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府门前有人听闻高雷的小孙女是被人救出送到了外祖家,于是众人纷纷夸那个孩子是个有福的,不然为什么偏偏满府的人都死了,只有她活了下来。

于是年轻侠士被推到人前,所有人都说他救下了高府的后人,是个好人,是大侠。

年轻侠士窘迫的连连解释“不是我,是仙人救了高小姐,不是我……”众人不信,说怎么会是仙人,仙人博爱,不可能只救高小姐一人。

最后,年轻侠士在众人转移注意力后偷偷的离开了,他突然觉得,侠士,似乎也就那么回事儿。

满大街都在说活下来的高小姐是个有福的,可只有老天知道,若真的有福,怎么会小小年纪便遭遇灭门之祸,不过是那一枚长命锁,是那人送的罢了……

她是大荒唯一存活在世的神,在她活下来的那一刻起,这片天地之间的所有都与她产生了因果,而今日一切,不过是因着长命两个字,天地开了个后门罢了……

慕天音几人在客栈吃早饭的时候英都城已经传遍了高家的事,听得慕天音心头发狠,萧卿玉亲眼看到慕天音眼里一闪而过的红芒。

慕天音压下心底涌起的怒,碗里的餐食明明美味可口,此刻只觉甜的可怕让她心口发呕,为了不让众人看出异样,停了手不再动筷。

饶是如此小心翼翼,时间一长还是被众人发觉了,四周静了下来,秦穆六人也吃不下东西了。

周围没了声音,慕天音意有所感抬起头,见众人担忧的盯着自己,立马收起心神。

许是自己一直不说话吓到大家了,她尽量自然的露出一个笑“江湖中的恩怨情仇自古就有,且永不会停止,大家快吃饭,吃完饭我们赶路。”

萧卿玉看在眼里痛在心尖,他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便拿出一颗饴糖放在慕天音面前,说了一声“师叔,吃糖。”

他娘说,难过的时候吃颗糖心情会好很多。

慕天音在萧卿玉眼里看到了毫不掩饰的担忧,指尖顿了顿,拿起那颗饴糖放进嘴里,对着萧卿玉道:“阿玉送的糖真甜。”

萧卿玉听了耳尖红了红,低下头露出一个极淡又极浅的笑来,师叔吃了糖,心情会好一些吧。

这时,一脸失魂落魄的绿腰走了进来,看到慕天音的身影眼中瞬间有了光,像一只断翅的绿蝶一下子飞奔过来,慕天音起身接了满怀。

听得绿腰极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去看过高府了。”

慕天音闻言,知道这是又想起了六万年前的噩梦,轻轻拍着她后背道:“别怕,我在。”

秦穆几人看的莫名,萧卿玉想起那日春波湖边绿腰曾说的话,原来绿腰前辈也有难以忘却的过去,而且师叔全都知晓,刚刚有的一点小开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并不是师叔心中特殊的那一个。

心中浮现那一晚醉酒的吻,也就是这一刻,那些曾被他刻意遗忘在心底的话陡然涌出,平州城的那一夜,师叔曾对他亲口提及她的来处。

她不是九仙山之人,不是他们的师叔,几天前绿腰前辈也对他说过同样的话,心底有什么正在破土而出。

看着慕天音一下一下轻拍着安慰怀中的人,萧卿玉想,那日的师叔一定也像现在的绿腰前辈一样,需要这样一个温暖又安心的怀抱吧。

他想,如果现在他能回到那一日,他会毫不犹豫的抱住她,可能不能带给她同样温暖和安心,但他也会轻拍她的后背,告诉她他在,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