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者,在劫难逃。”

墨白带着淡淡的笑容,平淡的话语通过话筒,传到了所有人耳中。

和小花生狂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墨白的身上,散发着强烈的自信。

看到这一幕的lpl线上观众又开始了他们的讨论。

“装比带师在线教学。”

“墨子哥在装杯这方面,是真有一手。”

“哈哈,跟小花生一比,顿时觉得墨子哥逼格高多了。”

“……”

观众们积极讨论。

与此同时,台上的女主持也愣了一下:“魔神小哥哥,你是在说影流之主的台词吗?”

显然,她知道这是一句台词。

墨白摇了摇头:“不是啊,我是在暗示皮纳特很无知,你不会没听出来吧?”

听到墨白那理所当然的话,主持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这叫暗示?

一旁的阿布也悄悄拉了拉墨白衣袖,还给他使了个眼色。

墨白并没有在意,继续道,“比赛啥时候开始啊?我已经忍不住想在游戏里面暴打皮纳特了。”

众人:……

厂长等人嘴角一抽。

他们没想到墨白居然会指名道姓针对小花生。

这也太莽了吧……

吃惊的不止墨白的队友。

还有现场无数观众。

现场一片哗然。

讨论声更加洪亮。

“魔神这也太秀了,他重新定义了‘暗示’这个词。”

“只能说不愧是魔神,我还以为他要谦虚一下,装得大方一点,没想到啊……”

“我就喜欢魔神这样的性子!够男人!”

“虽然我觉得魔神的话没啥问题,但到时候要是被skt打爆的话,是不是会有点丢脸?”

“皮纳特这个打野还是很强的,之前比赛中表现都很不错,魔神这话的确有点膨胀。”

“我支持edg!打爆skt!”

“……”

现场观众在台下纷纷议论。

在墨白的提醒下,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了厂长。

厂长可是lpl的牌面人物之一,墨白可不能让他在一旁看戏。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厂长后,恢复了职业性的笑容:“请问clearlove,你如何评价你们接下来的对手skt呢?”

厂长抿了抿干涸的嘴唇,道:“我认为skt的实力很强,他们可能是我们这次msi冠军路上最大的敌人,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我们会尽力战胜他们的。”

“那你对skt打野位的皮纳特有什么看法呢?”主持人又问。

厂长本来还想继续客套一下,但一想到小花生之前的行为,他面色一冷:“他?也就一般般吧。”

这话,让舞台另一边的小花生眼神微微眯了起来。

原本墨白的话,就让他心中很不爽了。

现在连厂长也如此轻视他,小花生心中怒意更胜。

“一般般?”他突然冷笑一声,“一个老年选手罢了,沽名钓誉之人,等下就让我好好教训你一下,让大家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野王!”

年轻气盛的小花生,心气自然不低。

一旁的faker等人听到了他的话,但谁也没有开口。

他们并不觉得小花生话有什么问题。

作为lck的王朝战队,即便面对edg,也有着绝对的自信。

在小花生吐槽几句之后,主持人终于结束了赛前采访。

“好的,今天的赛前采访就到这里,下面请双方选手入座。”

主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在主持人的指引下,双方队伍成员分别来到对战区坐下。

“接下来,让我们将镜头交给解说席。”

主持人说着,走下了舞台。

同时,导播镜头给到了解说席。

娃娃和米勒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画面中。

娃娃整理一下衣袖,道:“现在双方队伍已经进入bp阶段。”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skt会怎么针对墨子哥吧。”

每个队伍遇上edg,基本都是将五个ban位给到墨白。

就连娃娃和米勒两位解说,都已经习惯了。

能有这样牌面的,整个msi所有队伍中,恐怕也只有墨白一人有这待遇了。

就连faker,也没能享受这样终极待遇。

娃娃继续道:“这次咱们edg依旧是在蓝色方,skt在紫色方。”

“skt拥有第一手ban位。”

“果然,skt第一个直接ban掉了剑姬。”

…………

对战区内。

阿布看到skt第一个ban剑姬,并不意外。

他开口道:“魔神,这局你想玩什么?”

墨白闻言,犹豫了。

他偏头看了一眼沉默了许久的小学弟,回头道:“我想跟scout换线,可以吗?”

墨白已经观察小学弟许久了。

自从走上舞台,他就发现小学弟一直右手捏左手,眉头时不时皱一下。

显然,小学弟是比较紧张的。

小学弟已经够强了。

在墨白看来,或许他的实力已经不逊色faker多少。

但faker终究是faker,小学弟之所以有这个外号,正是因为他曾经是faker的替补。

对于小学弟来说,faker就是他头上的一座大山。

带给他很大的压力。

听到墨白的话,阿布看向小学弟:“scout,你能走上吗?”

scout沉默了。

他没有立马回答。

阿布也不着急,随口又道:“明凯你不要瞎子的话,就把瞎子ban了。”

“别!”墨白急忙阻止,“不要也别ban,给小花生拿,我到时候教他做人。”

阿布皱了皱眉:“那把huni的兰博个ban了。”

“好。”厂长点了点头,直接将兰博送上ban位。

与此同时,scout开口了。

只见scout一脸坚决,道:“我想打中!”

