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说网 >  两小无猜到白头 >   50.出名

“额......我......”米粒被郝欣然摇的头晕眼花的,眼前都是小星星,只能把求救的目光落在一旁的顾子询身上。

米粒一双眼睛在叶慕辞和米粒之间轻轻扫过,他看的出米粒一脸匆忙,而叶慕辞却是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手轻轻搭在两个行李箱上,一脸和煦的笑容看着被郝欣然摇的头晕目眩的米粒。

“......好了,欣然,冷静一下。”见叶慕辞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顾子询只能先稳定住郝欣然。

“冷静?我不来冷静吗?我一直很冷静啊!”郝欣然扯出一抹微笑,将散落的碎发别在耳后,轻咳两声,看了一眼旁边看戏的两个人。

视线落在叶慕辞身上时,郝欣然不禁皱了皱眉:“你们两个......度蜜月去了?”

“咳咳咳......”米粒被郝欣然这句话吓的 一口气没提上来,好不容易稳定了状态,听了她的话,冲着她不满道:“我们两个哪里像是去度蜜月了。”

“那你们为什么要拿行李箱.......连情侣装都穿好了?!”正纠结于行李箱的郝欣然突然瞪大眼睛,才看见两人身上同款不同色的情侣装。

“别胡说,什么情侣装,明明是兄妹装。”站在一旁的顾子询十分欠揍的凉凉的来了一句。

叶慕辞眯着一双狭长的眼睛,目光冷冷地落在顾子询身上。

“......好了好了,现在没有时间解释了。”米粒看了一眼手表,两点多了,还没化妆呢,于是一手拉着自己的行李箱,急匆匆地抱着手中的表演服装,一手拉着郝欣然便朝换衣服的地方狂奔而去,顾子询给了叶慕辞一个挑衅的眼神后,悠然自得地朝着她们离开的方向走去。

“呵。”叶慕辞双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一抹危险的光芒,凝视着他们走远的身影,直到消失不见,竟然有人敢打他家笨丫头的主意......

这一次的演出是以每个班级为单位表演节目的,所以,此刻大厅内已经有不少表演人员提前到场做准备了。

米粒拽着郝欣然去了后台换衣服,一席白色的蝴蝶似的演出服装穿在身上,轻盈又不失圣洁,再配上那精致华丽的头饰,纵然郝欣然是个女孩子,也不由得看呆了眼。

“米米,你简直是太漂亮了!”郝欣然忍不住由衷地夸奖着。

面前的少女玲珑有致的身材被长裙衬托的更加修长,飘逸的裙摆随着她的来回走动,仿佛是阳光下自由自在飞舞的蝴蝶,一头乌黑的长发松松的挽起在头顶,用闪耀着七色光芒的头饰束起,她白皙粉嫩的脸庞好似是春天里最柔软的花瓣般,泛着暖暖的光晕,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轻轻转动,便如同是山间欢腾的溪水,带着晶莹的光芒,灌溉着山间花朵,她红润微嘟的小嘴,俏皮而又可爱,温柔又灵动,整个人看起来,就好似蝴蝶仙子落凡间一般。

“ 真的很好看吗?”米粒原地转了个小圈,长长的裙摆顿时旋成美丽的云朵,她有些不确定地看着郝欣然,上次她穿这套衣服给叶慕辞看得时候,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一如既往的平淡。

“真的!你现在就像蝴蝶仙子下凡。”郝欣然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绕着米粒走了一圈后,很有信心道:“你打扮的这么漂亮,这样上台,哪怕是光站在那不动,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了,若是再加上顾子询的琴声,嘿嘿嘿......我已经可以想到那个场景了!!!”

郝欣然突然笑得十分奸诈、狡猾,猥琐,那眼神仿佛是怡红院的老鸨看到了摇钱树一般,她伸出一只软软的小手,用一根指头勾起米粒的下巴道:“小妞儿~你很快就要成为我一中的头牌花魁了!”

“什么头牌花魁啊!”米粒很无语地打掉郝欣然的手,伸手戳了一下她的腰道:“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啊,哈哈,是啊,不好意思,一时情不自禁!”郝欣然尴尬地笑着,身上穿着练功服,然后便赶紧推着米粒出了更衣室。

“其实,你今天也好帅啊!!1”米粒一脸欣赏的看着郝欣然。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你夸我一句,我夸你一句,手拉手的走出更衣室。

顾子询此时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了,看到米粒和郝欣然携手出来,顾子询一双波光流转的桃花眸不由得一亮,忍不住出声赞叹道:“小米粒,你今天简直太漂亮了!”

