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如火。

晨曦如雾。

方鸿顿时想起洛河村的那只雪白色狐妖……那白狐自称王庭血脉,生来高等,贵不可言,很有来头,历代侍奉勾陈上宫南极大帝。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

那狐妖临死之前,为周家小姐周呈瑶求情,希望方鸿饶恕她一命。

往事回忆,涌现心头,方鸿看了眼面前的巨型囚车:“狐族王庭的士卒押运到上京,乾帝的旨意?”

那人耸耸肩:“来自上京诛妖司司主的命令……或许,朝堂百官打算跟它们和谈?眼下,与苍禺开战在即,再惹到狐族王庭的话,怕会出大事,咱们大乾万万扛不住。”

“你瞧。”

“后边的这些囚车,都是大妖,其中不乏有三次蜕变,四次蜕变,乃上卿亲自出手生擒它们。”

“历经三四次蜕变的先天大妖。”

“竟只是王庭士卒。”

“实在可怖。”

事实上。

狐族王庭只存在传说之中。

他一个右卿级别,哪有资格得知这些隐秘,不过是道听途说,充当谈资罢了。

所谓的王庭士卒。

他半个字都不信。

众所周知,妖言惑众,妖族嘴里能冒出什么实话?估计是它们假冒王庭的身份,企图吓退诛妖司,然,害人性命,滋生妖孽,管你什么身份都别想活着离开大乾。

“……”

方鸿沉吟了一下。

来自王庭,大概率是真的。

“这样的话。”

方鸿端起下巴,目光一动,注视那遮盖囚车的玄色布料。

囚车之内的妖族陷入沉眠,乃是诛妖司独家手段,令其不得清醒。

透过黑布边角,隐约可见:那些妖族毛发上遍布血迹,沾满了泥土杂草与碎石,经历了一场大战。

若朝廷打算和谈,友好协商,不会是这个待遇。

但。

以大乾国力,能否匹敌那等同圣地的狐族王庭?应该不太行。

大乾王朝对标苍禺妖国。

人族圣地对标白狐王庭。

如此,大乾这么强势……方鸿心念微微一动,暗忖道:“难不成,大乾有圣地支持?”

他博览群书,眼界见闻很广泛。

五百年前,史书记载上偶尔出现有关圣地的事迹。

例如圣地传人来到世间,得到皇帝迎接,百官俯首,设宴款待。

再例如,圣地传人一言可以定国策,所到之处如仙人驾临凡尘。

后来。

元昌帝即位,圣地变成虚无缥缈的传说……方鸿思绪发散,心中愈加好奇了起来:“元昌帝,苏状元,全都在五百年前——那个年代,似乎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

方鸿一边沉吟,一边与那人闲聊江州的事儿。

苍州有七大郡县。

江州只有两个郡县,人口不到百万。

江州府城,临近金鸭江,站在灵气长城上,便可眺望那江面,滔滔不绝向东去的江水。

江州毗邻苍禺妖国,经常有妖族潜入,府城和郡县还好,乡镇之地就惨了,要么灭绝,要么搬迁……诸如此类的情况,令方鸿对于边疆有了更直观更清晰的认知。

【叮!】

【见多识广,灵性提高!】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上午,激发了见多识广,方鸿没怎么在意。

主要是这个效率太低了。

平日捧读一卷书,内容真实,言之有物,与以前阅读书籍不发生重叠,基本上都会激发见多识广。

“说起来。”

“洛河村白狐的前因后果,须得修一封公函,上书永盛帝。”

“假装不知情,就太卑劣了。”

“为人处世,敢作敢当,却不好躲在暗处,置身于事外,此行径不合我的心意。”

“还有那玖月,汤阳星辰……”

“这两个人族天才应该都是先天巅峰真法境?”