这让墨白有点诧异。

不过也没反驳:“行吧,既然你要打中的话,那我继续上路。”

或许,scout也想努力克服心中的梦魇吧。

很快,双方bp接近尾声。

解说席上。

娃娃还在分析:“skt先手ban掉了剑姬,然后抢了吸血鬼,随后又ban掉了卡莉斯塔、刀妹、酒桶以及妖姬,感觉都是在针对墨子哥。”

“而edg这边则是ban掉了兰博、加里奥、杰斯、璐璐以及小鱼人。”

“现在edg这边只剩墨子哥没选了,墨子哥会拿什么英雄应对huni的吸血鬼呢?”

事实上,墨白也在想这个问题。

他身后的阿布有点着急:“只有十秒钟了,你玩什么?”

闻言,墨白也不再纠结,直接锁定了一个英雄。

“不管是烈火还是深海,都取不走我的命!”

随着英雄台词响起,阿布愣了一下。

“你会玩船长?”阿布看向墨白,有点意外。

原本,阿布以为墨白会选奎因的。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墨白可从来没有玩过船长这个英雄。

之前训练赛的时候墨白玩的都是剑姬、刀妹、鳄鱼、奎因之类的进攻性极强的英雄。

至于船长这种半发育的英雄和肉坦英雄,他连碰都没碰一下。

这让阿布难免有些担忧。

船长这英雄看似简单,但实际上,想要玩好船长,比玩好剑姬刀妹都要难。

因为船长的桶很重要。

特别是船长的e技能——火药桶。

不仅要防备别人点桶,还得掌握精准的距离。

要是e技能的桶子放不好的话,船长基本就废了一半。

就跟之前hauntzer的船长一样……

桶全部被墨白吸血鬼抢了后,跟个超级兵一样废。

想到这些,阿布越发皱眉。

一旁的厂长也有点疑惑:“墨子哥,我好像没见你玩过船长吧?你真的行吗?对面可是huni啊!”

墨白笑了笑:“放心吧,船长我会一点的。”

说完,墨白将技能换成了点燃和闪现。

这一幕,让阿布张了张嘴:“这真的好吗……”

……

skt队伍里。

看到对方五楼锁定船长的小花生露出了轻蔑的笑:“对面敢把盲僧放给我,而且还选船长,既然这样的话,这局我就帮huni哥抓崩他!”

早就对墨白心生不满的小花生已经打定了主意。

这局,就主要针对上路。

毕竟,船长是一个没有位移的英雄。

……

解说席上。

娃娃眉头微微皱了皱:“墨子哥选船长了,他的英雄池到底有多深?”

米勒:“或许不能说英雄池了,感觉墨子哥就是英雄海,英雄他好像都会玩。”

娃娃:“不过以前墨子哥好像没完过船长吧?这英雄可不简单,huni也不弱,我有点担心墨子哥……”

米勒瞥了一眼娃娃,道:“以前也没见墨子哥玩过吸血鬼……”

在娃娃和米勒讨论的时候。

鲨鱼官方赛事直播间里的观众也在弹幕上讨论着。

“墨子哥怎么选个船长啊?”

“船长前期康特吸血鬼,干嘛不选船长?”

“问题是墨子哥压根没玩过船长啊,要是到时候被打爆了,那得多丢脸啊!”

“相信我,墨子哥这老阴比手段多着呢,指不定私下里已经练了好多局船长了。”

“我有种预感,小花生会一直针对墨子哥。”

“这还用预感么。”

“小花生打野真不弱,要是一直针对墨子哥的话,墨子哥上路估计难了。”

“……”

观众们的讨论并不影响游戏的进度。

很快,比赛进入加载界面。

双方教练握手后下场。

而墨白,也开始盘算双方阵容。

跟墨白一样,解说席上的娃娃也在解说着阵容:

“让我们一起看下双方阵容吧!这一局,edg还是在蓝色方。”

“edg阵容分别是:

上单:船长

中单:瑞兹

打野:猪妹

adc:ez

辅助:女坦

紫色方skt阵容分别是:

上单:吸血鬼

中单:蛇女

打野:盲僧

adc:老鼠

辅助:布隆”

看完阵容,娃娃叹了口气,“唉,我感觉edg不应该将盲僧放给对面的,皮纳特的盲僧,在最近的几场比赛上都表现得非常好,节奏也非常完美。”

米勒点头赞同:“皮纳特盲僧确实有点东西,还有bang拿到老鼠,对edg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在两位解说的声音中,游戏进入。

刚进游戏,skt队伍里的众人就开始了交流。

wolf开口道:“走走走,不站位了,一起去上路,对面魔神那个家伙很喜欢在上路

草里蹲人,我们直接过去找他!最少也能打出他一个闪现!”

