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星海,十万丈深海海沟之地,巨大幽深的锁龙井旁。

叶秋双目微眯,身周是赤鱬大妖所凝的气泡护住他的身体。

最终,叶秋还是妥协了。实际上,叶秋心中早就清楚,既然对方将自己带到此处,他就没有拒绝的机会。

何况,赤鱬在来之前,还专程带自己到那处阴阳颠倒阵中看了一趟,不论对方是什么打算,目前为止,还是做的颇有诚意。

最重要的是,自己在赤鱬面前,没有逃跑的机会。更打不过这大妖。

在海水之中,盘腿而坐。

双目微眯之间,头顶北极星宫缓缓浮现。

看似在叶秋头顶三丈,实则并不在此空间中。更不与海水有任何的接触。

这也是叶秋第一次,在水中施展北极星宫。

功法运转一开始,他就察觉到,往日轻易连接的星光能量,在此处颇有些滞涩。

不过好在,最终还是成功了。

这也让叶秋心中隐隐有些猜想,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所修炼的功法中,召唤的那种星光能量,应该是来自头顶星空中的那些行星折射的星光。

可是,现在身处在十万丈深的海底,居然也能召唤到星光。这就让叶秋知道,之前的想法应该是错了。

叶秋所修的北极星宫中,第一星君灯仪星君所化的宫灯,虽可以召唤出星火,却不是那种可以引动星光,照耀他处的功效。

辅弼星君如今化作两条蛟龙套拉的战车,自然也没有那种功效。倒是第三星君,天关星君,如今化作的门楼牌坊,还保留那种星光垂下,照耀自身的功能。

只是叶秋也不清楚,这种垂下的护身星光,究竟能不能照彻锁龙井。

关于这一点,大妖赤鱬也不清楚。它只道自己以大代价,求得一位异人指点,在陨星海摆下一种招引阵法,花了十年时间运转那阵法,才引动冥冥中的命运丝线,牵引着叶秋到来。

被它这么一说,叶秋都不清楚,自己来到陨星海,究竟是因为阵法引动命运的指引,还是误打误撞的巧合了。命运这东西,实在太过玄妙。

头顶的北极星宫门前,那高大的雄关牌楼,丝丝的星光垂下,笼罩到叶秋的身周。

叶秋眼神微凝,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身形向前飘飞。他原本就站在海眼边沿。

向前一步,便已经悬浮于海眼之上了。

就算是身在海底,四周都是海水,身体也一直都是悬浮在水中。可是,当真正虚浮在海眼之上,脚下就是那幽深的海眼,不知究竟有没有底的时候。

心中还是不自觉的产生一种,不踏实的忐忑感。

当叶秋的身形,到达海眼的正中位置,原本从头顶虚无空间之中,北极星宫门前,那高大的门楼上,垂下的星光,竟化作丝丝光线,从叶秋的身边,向那黑暗的海洋深处而去。

叶秋心中惊讶,这种变化,可不是他控制的。

这北极星宫,乃是他的本命功法,龙虎玄坛真经修炼所化,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好在,叶秋心中念头稍动,那些星光便产生反应,看样子还在控制之下。叶秋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要是本命功法都能出现不受控制的情况,那他可真就要悲催了。

随着那些星光进入海眼,借着星光的照明,叶秋终于看清楚,海眼之下的情形。

原本幽深黑暗的海眼之下,竟然全都是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黑色锁链,看那些锁链的链扣。比叶秋的腰身都还要粗。

一根根也不知从哪里开始,就这么静静的探入海眼深处,垂直向下。

叶秋细看之下,便已数清,整座直径有一公里左右的巨大海眼中,共有八十一根那种锁链。正合九九之数。

乍看之下,这种场面还是蛮震撼人心的。叶秋也微微有些愣神。随即在心底泛起的,就是深深的恐惧。

九九为极,这被困之人,要和施展如此手段的这位,有多深的仇怨啊。

叶秋身周,垂下的那些星光,好似无有穷尽,丝丝缕缕,连绵不绝,朝着海眼的深处落下。

说来也怪,平常这些星光就是光线,垂下之时,就如一束光线照下,根本就看不清光的速度。

可是在这海眼之中,却好似被放慢了无数倍,每一丝光线,下落的速度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这让叶秋想起以前看的电影中,有一种拍摄的手法,叫做飞秒摄影。这种拍摄手法,还有个别称,就是与光同行。

