,真锁碎,锁链已经朝着路平身体缩回。

林柏英神情大变,一眼扫去,只见部下已经残缺不全,路平则完全被那星光吞没着,生死不知。感知过去,那澎湃的魄之力就如坚不可摧的壁垒,根本感知不到其中究竟。

“吕师。”这关头,林柏英不得不再次恳求这位五魄贯通的强者,虽然对吕沉风的期待值他已经降得极低。

果不其然,吕沉风对林柏英置若罔闻,他紧盯着场间发生在路平身上的一切变化,目光闪烁不定。在锁链开始向着路平身体回收着,他察觉到这通天的光柱开始逐渐变细。

吕沉风忽然动了,这让林柏英惊喜不已。等目光追上时,却发现吕沉风冲出的方向并不是路平,而是那道通天的光柱。但在触碰上的瞬间,吕沉风的身子便失去了平衡。这看似凝固一般的光柱,实则有着无数的旋转和流动。吕沉风做了最大努力,却依旧控制不住身形,五魄贯通的修为,最终竟然很狼狈地跌落在地,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快慰无比的笑容。

“吕师!”严歌快步上前,他看到吕沉风嘴角沁出了鲜血,这一下竟然就让吕沉风受了不小的伤。

吕沉风支起上半身,并没有站起,而是席地盘坐。这坐姿,不像是要疗伤,倒像是要开始魄之力的内修。

“你走吧。”吕沉风闭着双目,对着赶来的严歌说了句。

“吕师?”严歌困惑,不解。

吕沉风却已不再说话,他的神情很专注,偶有痛苦的神色都只是一闪而过。

严歌朝吕沉风施了一礼,飞快转身。自从离开了北斗学院,他便每天跟随在吕沉风左右。虽对吕沉风表现出了绝对的服从,吕沉风却从来没有交待他做过什么。直至这一次,吕沉风让他走,虽不知原因,但严歌相信吕沉风的判断和安排,肯定不是想要害自己。

于是他听从,然后离开。

林柏英看到严歌离去略有迟疑,可这是吕沉风的表态,更何况还有路平在前,他顾不上这么多了。吕沉风的莫名举动,对眼前状况似乎没有产生任何影响。林柏英再次提手:“冲之位,集!”

部下折损了不少,但是一眼清点后,六门真锁再来一遍的人手依旧够。

“是!”令命的部下替下受伤的人员,在冲之位集结再度施展起六门真锁。

“气之位,虚!”

“咆哮!力交!”

同样的指示,同样的动作。再度施展起六门真锁的部下,相比起上一波也更加用心。可是林柏英却已隐隐觉得不妙。**锁魄的锁链此时依旧在外,本该直接跟六门真锁的施展有些呼应才是,但是锁链却根本不为所动。

林柏英的指示变得更加飞快了,直至最后。

“六门真锁!定!”

再次饱含鸣之魄的一声吼,六个方位,魄之力凝固成锁头。但是这一切,就仿佛与路平毫不相干似的,锁链已经彻底回到路平体内,通天的光柱在不断变细后,终于散尽了最后一抹光华,撕开阴霾的星命图,随之也重新隐去。居中而立的路平,浴血满身,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倒下。

“为什么?怎么会?”看着六门真锁成功施展,路平却安然站立,仿佛一切与他无关的场面,林柏英觉得自己有些站立不住了。

这个昔日青峰帝国近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纵横庙堂,遥控江湖,他的一生从未像眼前这样无力。他朝着六个方位逐一望去,冲、鸣、气、枢、力、精……每一方位的真锁都完成的很完美,但是,与路平……不,准确地说,是与路平身上的**锁魄却毫无反应。

