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柳婷婷的大声呼救,陈仲等人无动于衷。

倒是姜苗冷漠的眼神,让陈仲多留意了下。

一个眼神对视,姜苗朝着陈仲笑了笑,那意思大概就是。

我认出你了......

移开视线,陈仲装作毫不作意的样子,打量了下另一边躺在地上的几个女人。

然后靠近苏诺小声地说道,“有看到你们话剧社的那女成员吗?”

“恩,看见了。”苏诺点点头,目光盯着舞台上其中一个昏迷的女人。

她脸色惨白,手腕处明晃晃的伤痕,还有着刚刚凝结的伤疤。

苏诺眼神微微一沉,一种不悦之感陡然升起。

她最看不惯对女人下手的人。

手里的驱邪棍一甩,苏诺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陈仲,怎么说?”

“先把靳北控制住,确认那些女孩有没有问题,然后开始进行封印。”陈仲简单明了的说道。

“好勒,交给我。”话音刚落,肌肉男就抄起驱邪棍往台上走去。

其他几人也跟着一起行动起来。

“你别过来啊。”看着众人的逼近,靳北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随后一把提领起一旁哭哭啼啼的柳婷婷,拿着匕首对着对着柳婷婷的脖子,睁大眼睛,十分嚣张。“停住,听到没?我叫你们停住。你们要是再往前走,我就对她不客气。”

“呵呵~怎么个不客气法?我想试试。”苏诺轻轻一笑,继续往前迈了一步。

陈仲也毫不犹豫的连忙跟上。

本来还略微有点犹豫的田野,看着大家都毫不在意,也连忙跟了上去。

靳北本以为自己这招威胁一定有用。

要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喜欢做好人的人可多着呢,

对付他们,只需要拿着一些触碰道德底线的事情,他们就犹豫不决。

因为,他们是好人啊。

靳北心里冷冷一笑,别人做不做好人他不管,他是不屑的。

一旦尝过了恶魔的甜头,哪里还能做什么好人。

因此靳北心里是对这些爱管闲事的好人不屑一顾的。

可是这次他失算了。

就在他拿着匕首,以柳婷婷性命威胁的时候。

陈仲等人根本不为所动,继续朝着站台上快速走来。

笑话,在陈仲眼里,柳婷婷本就是任务目标,是要受惩罚的。

自己怎么会因为柳婷婷而止步。

又不是什么烂好人。

靳北不由得在心里谩骂了一声,“淦,这是群没人性的家伙。”

于是靳北果断放弃了柳婷婷,把她往台下随便一推。反手抓起身边不哭不闹,十分安静的姜苗。

姜苗被抓起的一瞬间,陈仲脸色变了变。

姜苗是自己的任务发布者,不能出事。

陈仲就犹豫了那么一瞬,就被敏锐的靳北捕捉到了。

靳北本就是常年男主,对于微表情还是十分的敏锐。

呵呵,原来在乎的是这丫头啊。

靳北心里呵呵一笑,自以为拿捏住了陈仲的软肋。

脸上的表情更加嚣张了,完全不管刚刚被他推下台的柳婷婷是死是活。

剧场的舞台大约有两米多高,柳婷婷被这么猛的一推,摔下来起码也是个骨折,要是头先着地话,甚至可能会没命。

就那么一瞬间,柳婷婷以为自己都快没了。

恐惧夹杂着委屈,她一下子就忍不住大哭了出来。

她后悔啊,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参加海选,为什么要去欺负姜苗。

虽然自己以前是骄傲了点,但也绝对不是把人欺负得那么过分的主啊。

哐。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相反的是,柳婷婷反而感受到了一个宽阔而又壮硕的胸膛。

“嘶.......痛痛痛,你这娘们也太重了吧,差点砸死我了。”肌肉男张力的声音响起。

原来他在靳北推下柳婷婷的一瞬间,就上前接住了她。

柳婷婷胸前一阵柔软,让张力感觉很不舒服。

这啥啊,胸肌还没自己的大。

一看就是不好好练肌肉。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张力甚至想手把手教柳婷婷如何健身。

“谢谢你~”面对着肌肉男健壮的身材,大难不死的柳婷婷心里充满了感激,说话的语气无比的娇柔。

“你没事吧?”

“没事啊~”

“没事就一边待着去,别给我们添麻烦。”

张力顺手把柳婷婷推开,走到了陈仲这边。

此时陈仲正在和靳北对峙。

而他们对峙的人质就是姜苗。

眼神的交汇,陈仲的眼里一片冷漠。

靳北似乎又有点不确定姜苗的作用了。

不过他理了理情绪,相信自己刚刚一定没有看错。

这个陈仲一定是在乎姜苗的。

虽然靳北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刚刚那一瞬间的捕捉,他确信他没有看错。

可是他错就错在,他自以为拿捏住了姜苗。

匕首横在姜苗的脖子处,姜苗仍旧一副冷漠的态度。

此刻她的内心已经麻木了。

上一刻靳北还在和她表演你侬我侬,夫妻恩爱。

下一刻就亲眼看见靳北毫无人性的给那些女生割腕放血,甚至还把匕首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就是之前自己一直仰慕的靳北团长吗?

呵呵,真是讽刺。

姜苗忍不住笑出了声。

“呵呵呵,呵呵呵呵。”

“你笑什么?”靳北把匕首又往姜苗的脖子处送了送,脸色不虞地说道。

“呵呵,靳北团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你妻子李红月,你也会这样对她吗?会拿着匕首,也这样对着她吗?”

姜苗的话语咄咄逼人,惹的靳北很不愉快。

“你不是她.....”靳北低沉着声音说道。

“我不是她......对,我不是她,是我做梦了。呵呵呵。”

姜苗吃吃的笑着,看起来表情不是很正常。

靳北心里慌了一下,他也就是拿着刀吓一吓对面的那些人。

也没真想伤着姜苗,毕竟姜苗可是这里最像他妻子李红月的人。

如果姜苗出事,他可不敢保证接下来的事情一定能成功。

刚刚那些女人的血他都放过了,都没引起想要的效果。

也不知道那个鼎的激活条件到底是什么。

明明几年前,李红月就是因为流血才引起大火烧身而亡的。

而且靳北还因此莫名的得到了些好处。

这么多年以来,靳北仔仔细细地回忆了当时的整个过程。

反复推敲总结,这才得出这套最有可能的献祭之法。

希望能借着这次一举成功,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可是偏偏冒出这么个陈仲,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陈仲一来就发现鼎炉的异常,靳北当时便发现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为了防止自己的计划出错,靳北狠狠心把一切都提前了。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