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您是?”洛儿冲了过去挡在苏珊的面前:“我们餐厅是需要预约的,您请回吧。”

“哎呀,苏珊。你的侍女真的很不听话呢。”男人摘下了手套,直接忽视了洛儿看向扶着桌子失魂落魄的苏珊。

周围的众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将目光转向了他们。

“那人是谁啊?竟然能让苏珊小姐这么害怕。”

“不知道,没见过,不过他好帅啊,估计也是某个大家族的人吧。”

只有少数的人皱了皱眉盯着眼前的男人看,他们都感觉到了这人有些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些人中不包括梅莉和凯文。

看到苏珊倒在了地上,凯文呼的一下想站起来,但梅莉拉住了他。

“那个人是——”

“我知道。”梅莉压低声音摇了摇头:“再看看,别那么鲁莽。”

“请您离开!”洛儿厉声呵斥道,但她的脸上却不断的流下了细汗,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眼前这个人的手下走过一招。

“等等,我认识这个家伙!”旁边一人突然喊了出来:“他好像是尤利乌斯家的——”

“难道是!”数人都惊呼了起来:“你这家伙!不是已经被逐出巴比伦城了吗!”

“在下正是麦伦·尤利乌斯。”男人规规矩矩对众人行了一礼:“尤利乌斯家明正言顺的继承人。苏珊·尤利乌斯的父亲。

苏珊小姐的父亲……洛儿的手不断的发抖,身后的苏珊好像无法呼吸一样一言不语。

麦伦·尤利乌斯。

她只在很久以前看到过这个名字,当时她纯粹是出于对小姐的崇拜所以去图书馆翻了翻,但上面只记录了两条信息。

除了入赘尤利乌斯家,和罕见的天才外几乎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资料。

后来她曾经问过时钟塔的教授,当时那名教授这样对她说。

“洛儿,为了你好,苏珊小姐父亲的事绝不能跟任何人提!更不允许去问任何人。另外为了我们两个的安全考虑,今天的谈话也不可以透露,明白吗!”

被时钟塔抹杀了一切的人,为什么会再次回到这座巴比伦城。

洛儿的目光转向了另一边的苏珊。

小姐的脸扭曲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好像溺水的人一样不停的喘气。

他到底为什么让大小姐怕成这个样子?

“你的目的是什么!”凯文终于忍不住的站了出来,而梅莉摇了摇头无奈的和他一起站了起来。

“哎呀,这不是当年的两个小家伙吗?原来如此,确实不是以前的毛头小子了,但要说独当一面,你们还差很多。”男人抚了抚自己的脸:“我和你们不同,我是有着真正强大的能力,并且有着和能力相符的梦想的人。”

“你又在说什么胡话。”麦伦身后的餐桌站出来一个人,他似乎是个伯爵,不属于这座城市:“一个逃犯,随时随地有可能被杀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就是。”一名女性插了一嘴:“劝你还是赶紧像个丧家犬一样滚吧,等尤利乌斯君主知道你在这,你就跑不掉了。”

“不,你们这些蠢货说错了,不是他们不放过我,而是我不放过他们。”麦伦摆着优雅的姿势却说着粗鲁的话:“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毁了你们这样的垃圾。”

“那你就继续你的高谈阔论吧。”凯文一把将苏珊拉了起来:“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用不了五分钟,尤利乌斯家族的人就会到,我会把你的遗言记下来的。”

“果然垃圾就是垃圾。”麦伦的目光转向他的女儿:“这里真正能让我看一眼的,也只是你了,我的女儿。”

“不过你太让我失望了,”带着黑手套的手伸出,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苏珊就被他抓在了手里:“我告诉过你,什么兴趣都只是障碍对吧。我培养出了你的天赋,教导你该怎么使用魔法,可你却将精力放在了这些事上,厨艺?你是在浪费!”