叶秋觉得,现在看这种星光缓缓垂落的景象,就听适合这个名称的。

与光同行,随着星光的垂落,海眼之中,锁链一节节的显现。

也不知这海眼究竟有多深,就在叶秋都觉得,或许这光线与锁链,都要永远就这么一节节的垂落,永无尽头的时候,入眼的景色,终于出现了变化。

那些沿着海眼四周的岩壁,垂直而下的锁链,开始朝着海眼中间缓缓聚拢。

随着星光的继续下落,聚拢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终于在一处汇聚。

而在八十一根锁链汇聚的一点,下垂的星光似是进入某个空间之中,消失无踪。

锁链汇聚之下,还是幽深的黑暗,仿佛没有真的没有底。

上方星光就像是被这些黑暗吞噬,叶秋微微皱眉,正考虑下一步该如何做的时候,就听到一旁的赤鱬,再次开口说道:

“保持住,将星光灌入那处,仔细感应里面的变化。以你修炼的北极星宫的道统特性,应该能与周天星辰阵中的北极星宫有感应。”

叶秋闻言,只得继续保持星光的垂落。

这一保持,就过了数日,叶秋索性闭目,心神随着垂落的星光,保持一丝注意力在那处星光消逝的所在,余下的心神,进入神域之中,察看了一番万象商城的运转。

这才发现,从自己进入海眼之后,万象商城还真发生了一些变故。

因为客户与万象商城的联系,实际上,就是叶秋利用神域与信徒的信仰通道,变相的使用。

只不过信徒与主神的联系,靠的是信仰愿力。而叶秋借用阴灵土与神域之间,天然的联系,改用耗费灵石中的灵力,来与神域联系。

平常这种联系,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纵使叶秋到达陨星海,距离那些用户已经数万里之遥,也只是每次传送货物的时候,消耗的灵力稍微增加了一些。

增加的幅度也不大,有些粗心的客户,甚至都没有发现,最近两年,在万象商城之中,销售或者购买货物,传送的灵石耗费变快的现象。

但是,叶秋在进入海眼之后,这种消耗陡然加剧了。如果说,以前叶秋在灵州的时候,一块中品灵石,能够传送的货物是一。

那么,叶秋离开灵州,进入陨星海之后,一块中品灵石传送的货物,减少成了零点九五。

在叶秋进入海眼之后,却变成了零点三,甚至零点二。这种大幅度的增加传送成本,几乎所有逇客户,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

要知道,在最初的设置,叶秋就是将传送的成本,放在了客户这边的。

有些人在万象商城中寄售货物,或者购买东西。如今的成本都是陡然增加了数倍。自然会让这些人产生情绪恐慌,

好在,叶秋进入海眼的时间,拢共才一个时辰左右。暂时还没闹出什么大乱子。

叶秋发现了问题之后,心中思索片刻,便做做出决定。他也不知自己要在海眼之中,究竟要呆多久,这件事情才会解决。

只得向所有的客户,都发出一条通知信息,解释这种传送成本的增加,只是暂时性的。过段时间之后,会恢复以前的价格。

至于在此期间,这些客户造成的损失,叶秋也只是将抽成,从千抽一,换做二千抽一。

虽然这种补偿力度,并不能让所有的客户满意,接下来一段时间,交易量肯定会受到影响。叶秋也只能无奈,只希望这边,海眼中的事情早点完结吧。

让叶秋没有想到的是,这种星光灌注海眼的活,竟然保持了数月时间。

并且,已经数月过去,还看不到丝毫变化。接下来还需要多久,叶秋问过赤鱬,那大妖居然也不知道。

它一直强调的就是,一直持续到,叶秋能够通过星光,感应到周天星辰阵中,与自己功法相合的那一部分,才算结束。

虽然心中不耐,但是叶秋却没有任何办法。若不是神域空间之中,一直有灵石收入,叶秋也一直保持着,在神域空间内,以一定的速度,消化着灵石,补充着自己的灵力消耗。

只怕保持这么久的召唤北极星宫,叶秋纵使有神域之中神力的补充,都已经被消耗榨干法力了。

就在叶秋心中暗暗焦急之时,终于,在某一刻,他忽然察觉,下落的星光之中,忽然生出感应。

似乎是在不知名的某处空间,有一丝与自身颇为亲近的气息,一闪即逝。

叶秋精神一震,凝神细查。果然,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种亲近的气息,再次出现,虽然随即又消失了。但是叶秋却感受的清楚,这气息分明是保持着某种运动的轨迹。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应越来越清晰,直到数月之后,叶秋的心神,都好似随着下落的星光,进入了某个神秘的空间。

心神感应之下,叶秋忽然有种特别熟悉的既视感。随即想起,在那个灵州与云州交界的山脉中,那座叫做龙门涧的小小集市上,有个叫做龙门殿的大殿中,那种特殊的装修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