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雾刹那间弥散开来,罗颖身形如一根利矢纵向屋顶。

“轰隆”

一声巨响,正房的顶部轰然塌陷了一大块,瓦片被震的四散零落,尘糜卷舞弥散掺杂着血雾将罗颖的身形团团掩盖,苏佑陵的视线一时间全然被厚重的尘灰遮掩,只轻咳几声环顾辨别着周围情况。

“咔嚓”

一根房梁支撑不住往下猛的一沉,随之几道斑驳的裂纹不断在房梁外表延伸,顷刻间便是断裂成数截落下。苏佑陵见状瞳孔一缩,当下脚底生风,面前只五步之遥的鱼弱棠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愣在当场,只看着那厚沉的重物向她砸来。

苏佑陵反应何其之快?只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鱼弱棠扑倒在地。

“咚”

房梁坠地又是发出一声惊人的巨响。苏佑陵下意识看向身下的鱼弱棠,只那秋水眸子难掩惊惧之色。

确认了鱼弱棠安然无恙,苏佑陵这才再度回盼。身后那塌落的房梁离他的脚只余毫厘,若是方才他稍慢上一丝,恐怕现在一只脚便是废了。

顾不上后怕,苏佑陵搀扶起鱼弱棠。只透过房顶窟窿能看到小雨未停,只那时不时从头顶传来的铁器相接和房瓦上的脚步声便能猜到个大概情况。

只在刚才,即便只是罗颖气海中所散发出的那股凌冽杀意便已是让苏佑陵的胸腔气海翻涌,一股甜意涌上喉尖。此刻也才只稍稍平复。

“能走么?”

苏佑陵强压住自己体内躁动不安的气海,转身向鱼弱棠问道。

鱼弱棠点了点头。

两人相互搀扶着踏出了正房,却是阎老提着灯笼匆匆赶过来,只看着二人便是愧疚开口道:“二位没伤着吧?当真是对不住了。”

说着便又看向屋顶那两道对峙的身影:“你们两个,砸坏了房子倒也罢了,伤着人了怎么办?”

一道浑厚的男子声音自屋顶传来:“阎老,等在下杀了这女罗刹,一切损失都算在在下身上。”

苏佑陵闻言只心中一惊。

女罗刹?大幸的天下还有几个女罗刹?

再是回望向屋顶那道红衣兀自咂舌,难怪当初盖也在这女子面前也是那般噤若寒蝉。

风云第七人的女罗刹,却是就这么被自己这么三番五次的碰见,饶是苏佑陵都觉着惊奇。

苏佑陵又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阎老,能与罗刹相熟的老人又岂会普通?

阎老看着苏佑陵呆愣面孔也是猜出一二,只是轻言道:“怎么?不相信那红衣女子便是夜叉黑榜和风云志评上的女罗刹?我还以为你们认识。”

苏佑陵闻言只是摇头开口道:“萍水相逢罢了,只知道姑娘姓罗,原来是罗刹的意思。”

阎老笑眯眯道:“那倒也不是,那姑娘本名也是姓罗。不过夜叉高手的名讳大多隐秘,既然她没告诉你,我也不敢妄自开口。老夫虽已是半截身子没入黄土的人,却还是想再多活几年的。”

苏佑陵不禁为方才自己的谨慎有些嗤笑,又是抱拳对着老人愧疚道:“凭老先生的本事对付我二人无需使多余手段,是在下方才多有冒昧,给先生赔个不是。”

阎老闻言心中了然,感情这小子以为他和这些高手认识,自己也是劳什子高手了。

“老头子没什么本事,当真只是个普通人。你带着这般女子,出门在外小心谨慎也是应该。”

老人笑眯眯的开口。

苏佑陵却再是转头看向屋顶,虽说对于触及三宝境界的高手过招看不真切,却也是极为难得的机会,一时连避雨都忘了。鱼弱棠被方才那一连遭的变故弄得此时还是惊魂未定,只紧紧依贴着苏佑陵不敢随意走动。

阎老提着灯笼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黑布伞,只走到二人身旁撑开。黑布伞极大,将三人身形都是罩的严严实实。

“那两个人若是真的无所顾忌打起来,我这义庄便是再大数十倍也要化作残桓断壁。你们年轻人啊,就是喜欢折腾。”

罗颖从怀中掏出弯曲短匕,周身血雾若隐若现,杂着淅沥小雨更显诡谲妖艳。

而罗颖对面的男子却是手握一把长剑,剑身细长近五尺!能舞此剑,必然也是杀人的一把好手。

苏佑陵紧紧盯着二人,却是听着阎老所言出声问道:“那男子也是夜叉的杀手?”

