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离职以后打算先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就去姬伟奇那里发展。这件事情目前我谁都没说,今天告诉你以后可不要外传啊。”

正在蜜雪冰城连锁店门外排队的杨遂,转头对站在自己身后的李盛驰低声说道。

“‘反催收联盟’现在的处境大家都清楚,也不是什么正途,还是要找一份正经工作的。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你用这种眼神看我干什么?”

虽然李盛驰知道自己的话其实也没什么说服力,毕竟女朋友都已经加入“反催收联盟”了,但他还是想劝说杨遂不要误入歧途。

“其实你们两口子的想法我心里很明白,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旱涝保收。可是你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啊!”

杨遂的这番诛心言论让李盛驰彻底失去了劝说的兴趣,他知道自己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只是看在对方与自己亦师亦友的份上,忍不住想要提醒一下而已。

“我听说你最近也欠了不少信用卡,经济上可能也不太宽裕,这些奶茶就由我来买单吧。”

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模样,李盛驰知道两人之间的情分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在另一个战场上刀兵相见。

“用奶茶来代替喜糖,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不过这也是驰哥的一番心意,想要减肥的喝完以后再说。”

看着拎着两袋奶茶回来的李盛驰,梁厚快步走上前一把接过来分发了下去,见此情景他也只能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现在跟我说句实话,今天的事情阿珂到底参与了多少?当初我要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算拼着和闺蜜反目成仇也要阻止你们在一起。”

事情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李盛驰没有想到姬伟奇会那么快就对老东家下手。虽然还没有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李盛驰已经猜出了大概的真相。

“现在国内已经开始逐步打击,像‘反催收联盟’这样的职业投诉黑产中介了。只要我们掌握对方实施反催收的证据就可以向监管方举证,银行会直接采取司法诉讼手段,依法追究反催收、逃废债失信人的法律责任。”

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李盛驰把自己从宋彩萱那你了解到的国家相关规定,一股脑地向对方普及了一遍。

“如果你说的属实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吧,只是可惜了栾珂这么好的女孩。又是因为这件事情被连累了,你恐怕就要百死莫赎了。”

在得知事情还有回旋余地之后,梁厚立刻将这个情况呈报给了正在为此事焦头烂额的洪峰。对方意味深长的感慨了一番后,便将这件事情交由李盛驰来处置了。

“我发现你最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这件事情经手的人都是要负责任的,别人躲还来不及你却主动揽上身来。”

李盛驰刚交代完自己这边的情况后,栾珂便劈头盖脸的训了他一顿,似乎丝毫没有考虑到她自己目前的处境。

“‘反催收联盟’利用大部分客户不了解金融机构关于息费规则等的规则,诱导他(她)们支付一定费用,并承诺帮忙做减免分期。再利用投诉等手段来要挟金融机构和委外催收公司进行敲诈两面赚钱,这本身就是在实施诈骗。”

栾珂没有想到李盛驰今天居然一反常态,还列举出一大堆专业术语来反驳自己。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姐夫在听到“李盛驰”的名字后,会有一瞬间的失神了,原来两人竟然是“神交已久”的同行啊。

“大道理上我也说不过你,就是想提醒你别被人卖了还在替别人数钱。这段时间我会尽可能为你提供‘反催收联盟’的情报,不用劝我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

李盛驰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栾珂会和金澜成为闺蜜了,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倔脾气,而且还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打电话你不接,发微信你又不回。该不会是到了关键时刻就怂了吧?”

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在挂断金澜的第三个电话之后,李盛驰立刻通过微信给对方打了一个视频邀请。

“我这边刚才确实不太方便接电话,而且现在是下班时间,如果不是太紧急的事情我觉得可以明天再说。”

看到和李盛驰依偎在一起的栾珂,金澜也知道自己现在出现的不是时候。可是由于事情实在是太过紧急,她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你们俩今天买菜了吗?要是没买的话就让阿珂赶紧去买点,晚上超市打折可便宜了。”

沉默片刻后金澜最终还是决定避开栾珂,为此还特别编了一个非常蹩脚的借口,听得李盛驰隔着屏幕都觉得尴尬。

“我一直觉得金澜是一个心思机敏、机智无双的可爱女孩,你应该能猜到为什么李盛驰要通过视频来和你沟通吗?”