“真是丑陋。”他缓步走向最后一张空桌:“罢了,如果是我的女儿,那无论什么都是最好的,就让我尝尝你的兴趣有什么价值吧。”

“那张桌子是给——”

“好了,”男人毫不顾忌的坐在了椅子上:“菜单拿来。”

苏珊唯一的勇气,因为七年的执念引起的勇气,顷刻间灰飞烟灭了。

是啊,她怎么能违背父亲呢?她有什么能力违背父亲,父亲的话必须服从……

“苏珊,父亲的肚子饿了,想尽快吃点东西。”麦伦的话像是魔咒一样轻而易举的击垮了她。

这该怎么办?洛儿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但是……

啪嗒一声,门再次开了。

“哟,苏珊,我的份准备好了吗?”艾伦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手上提着两瓶啤酒,嘴上不停抱怨着为什么没有麦酒和汽水了。

直到他把酒放在了柜台上才注意到了周围情况的不对。

有点过分的死寂。艾伦瘪了瘪嘴,看向四周。

其实平时苏珊的餐厅也是挺安静的,毕竟这家餐厅主导的是高端,所以鲜少有人像艾伦一样大喊大叫,苏珊也抱怨过好几次了,但艾伦从没有在意过。

不过安静是安静,有素质的安静和死人的感觉可不一样。

最后他的目光放在了那张应该空着的桌子上。

上面怎么来了个人?难不成是有闹事的?竟然有人敢来这个脾气不好的家伙店里闹事,真罕见啊。

“艾伦崽!”凯文喊了他一声,但艾伦充耳不闻,劲直走过去在麦伦的面前坐下。

还翘了个二郎腿。

“这位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拼桌吗?我可以请你喝酒。”一瓶瓶在这个餐厅根本放不上台面的啤酒摆了上来。

麦伦的脸没有什么反应:“苏珊,看来我没有教过你,交友也要谨慎。”

“真是让我扫兴。”麦伦起身,迈步朝门口走去。这倒是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等等!”艾伦一声叫喊又让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阁下是?”

“麦伦·尤利乌斯。”

麦伦?他就是麦伦?艾伦磨了磨牙,他和这家伙还有仇呢。

不过他注意到的是另一个东西。

“请问阁下脸上的那道疤是这么回事?”

疤?众人的目光被吸引到了麦伦那张完美无缺的脸上。说真的,麦伦的脸非常的俊美,还带着一股阴柔,他还是个罕见的天才,当年尤利乌斯家族招他入赘并非没有道理。

但仔细一看,众人还是发现了他眼角下的一道微小伤口。

“你说这个啊,这个只是我在战斗中留下的一点成果罢了。”麦伦的目光第一次有了一些兴趣:“怎么了吗?”

“呀,男人身上的伤口确实是勋章呢,前辈很了不起啊。”艾伦出乎意料的夸了他一下,但麦伦却警惕了起来,眼前的这个小子让他有了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麦伦认识这个家伙,艾伦。从他第一天进入这个巴比伦城的时候自己就一直按照那个人给的线索盯着他了,这样算一算,自己和他还是有不少仇呢。

这小子是要报仇吗?麦伦微微一笑,手抬起抚了抚自己的下巴:“小子,你是要为了那些事和我算账吗?说起来我还害死了你的一名同伴呢。你要报复尽管来——”

“不过!”他的脸猝然一沉,表情嘲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小鬼:“那也得你有这个实力,只能被别人保护的家伙。当时要不是你的那个同伴替你挡了一下,你已经死了,你不觉得自己这样苟活下去很可笑吗?”

“呀呀呀,我说的不是这个。”艾伦笑眯眯的摆了摆手,同时也捏紧了拳头。

果然是这个家伙,之前那么多事都是他干的!

“那你要说什么?小鬼。”麦伦划了划脸颊,眼神中的蔑视不言而喻。

“我听说过这样一件事。”艾伦再次摆出一个笑脸:“几年前,一个蠢货,特别特别的蠢,蠢到竟然去挑战以撒家族的大小姐,结果那个人特别的惨啊……眼角被砍了一刀……”

众人没有听明白艾伦到底说的什么,但他们起码明白了那个蠢货就是麦伦,而以撒家族的大小姐……

据说那位莉娜·以撒已经被内定为以撒家族未来的家族继承人了,在整个中土年轻一代中估计也没有能超过她的了。

输给她不算是丢人,但让包括艾伦在内的几人都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麦伦的脸色那么难看?

那个样子,麦伦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简直和苏珊见到麦伦时一样。

艾伦也有些愣,他是听姐姐说过这件事的,有个人和他打了一架,而艾伦看到麦伦的时候就感觉他很像姐姐说的那个人,所以他才试探一番。

但这个家伙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大?

“小子,你很好,很好!”

麦伦一脚踹开了大门,而外面是人山人海的人群。

一个高大威武的老人挡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