阎老闻言开口答道:“那倒不是,夜叉杀手哪有那么白菜烂大街?老头子如果没有眼拙的话,那男子应该是铮铮剑骨林修然。”

魂骨尊,佛豪奴。

此六人冠以剑名是公认的当世在剑道上最有望超过剑仙唐啸之人。

剑奴盖也以剑为碑,封巨剑沉岳三十载苏佑陵已经见过。

而眼前的剑骨林修然常被江湖称作侠之大者。只手执一把拜骨剑,做过不知多少行侠仗义之事。

江湖人的恩怨苏佑陵不感兴趣,但此番场景他确是喜闻乐见。

罗颖手执短匕身如鬼魅般灵动,更是凭恃周身血雾神出鬼没,匕匕皆往要害,下手之狠辣可见一斑。而林修然手执长剑,也是兔起鹘落之间不断循声辨位进行招架。

鱼弱棠缓缓回过神来也是向着一旁的苏佑陵小声道:“我们不用再躲远点么?”

苏佑陵闻言这才幡然后觉,既然方才那阎老都是说了这二人若是无所顾忌出手的后果,那么此刻小院中的三人自是极其危险。

吃瓜看戏是好的,但是殃及池鱼那可就不好了。

却是阎老宽慰二人道:“放心吧,若是那两人生死一战,老夫巴不得有多远跑多远,但此番还远远没到那般田地。她二人有过节是真,但还不至于打个你死我活。”

苏佑陵闻言这才稍稍安心下来。

罗颖红袍赤如血,更是衬得女子面皮白净,很难想象这般绝色女子会是江湖传闻的那个杀气腾腾的女杀手。

罗颖一击未果便退身翻转,只稳稳踏在檐角之上。

林修然当即腰马合一,只向着罗颖一剑递出,一道浑厚的剑气饶是院中三人都能察觉。

罗颖瞳孔微缩,只脚尖轻点便是纵跃到空中。却是方才脚下所踏的那一方檐角轰然从中裂出一道平整的切口。

“轰隆”

林修然那一剑,竟是将那正房的一个檐角削了去。

阎老见状只得苦笑:“今天这房子怕是留不住了。”

罗颖身形凝滞空中,手腕轻振,那把匕首便如毒蛇吐信婉转盘绕射向林修然。

林修然当即斜悬剑身挡在自己身前,只右脚向前一步,待那匕首掠至面门。

“噌”

林修然只将手中拜骨轻轻一拨,那匕首便是失去的准头朝一旁飞去。林修然再是一踏,身形疾掠,乘着罗颖匕首脱手的空隙拖剑奔袭而来。

罗颖嘴角轻扬。

“嗖”

那匕首去而复返,竟是向一把倒刺调转过头直刺林修然的后背。

苏佑陵眨巴了数下眼睛,这才是依稀看到那反光的白色细物。

原来罗颖并非用的是御物之术,而是在手指与匕首间连接了一根微不可查的细线,此时只回手一招,那匕首又是回旋而来。

林修然并未转头,却已是感知到了身后的危险。只将手中长剑翻转一扭。

“轰”

像是一阵强风吹袭而来,苏佑陵赶忙把住鱼弱棠帮她稳住身子。

一道黑白相间的气浪竟是在林修然身前盘出了一个半圆而后稍纵即逝,罗颖再是避其锋芒只玉足轻点数下便已是跳到另一座房顶上,匕首自然被她一并牵扯至手中。林修然方才那股凌冽的气意却是悠久绵长,哪怕是院中三人都是身形一震。

阎老轻言开口:“都是妖孽啊,这林修然如今才是而立,再给他二十年,未必便不是第二个唐啸。”

苏佑陵闻言惊道:“老先生认识仙剑唐啸?”

阎老摇了摇头:“虽不能见,心向往之。”

唐啸已然便是如今压在每一个剑道高手心头的大山,只巍峨不动如今已近三十多年。

有人曾言唯有五百年前的裴哑人在世方可与其一战。

林修然自是唐啸之下剑道砥砺最为深厚的六个人之一。

“罗刹,吃我一剑清风来。”

铮铮剑骨,清风徐来。

林修然执剑呈立式,复又拖剑而行,只一道寒芒乍破雨幕,汇水成线,拜骨剑一点,雨珠尽凝于剑身。

长剑仿佛沾染上了一层雨障。

有风吹雨落,有水凝剑身。

声不绝,涡环横空,林修然身形闪罗腾移间长衫随风鼓荡,自有说不尽的风流气意。

如雨、如川、如大海无量、更如清风徐来一

净污秽。

“咔、咔”。

剑光随人影,以所向披靡之势碾压万般变化。似要将眼前这一切所见付之一炬。

林修然的剑自是浩然尽出,如傲骨横立冬雪咬定青山。

罗颖这才是将匕首一挥,身如鬼魅,血雾范围更是在一瞬便扩充了尽十倍。那般鬼影绰绰自是难以寻觅其踪。

“走。”

阎老干脆利落撂下一个字。

苏佑陵连忙拉着鱼弱棠跑向义庄外。

乖乖,不是说不会殃及池鱼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