不知道为什么金澜总感觉栾珂是在拐弯抹角地骂自己,她记得在《射雕英雄传》中大部分人对黄蓉的评价就是:心思机敏,机智无双。

除此之外也有人说黄蓉和郭靖在一起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自幼丧母,父亲又是个怪人和女儿平辈相交。尽管黄药师心中疼爱女儿却从不轻易表现,像朋友多过父女。

没长大她的师兄师姐又全被父亲赶走,身边再无人陪伴。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极度缺乏爱。

“你还真像网上说的那些‘防火防盗防闺蜜‘啊?况且你们两个人都已经领证了,我像那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妖艳贱货’吗?”

金澜从来没有向现在这样渴望找一个男朋友,她万万没想到与自己情投意合的闺蜜,居然会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怀疑她。理由居然来源于网上那些剧情短视频里的“狗血桥段”,这一点让她实在无法接受。

“那今天是不是只有我离开之后,你们俩单独相处的时候,才能谈论一些事情呢?”

眼看两人之间的战火一触即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李盛驰,现在只想关掉视频然后拂袖而去。

“在你眼中他是珍贵无比的宝贝,在我眼中他就是一堆烂肉。我不管你信不信……实在不行我对天发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呢?”

金澜的话音刚落,李盛驰便迫不及待地关掉了视频然后假装信号不好,又摆出了一副抓耳挠腮的神态。

“这个5G信号怎么还不如4G呢?好吧,我这个人不会撒谎。我是实在听不下去了,这哪是在不给你面子,分明就是在打我的脸。”

栾珂一脸赞赏的看着“戏精”上身的李盛驰,眼神里流露出“我看好你”的意味。

“你要是学过表演的科班出身,我非要把你送去《演技的诞生》那里,这样的人才可不能蒙尘呢。”

熟悉对方套路的李盛驰,很清楚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在将自己的手搓热之后,他开始起身主动为对方按摩肩颈。

“肩部按摩要注意让被按摩的部位放松,这样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长期伏案工作工作后,导致颈部的肌肉长时间紧张,到休息时就会引起颈肩部疼痛……”

看到周围的时刻都在注意自己,栾珂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被随之而来的窘迫替代了。

可是她又不好当众驳李盛驰的面子,好在其中夹杂的羡慕眼神,总算让她心里又感觉好过了一些。

“我现在已经原谅你了,坐下来好好吃饭吧。”

有时候栾珂都在怀疑李盛驰并不是像他说的只谈过一次恋爱,毕竟就算是懵懂的学生时代,谈过一两次恋爱也是正常的。

“我上学的时候都是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主要当时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那些短视频平台也没有出现,那些撩妹技能根本就没人教我,单靠颜值去‘脱单’我还不具备那个资本。”

在自己的情感经历被质疑时,李盛驰直接祭出“自黑”的手段,还有意无意间甩锅给那些短视频平台。栾珂见实在挖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只能是另择良机再深究这个问题了。

“今天中午我特地让梁哥临时取消了你的午饭配额,要是时间不够的话,晚上加班的盒饭我也会帮你申请取消。”

还没有到吃午饭的时间,金澜便板着脸来到李盛驰的工位旁边,用非常正式的口吻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他。

“午饭你取消为了工作我可以理解,加班前的吃饭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取消盒饭出去吃你确定有谈工作的时间吗?”

然而李盛驰的质疑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午休时间刚到他就被金澜强拉着出去吃饭了。可是当李盛驰在付账时要求对方垫付时,她的心态彻底爆炸了。

“我们可以AA制或者干脆我请你吃这顿饭,但是垫付就大可不必了。不过话说回来了阿珂掌握经济大权,难道连午饭钱都不给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