“我身为一个弱小的真罡境。”

“尚无千眞之力。”

“不考虑引爆先天元气的话,暂时不敌也。”

方鸿梳理了一番当前处境。

不上不下,不高不低,不太强也不太弱。

首先。

他得尽快突破境界,真罡减为二十七之数,踏入先天第三境。

其次。

再过半个月,领取开机礼包物品的时候,最好选一个大幅度拔高战力的东西。

压箱底手段,当然是多多益善,仅凭引爆心口的先天元气,以及神功东天门,迟早会有黔驴技穷的一日。

“可惜。”

“那门太初无上功,聆听了开篇箴言十六个字,便不再显现。”

方鸿按了按眉心,收敛杂念,继续护送这一行囚禁押运。

他只是协助,帮忙指指路。

真正的押运主力,是江州诛妖司的几位先天武人……真元境,真罡境,真金境,各有一位,而且在天上有一位真空境时刻跟随。

这样的阵仗,不可能出事。

况且。

此乃苍州境内,相对安稳一些,不像边疆那么乱。

……

时间一点点流逝。

太阳落山,又从地平线升起。

方鸿望去,阳光洒落,风景依旧,山川河流美如画,官道上行人车马愈加稀少。

一路上风平浪静。

一行人已经接近苍州边缘。

偶尔经过道边的山林,树丛,出现过几次劫匪,见到高达几十丈的庞大囚车,都吓得面如土色,惊恐万丈……其中拿不出户籍文书的劫匪,都被诛妖司的人随手打杀。

对大乾百姓而言,谈匪色变。

剪径盗匪山贼之流,没有那么多劫富济贫和见义勇为,其残暴歹毒血腥不亚于妖物。

当然。

从某种方面来讲。

社会越分裂,越不公,政治经济等方面越不稳定,民间的匪徒也就越多,到了活不下去的时候,打家劫舍谋财害命很常见。

大乾还算好。

匪类比较少。

大多数人都可以填饱肚子,有衣服穿,有地方住,谁愿意舔着刀口过日子,脑袋别在裤腰上。

很快。

到了黄昏时分。

众人昼夜兼程的赶路,已经到了苍州的边界——远远望见一尊刻着字迹的州府界碑,其上长满青苔,经历一年年的风吹雨打,碑身略显歪斜,彷如斜插大地。

“这地方……好荒凉。”

方鸿穷尽目力,看不到哪怕一个人影。

要知道。

无功名在身,不得离开出生地所在郡县范围。

出州府,除了功名,还需要手持府城开具的通行文书。

这是限制人口流动的国策。

其一,大乾以农业为重,相当一部分百姓与耕地绑定,可使得国家赋税稳定,国泰民安。

其二,方便治理,管理。

其三,人们本身也不愿意出远门到处乱走。

天上一朵白云微微震荡,显露出一道身影,朝着方鸿点点头:“多谢方秀才一路护持……再往前,便是祁州地域了。”

“祝各位此行一路顺风。”

方鸿止步,站在州府界碑旁,目送这一行囚车渐行渐远。

心中难免有点小遗憾。

按照惯例、令人喜闻乐见的套路情节,有妖族拦路,欲要劫囚车,发生一场激烈的血战,他临场爆发,晋升到真金之境,囤一波斩妖点数……至于合理不合理,那又不重要。

“好吧。”

“倒也是情理之中。”

方鸿伫立在界碑旁边,望着押运狐族王庭之士卒的囚车队伍,消失在天边尽头。

直到再也看不见。

他指尖一弹,真罡卷动,清理了界碑上面的青苔泥垢:“上古沓默无人声,日月山河岂待平……今日踏入真金境!”

言罢。

转身。

踏空归去,御风天地,二十八真罡瞬间震荡了起来。

嗡!

一瞬间,真罡全沸腾,宛若化为熊熊燃烧的烈焰,游走体内,盘旋周身,暴然熔炼,减为二十七之数。

轰!

武道金性,就此诞生,不腐不朽无伤也!

——

苍州府城。

南门。

天色黑暗,夜色浓浓,守城将领瞥了眼从天边飞来的方鸿,几如一道流星划破长空,落到城门口。

‘这方鸿……’

‘后天七层,气血烈焰,怎么看都很别扭……谦虚低调到这个程度,也算绝无仅有了。’

守城将领暗暗无语,看着方鸿入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