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你这承认得也太痛快了,一点也不害臊,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劝你还是打消这样的念头。”

罗安有些无语,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白丽莎是什么脑回路?这一系列操作下来,只为了跟他在一起?看着也不像啊!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答应我,别在跟我说这些绕圈子了,你之前答应得好好的,怎么可以突然变卦?”

白丽莎再次握住罗安的手,她对自己的颜值还是很自信的,她不相信罗安会看不上?觉得只要再主动一点,应该能拿下罗安。

“够了!你别再说这样的话了,我怕自己真会把持不住,要是祸害了你,我可不负责!”

罗安有些哭笑不得,这白丽莎怎么就不知道怕呢?还一个劲的如此主动,她这是要翻天啊!

“你尽管来祸害我,我开心,我乐意,也不用你负责什么的,你只管答应我就行了。”

白丽莎一把抱住罗安,她见罗安无动于衷,那只能自己主动一点了,那样才能加快进度,以免错失良机。

“我受够了,你到底想干嘛?你赶紧松开我,否则,别怪我出手了,别以为我没有脾气!”

罗安彻底厌恶了,对于白丽莎这种想法,以及行为,都十分反感,他也不想再去多说什么了,如果白丽莎再如此放肆,他一定会出手教训。

“我都这样主动了,你可不可以像个男人一样,别婆婆妈妈的,我都不怕,你怕个什么劲?”

白丽莎一别说着,一边要上手,她的话像一把刀,利用性别歧视,彻底激怒了罗安。

“白丽莎,你这是在玩火!我要是不教训你,你还以为我好欺负,可以任你玩弄吗?”

罗安这下是真急了,他脸色涨红,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疯狂的女人,他确实有些招架不住了,必须出手了。

“魅惑之音!”

罗安发动了魅惑之音的技能,打算通过说话来控制白丽莎,让她离自己远点,同时,给她点教训。

“白丽莎,你给我停下!”

罗安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白丽莎说道,他心里也有些不冷静了,被她这么一闹腾,确实有些怒火和邪火。

“呃......”

白丽莎只觉身子一愣,不由自主的就停下来了,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罗安又再次开口了。

“你给我退出去,把门关上!”

罗安瞪了一眼白丽莎,有些生气的说道,他还是心软了,不打算教训她,只将她赶出去。

“唔......”

白丽莎还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只见自己听话的走出门外,并关上了门。

“呼!真是磨人的小妖精!企图毁我清白!”

罗安松了一口气,终于把白丽莎赶走了,真是吓死个半死,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让白丽莎觉得,他是那么容易得到的男人?

“看样子必须,早点找到赵圆,不然,这一天天的,一个两个都来骚扰,时间久了,难免擦枪走火,就不好办了。”

罗安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也是他意料之外,谁能想到白丽莎会是如此疯狂的女人?之前看上去还挺矜持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是这样的人。

......

“咦?我的身体不受控制,难道是他做的?如果我再进去,估计结果,也会是一样,必须想办法才行。”

白丽莎恢复行动能力后,并没有继续进去,而是在思考对策,想明白来拿下罗安。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方舟上?”

这时候,阿月也见到了白丽莎,忍不住好奇的开口问道。

“我一直在方舟上,倒是你,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你这身衣服,倒像是合圣宗的圣女?”

白丽莎转过脸,看向阿月,发现穿着的衣服,很像圣女的服饰,便好奇的问道。

“不错!我之前是圣女,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而且合圣宗已经被罗安哥哥给灭了。”

阿月没有隐瞒,而是直接解释道。

“看来他说的,果然是真的,你跟罗安是什么关系?你是他的老婆?”

白丽莎这才想起,罗安之前说的,已经灭了合圣宗,看来是真有其事。

“我是罗安哥哥的妹妹,我叫阿月,不过,很快就不是了,我到时候,就要当他的老婆了!”

阿月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憧憬未来,她觉得既然罗安答应了她,自然就不会骗她。

“妹妹?老婆?什么意思?他要把妹妹变成老婆?岂有此理!怎么会有这种男人?”

白丽莎一听这话,脸色就大变了,妹妹跟老婆分明是两个不同的角色,怎么从阿月嘴里说出来,好像很正常一样?

“你误会了,我不是罗安哥哥的亲妹妹,我们只是从小玩到大的,一直以兄妹相称,不过,现在我们情投意合,就打算在一起了呗!”

阿月摆了摆手,笑着解释道,要真是亲妹妹,她哪还敢当罗安的老婆?

“原来是这样,他喜欢你这样的?”

白丽莎有些不开心了,她观察阿月的样子,发现还不如自己颜值高,甚至阿月好像脑袋还有问题,可罗安怎么就看上她了?

“嗯!就是对我很好,只要我一哭二闹三上吊,罗安哥哥就会怕了,就什么都答应了。”

阿月说起这些事情,还有些自豪,觉得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反正,罗安就是被她这样搞的的。

“呃......这样啊!难怪他不喜欢我,原来是我不会闹腾?”

白丽莎叹了口气,这么简单的问题,她怎么就没想明白?看样子必须跟阿月好好交流一下,这样才能将罗安给拿下。

“阿月,你能告诉我,罗安最怕什么吗?”

白丽莎试探性的,对着阿月问道,她不确定阿月会不会说实话,但她还是想听听阿月的解释。

“最怕什么?你这话可难倒我了,以前最怕的是我,现在他也不怕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阿月嘟起小嘴,一想到这件事,她心里有特别不舒服,以前她可是一直欺负罗安,现在却反过来被欺负,真的是说多了都是泪。

“连你也不知道?那就麻烦了!”

白丽莎有些无语,本以为从阿月这,能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没想到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瞎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