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美冥使劲揉了揉眼睛,闭上眼睛在心中数了三声,然后睁开眼睛,那形似寺庙里的罗汉般的巨大木人还是映入了眼帘当中,这并不是幻觉,她也不没有被人种下幻术,木人是真实的存在的。

“木遁?”

“不是说已经断绝传承了吗?”

照美冥发出了低吟。

她伸手扶着额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不独是她,只要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蠢货,都是明白木遁究竟是意味着什么,从名字上来看这和沸遁、溶遁、冰遁等是相同类型的血继限界,然而一个叫千手柱间的男人用百胜无败打的战绩,横压忍界的力量将【木遁】推向了至高的宝座。

哪怕是到了今日,

那留在忍界的传说依旧是深深的影响着这片土地上的忍者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是水影大人吗?为什么又是木遁?难道是木叶搞鬼?”面色苍白的鬼灯满月声音轻飘飘的,听上去给人一种十分虚弱的感觉,事实上他现在的确很虚弱,被宇智波止水接连两发豪龙火之术命中,没有死掉只能说鬼灯满月保命的能力的确是厉害。

“刚才砍掉木人脑袋的是【炎魔】宇智波宗弦。”

桃地再不斩反驳道。

他说话的声音也是中气不足,

而且比起来看上去只是脸色过于苍白的鬼灯满月,桃地再不斩的状态要更差,胸前和右臂上都打着一圈厚厚的绷带,这是跟随在照美冥身边的医疗忍者帮他缠上去的,雾隐村不比木叶,医疗忍者的数量少的可怜。

他被宇智波止水砍了两刀,命硬没死。

硬撑了一路,直到和照美冥会合才得到医疗忍者的治疗。

他们三人当中状态唯一能称得上是良好的只有干柿鬼鲛了,仗着天生的比寻常人庞大十倍不止的查克拉量,以及他磨练到极高水准的水遁术,配合鬼灯满月和桃地再不斩两个出力甚大的战友,让他得以从宇智波止水手中全身而退。

当然这也是在宇智波止水没有紧追不舍的缘故,否则的话他们三人现在还是否还活着都要两说。

“可不是木叶的话又是谁?能是谁?”

这并未说出来,只是在心中过了一遍,鬼灯满月没有和桃地再不斩争论什么,正如照美冥所说,这事的确是有猫腻,他不像照美冥那样细心,但是直觉让他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眯细了眼眸,锐利的目光盯住了突然出现在视野中正朝着他们这边赶来的四代目水影枸橘矢仓。

“水影大人?”

照美冥也注意到了枸橘矢仓,她很是干脆且直接的结印,堂堂正正的摆出来了防备的姿态,口中同时发出警告:“请不要过于靠近,在验明您的身份之前,请见谅我的冒犯。”

两个枸橘矢仓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谁知道眼前的这个枸橘矢仓究竟是谁?

“······你很不错!谨小慎微是一个很好的习惯。”

枸橘矢仓闻言停住了脚步,没有继续前进,他微微仰头看着照美冥,在他的印象中,照美冥一直都是那个跟在元师身后学习的小女孩,一个继承了雾隐村仅有的两大血继限界家族血脉的贵女。

他还看到了‘神童’鬼灯满月,

被鬼灯一族视作是能光复二代目水影时一族荣光的天才,一个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小鬼。

桃地再不斩······小家族出身,却成功的以一己之力改变了雾隐村忍者学校的毕业考核方式,他时那一届忍者学校唯一的一个毕业生,因为他的同学都被他杀光了!

还有,干柿鬼鲛。

雾隐村暗部最优秀的年轻人,预定的大刀·鲛肌的下一任持有者,可惜鲛肌遗落在宇智波宗弦的手中,否则的话天生拥有大量查克拉的干柿鬼鲛搭配上能吞噬查克拉的鲛肌,干柿鬼鲛的耐力或许能与人柱力一较高下?

枸橘矢仓看着眼前的几人,神情恍惚,

原来,

不知不觉中,这些个年轻人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你们都很不错!”枸橘矢仓的声音越发的柔和了起来,“不过现在时间紧迫,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我们来谈话,照美冥,用你的权力去告诉每一个活着的雾忍,让他们停止和木叶忍者的战斗,我们······战败了!”

他艰难的从口中吐出来战败这个词语。

这时候,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三代目为什么会在三战结束后就选择了退位,将水影之位传给了自己,并且没过多久就过世了,他当时还觉得三代目能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是很不错了。

现在看来,或许是雾隐村的在第三次忍界大战的败北夺走了三代目的性命!

