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说网 >  东君 >   第103章 小兔崽子

第二日一早,嬴东君刚起来没多久,还坐在镜前梳妆,周琰就在外头求见了。

小吉祥极不耐烦地放下梳子,去把周琰带进来。

“公主!”周琰上前给嬴东君行礼,声音比往常更有活力些,不再那么死气沉沉。

嬴东君从镜中看向他,发现周家令今日明显认真拾掇过自己,衣服与鞋都是崭新的,发髻也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乱。

让嬴东君惊讶的是,他进来的时候手里竟然捧着一盆花草。

“周家令这是做什么?”嬴东君打趣道,“莫非是给本宫送礼来了?”

周琰看了一眼手中的话,连忙道:“不是,这花是虞大人让人送来的。”

“嗯?虞郎送的?”嬴东君闻言,好奇地起身,走到周琰面前,去打量那盆花。

小吉祥无声冷笑:无事献殷勤!

嬴东君虽然并不怎么喜爱花花草草,但是大清早的,有美郎君特意送花来给她,她的心情很难不好。

周琰:“对了,与花一同送来的还有虞大人的信。”

周琰将手里的花盆递给了冷着脸站在一旁的小吉祥,然后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封信,呈给嬴东君。

嬴东君接过拆开一看,果然是虞舜臣的字,这封信极短,只有寥寥几句,上面写道:孙夫人最喜兰花,此花乃是臣无意间所得,名为美人苍玉,品相尚可,公主可将之送予孙夫人。

“原来虞郎这花,不是送给本宫的啊。”嬴东君抱怨了一句,又很快笑了起来,“看在虞郎如此体贴周到的份上,本宫就不与他计较了。先拿出去吧,等会儿记得搬上马车。”

“是。”周琰连忙将花丛小吉祥那里拿了回来,离开之前,又忍不住暗搓搓地提醒了一句,“马车已经备好了,公主随时可以出门了。”

小吉祥瞥了一眼周琰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比划:周家令今日与平日不一样,是那些石头有如此奇效,还是因为终于能进万年书院的缘故?

“既有石经的缘故,也有书院的缘故。”嬴东君一笑,将梳子递给小吉祥,示意他继续给自己梳头,“这就是我为何要将石经送往万年书院的原因了。那石经在万年书院现世,与在别处现世,是不一样的。石经可以借着万年书院在庶族读书人中的影响,极快地重树威望,万年书院也会因为那些石经的存在,声望再上一层楼。它们可谓是互相成就。”

小吉祥:这么算起来,公主也算帮了那孙老头大忙,难怪他会让夫人邀请公主。

嬴东君道:“本宫向来喜欢互相成就的美事,这样的关系才能长长久久么不是?”

小吉祥连连点头。

此时的虞府。

容氏拿着水壶和自己精心调制的花肥,打算去打理打理那株新得的兰花,这花是虞氏擅长养花的族人,从深山里挖出来,又精心养育了一阵子,然后千里迢迢托人捎进京城来的。

可是当容氏走到放花的地方,却惊讶地发现,自己那盆花不见了。

容氏绕着虞家那不大的庭院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花,不由得去看院子里的几个人。

牛翁正快步往前院走去。

牛婶一边低头扫着地,一边悄悄往墙角挪。

纤云原本坐在屋檐下做绣活儿,抬头对上她的视线,竟慌忙拿起针线篮子进屋了。

纤巧在晒被子,晒着晒着身子就被被子遮住了,只露出了一双绣花鞋在下面。

容氏冷笑,“谁来说说,那盆美人苍玉去了何处?”

院子里只有牛婶“沙沙沙”的扫地声,一瞬过后,这“沙沙”声都消失了,牛婶干脆面壁而站。

容氏:“纤巧,你说说,是不是你浇了热水,不小心浇死了?”

“没有,老夫人,奴婢今日还没浇过花。奴婢什么也不知道。”纤巧小心翼翼的声音隔着被子传来。

“牛婶!”容氏扬声道,“是不是被你扫地的时候打碎了?”

牛婶吓得连忙回头,扔了扫帚连连摆手,“没有没有,老夫人,奴婢没碰的,奴婢也……也不知道。”

“纤云,你出来。”容氏喊道。

纤云磨磨蹭蹭探头出来了。

容氏盯着她一脸严肃:“那就是你了!”

纤云低头:“不是奴婢。”

“呵。”

纤云被这一声呵吓得腿都软了,生怕容氏真以为是她,哭着说:“是郎君,早晨郎君让小厮如意将那盆兰花搬走了。”

纤巧狠狠瞪了纤云一眼。

“哦?郎君把花弄哪儿去了?”容氏面无表情地问。

纤云声音低如蚊呐:“郎君吩咐如意的时候,奴婢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公主府三个字。”

“呵。”容氏看了纤云一眼。

牛婶凑过来,小心地安抚容氏说:“老夫人,您别生气,郎君说让人找几盆牡丹回来养,老夫人不是最喜欢牡丹么。”

容氏凉凉地说:“我生什么气?那盆花,本就是族人送给他虞大人的谢礼,他爱搬哪儿去就搬哪儿去。”

容氏说完,一脸淡然地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等门一关,容氏忍不住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案几上,甩着手小声骂道:“小兔崽子!真是皮痒了!”

等容氏再从屋里出来,又是一脸淡然,她招手将牛婶叫了过去。

牛婶深怕老夫人再提那盆兰花的事,战战兢兢的。

容氏却道:“你上回不是说你认得一个绣坊的女掌柜,想带几个手巧心细的徒弟吗?明日你出门采买的时候,把纤云带上,问那女掌柜收不收。”

牛婶一愣,“老夫人,是纤云伺候得不周到吗?”

容氏摇了摇头,“论起细心周到,她比纤巧那丫头好多了,纤巧那小丫头片子,都浇坏我多少盆花了!”

牛婶:“那为何……”

容氏淡声道:“这人与人之间,要看缘分,我看纤云与我们虞家没缘分,让她去找有缘人吧。”

牛婶虽然不解容氏这话,但是主家的意思她也不能违背,便点头应了。

“对了。”容氏转身前又想起来什么,低声交代道,“记得先打听清楚那女掌柜是个什么性子,可别是个喜欢磋磨人的。虞家虽与那丫头没缘分,也不能将人推入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