他曾经批评过儿子林天仪,用过去的法子来抑制路平。可是现在,就连他们最终极的手段也控制不了路平了。

而这个他们已经控制不了的人物,可是个六魄贯通。

“杀了他。”林柏英喝道,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一些颤抖。

数个身影朝着路平窜去。

看起来轻轻一指头就可以戳倒的路平,就在这时睁开了眼。

鲜血模糊着他的视线,世界看起来有些混浊,但是,还活着。

然后他就听到了魄之力的声音,四面八方,疾速袭来。

路平提手,拧身,犹自在出血的伤口挥洒着血珠。

多少个身影冲上来,多少个身影便倒飞出去。

路平提起的手顺便揉了揉眼,世界变得清晰了。

林柏英面如土色,没有人再敢上前,所有人的脚下意识地都在向后挪。

他们知道这是什么人,什么境界。

在没有控制手段的情况下,他们啥也不是。

不需要任何指示,所有人开始退,四面八方,自己朝哪最近最顺势,就朝哪里退。其中包括林柏英,他比部下实力更强,退起来也更快,而且很心机地在退路上暗留了境无痕。

路平却没有动。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虚弱,不同于魄之力用尽时的那种感觉,这次是受伤太重,失血过多带来得身体虚弱。倒是魄之力,在引星入命后变得异常充盈,和过去的感觉似乎也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路平眼下也顾不上琢磨这些,他朝着冰坡方向,再次用力喊了一声:“又没死!”

噗!

一旁席地而坐的吕沉风突然喷了口鲜血。

路平诧异,自己没死,不至于把吕沉风气成这样吧?

他看着吕沉风,吕沉风此时睁开了眼,也看着他。

”先劝你一句,不要试图解除身上的**锁魄。”吕沉风说。

路平点点头,刚刚这一番经历,他也察觉了不少东西。

“我可能要死了。”吕沉风又说。

“有遗言?”路平问。

“朝闻道,夕死可矣。”吕沉风说。

路平皱眉,他的文化还不足以理解这句话。

“感慨,不是什么遗言。”吕沉风看出路平好像在死记硬背。

路平松了口气。

“扶我一下。”吕沉风朝路平伸手。

堂堂五魄贯通,站起身这等简单的事居然都要人扶,吕沉风所受的伤势明显要比看上去重得多。作为一度生死相见的敌人,路平却没有什么怀疑,伸手就去拉吕沉风,只是他这身子也虚弱得很,拉起吕沉风的同时,两人便开始互相借力不要倒下。

“为什么?”路平问,只有他清楚吕沉风之前做了什么。他扑向路平引星入命引发的星光,不做仿佛防备地硬吃了一记那高度凝聚的魄之力——六魄贯通的魄之力。

“感知不清,只好这样了。机不可失。”吕沉风说。

路平沉默。

境界、实力,他对这些并没有那么高的追求**,他修炼是为了活着。可是在吕沉风这里,他活着似乎就是为了修炼。路平的引星入命时引发的魄之力,有引星入命的规则和条理,是完美运转中着的六魄贯通之力,这与路平平日钻空**锁魄时施展出得大不相同。可是**锁魄正在回归恢复,这完美状态的六魄贯通只会产生在这一刹那。

于是他不顾一切地上前,以身试毒般地硬吃,他甚至没舍得用什么防范手段,生怕对这六魄贯通之力有丝毫的破坏。

而现在,真正的六魄贯通之力是何等模样,他终于体会到了,虽然为此付出的代价极大,但吕沉风显然不觉得遗憾。这么多年专心一致的苦修,所追寻的就是这个。

“我走了。”终于站稳的吕沉风对路平说。

“去哪?”路平问。

“不知道,走着看。”吕沉风说着,真就随意朝着一个方向走了去。

“千松尺呢?”路平看着他的背影问了句。

“不清楚,或许已经不在这里了。”吕沉风说着,又站住了脚步:“这里可能有一些复杂的事情,但我没有关注。”

“好吧。”路平说。

而后没有什么告别,吕沉风就朝着他选的方向继续走了去。路平回头,看向冰坡上方,迈开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