承认战败,

这对于‘影’而言无疑是奇耻大辱!

就算是死了,也会被后人们牢牢记住自己的失败······哪怕是认为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的枸橘矢仓,在这时候发现他所作的准备还是远远不够,满嘴的苦涩滋味让他几乎张不开口继续说下去了。

但是他却不能就此沉默。

“动作快一点,我们已经流了足够多的血了,已经足够了,继续流血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们已经战败了。”枸橘矢仓的脸上充满了深深的痛苦,不过只要是为了村子,为了雾忍,为了未来,他已经做好了付出一切的准备。

生命、灵魂、荣誉······没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

“战败?”

桃地再不斩高声复述着这个在六年前听到过许多次,六年后又一次听到的词汇。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黑色的瞳孔中却像是能看到有火焰在燃烧,那是名为愤怒的火焰,他握紧了拳头,手臂上的绷带被渗出的鲜血染红,但是他却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伤口裂开。

“水影大人,你是说我们又战败了吗?”

桃地再不斩的态度和口气完全就是在质问。

这个残忍、暴虐,野心勃勃的男人坚信着自己会改变雾隐村,哪怕是在原本的未来中政变失败,在逃亡的路上依旧是在酝酿着下一次的政变,为此他一点都不挑剔的接受任何愿意出高价的贵族、商人的雇佣,进行暗杀活动。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十分扭曲,

但很显然桃地再不斩对于村子是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

枸橘矢仓避开了桃地再不斩那能灼伤灵魂的视线,他看着地上的水洼,忍耐着心中的痛苦和烦躁,木然的开口道:“没有错,我们战败了!又一次战败了,又一次败给了木叶。”

桃地再不斩的眼角都要绷裂了,愤怒到极致的情绪堆积在胸中,感觉像是揣了一座将欲喷发的火山在胸前。

“再不斩,住嘴!”

在桃地再不斩爆发前,照美冥翻脸呵斥了起来,“满月,鬼鲛,你们两个傻站着干什么呢?看着再不斩,别让他犯蠢。”心情不好的不只是桃地再不斩,照美冥的心情同样恶劣到了极点。

只是她的理智并未被怒火所冲垮。

不管战败这个字眼是多么的刺耳,她也意识到了雾忍已经是败了,或者说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要不然她也不会下命令让中下忍撤退,让上忍们不求杀敌,务必以保全自身为优先选择,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尽可能的帮村子多保留一分元气。

同样脸色难看的鬼灯满月和干柿鬼鲛一左一右看住了桃地再不斩,不让这个怒火上头了的同伴做出来什么蠢事。

“水影阁下,你还有没有控制住局势?”

墨色雄鹰俯冲下来,稳稳的降落在地上,趴下来身子张开翅膀,如同搭起来的斜板,等到宗弦后脚离开,才变回成一团墨水,染黑了附近的地面,宗弦则是来到了枸橘矢仓的身边,用十分熟络的口气说道:“需不需要帮忙?看上去你这个水影威望不怎么样啊!要不要我帮你干掉那个杀气腾腾的没有眉毛的家伙?”

杀气腾腾,

还没有眉毛,

这是在说桃地再不斩。

这话一出口,以照美冥为首的一群人瞬间炸毛了,这是个什么意思?为什么水影大人会和【炎魔】宇智波宗弦这么熟悉,这个水影大人是假的?还是说他们的水影背叛了村子?

“就不劳宇智波族长动手了,说起来那个冒牌货已经解决掉了吗?”

“这是自然,不过可惜的是尸体没能留下来,那个冒牌货用起爆符把自己炸的连灰烬都没有留下来。”宗弦面不改色的扯着瞎话,白绝这样的珍贵材料可不能随意与人分享,而且在他看来,即便是白绝也是有着很大不同的。

像这种能用出来木人之术的白绝,

数量绝对不会太多。

枸橘矢仓没有深究冒牌货的事情,虽然他也很想要将那个会使用木遁术的冒牌货抓起来研究看看,不过形势比人强,比起来这种小事,当务之急是要结束岛上的战火。

“既然已经死了那也没办法。”

枸橘矢仓轻叹了一声,旋即道:“宇智波族长,还请你约束一下木叶的忍者,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战斗了,再打下去只是徒增伤亡,这一次是我们雾忍输了。”

他朝着宗弦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