米粒很不好意思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看了一眼顾子询 ,他刚才也去换了一身表演的服装,是白色衬衫配黑色西装,领口还系着一条领带,看起来比平时成熟了一些,处处透露着精致与帅气。

“唉哟,你也不错嘛!”郝欣然看了一眼顾子询的装扮,再把米粒往顾子询身边一推,后退了一步细细打量了一番,忍不住打趣道:“你俩这一身装扮看起来还挺般配的,倒是先得我有点格格不入了!”

“你乱说什么呢?”米粒白皙的小脸上染了一抹腮红,不好意思地瞧瞧看了一下身边一脸笑意的顾子询,跺了跺脚。

“走吧,表演也该开始了。”郝欣然他们站在后台,从这个角度很容易便能看到外面观众台的情况,此刻大厅中,每个年级每个班级正排队有秩序的进场,来参加毕业典礼的家长早就已经进场落座了。原本空空荡荡的大厅,一下子变得热闹拥挤起来。

“米米,快看,你家叶慕辞在那里!”郝欣然指着观众台上一个坐姿端正的身影,朝着米粒嚷嚷道。

“嘘。”米粒对着郝欣然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指了指刚刚站定的主持人,郝欣然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将分贝向下调了好几个度。

米粒顺着郝欣然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姿态惬意的叶慕辞,无论在何时何地,他总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他也总是最气定神闲的那一个。此时他那双秀气的眉毛此刻却微微蹙起,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白皙的肌肤在的灯光的映照下,如同白瓷般泛着白光,他乌黑深邃的眼眸中仿佛一口井,让人难以一睹井下的模样。

米粒的一颗小心脏不由自主地开始“砰砰”跳起来,不知道是为了即将开始的表演而紧张,还是因为要在叶慕辞面前表演而不知所措。

“冷静,冷静,又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表演了。”米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将气吐出去,反复循环,可是上一次表演只是演一个月亮啊,站那不动就行了啊,连脸都看不见,而且那个时候她还小,每天只知道跟在叶慕辞身后喊老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紧张,毕竟他在叶慕辞面前早就没有形象这种东西了……

仿佛是感受到米粒的目光一般,叶慕辞那微微蹙起的眉头松了下来,轻轻地转过头来,目光看向米粒他们站立的方向,那一个瞬间,米粒觉得时间好像都静止了,整个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叶慕辞那幽深眼眸,就如同是舞台上的聚光灯一般,直直地照进她心中。

为什么……无论她在哪里,他都能准确无误地找到她呢?

叶慕辞看着小心翼翼瑟缩在后台的那个少女,明明不施脂粉,毫无粉黛,却让他觉得她是整个人群中最美丽动人的那个,那双无辜有如山间清泉般的眼睛,每眨动一次,便让他的呼吸静止一次,桃子似乎……真的跟小时候不太一样了……

只是……

叶慕辞眯起了那双深邃的眼眸,十分不满地看向站在米粒身边的顾子询,那个臭小子今天穿了一身人模狗样的西装,更映衬的他一双桃花眸波光流转起来,台下的那些小女生看到他都快要移不开眼神了,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臭小子干什么离他家小丫头那么近?

哼……

想起刚才在学校门口,顾子询说的那句话,那不是明晃晃的在对他下战书么……

米粒本来看到叶慕辞注意到自己这边还挺高兴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渐渐的觉得叶慕辞的目光中带有一种浓浓的杀气,难道自己又有哪里得罪他了??

好像……没有吧……

米粒吐了吐舌头,赶紧将头缩回去,不敢再朝着叶慕辞的方向看去。

大厅内的观众基本已经入座完毕了,天花板上的灯光渐渐地暗了下来,只留下舞台上的射灯还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这一场毕业生典礼即将开始。

虽说是毕业典礼,但是参与表演的也不全是即将毕业的六年级学生们,更何况在不影响学习的大前提下。各班主任简直是丧心病狂的极力缩减排练时间,一个年级能派出一个十人合唱小团体的已经是很重视了,因为严重缺少排练,那合唱的声音此起彼伏,参差不齐,勉强算是能入众人耳。去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