小花生急忙赞同:“没问题!他还敢带引燃,看我这局不抓死他!”

说着,skt五个人买好出门装,一起前往上半区。

而另一边的edg队伍里,厂长一如既往的开口:“稳点,先站位,不打一级团。”

墨白也很赞同。

对面有个布隆,打一级团肯定是要吃亏的。

开局还是稳点比较好。

想着,墨白买了一把多兰剑和一瓶血后,出门前往上半野区。

按常理来说,船长这个英雄一般都是选择“**药水”出门。

**药水可以使用三次,并且同时回复蓝量和血量,对船长这种发育型英雄来说,非常合适。

但,墨白从选择带引燃而不是传送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不会买**药水了。。

船长作为康特吸血鬼的英雄,墨白就没想过让吸血鬼正常发育。

想着,墨白走到了上半区蓝buff处。

可就是这时,心中却突然一阵危机感涌来。

犹豫片刻,墨白走到一塔侧后方,隔墙给了一个眼位在上路河道草丛。

“对面可能会一起来上路找我,你们信不信。”墨白说着,走到了上路一塔下面,按下ctrl 3跳起舞来。

厂长看了一眼墨白的位置,有点无语:“你这个眼,感觉有点浪费。”

墨白并笑了笑,没有反驳。

与此同时。

skt五个人也来到了上路。

五个人走一块,走到一塔前面之后,在一塔前方的草丛里蹲了几秒钟。

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到船长的到来。

“奇怪了,难道船长在河道?”wolf眉头一皱。

“有可能。”bang点了点头,“走过去河道看看,只要看到他,wolf你直接闪现a他,我们只要这波能抓死没带传送的船长,他上路基本就崩了。”

wolf狠狠地点头:“没问题!”

墨白之前那些嚣张的话,让他们都想针对上路。

于是,五个人又从三角草饶了过去,绕到了河道草丛前。

绕到河道草丛后,wlof立马一个眼插进去。

但……

里面什么也没有。

“怎么还是不在?”wlof眉头紧皱,“难道对面也组团进我们野区了?”

“有这个可能。”faker赞同了他的话。

有点失望的huni也开口道:“算了,给他们蓝buff位置一个眼就走吧,不要浪费时间了,马上出兵了。”

“ok。”

五个人走到蓝色方上半野区,faker的蛇女将眼位丢到蓝buff旁边后,中下三个人原地回城。

至于吸血鬼和盲僧,则是原路返回。

huni突然问道:“要不要我帮你打红?”

“不用了,”小花生摇了摇头,“你帮我打的话,只会暴露我红开,你早点上线,多跟船长消耗一下,我刷完上路三组野怪就来抓他。”

“好!”huni轻轻点头。

他放心了不少。

小花生选择针对对面船长的话,那他上路压力就小多了。

不然前期打船长可能会很难受。

他可不觉得自己的吸血鬼能打得过墨白的船长。

虽然在赛场上没有正面交手过,但之前峡谷之巅rank排位中,已领略过那家伙的恐怖。

很快,小花生的盲僧来到了自家上半野区红buff处。

而huni的吸血鬼,则是在三角草里继续站位。

船长一直没出现,让他颇为疑惑。

而另一边。

edg队伍里,厂长给墨白竖了个大拇指:“墨子哥,你这意识我服了,没想到对面真打算来抓你。”

墨白轻轻一笑:“对面对我的仇恨值有点高,想来抓我也是正常的。”

说完,他看了下小地图,“现在你的蓝buff处有眼,对面盲僧应该是红开的,盲僧三级很可能会来搞我,厂子你红开之后别打石甲虫了,打完f6和三狼就来上路打架。”

“行!”厂长点头答应。

得到厂长的回复,墨白操控着船长往上路草里走。

一直走到靠近对方上路防御塔的第一个草丛,他也没看到对面人。

“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对面的眼。”墨白嘀咕了一声。

墨白觉得,前面还是阴一波吸血鬼比较好。

只要阴到吸血鬼,那吸血鬼基本就炸裂了。

当然,前提是这里没有对方的眼,才有可能阴到。

这个时候,小兵已经出发。

墨白在等待着。

不久后,兵线终于来到了线上。

墨白也终于看到了吸血鬼。

看到吸血鬼的瞬间,他眼前一亮。

因为,吸血鬼是从河道位置走过来的!

墨白并没有着急走出来。

他还在等。

上路双方兵线都已经走到防御塔下面。

墨白发现,吸血鬼竟然想去自己的兵线。

第一波小兵卡小兵的位,让对方小兵聚集在一起,这样就可以早点打死己方前排兵。

这是一个方便控线的小技巧。

除了控线外,在对方上单开局帮打野的情况下,这样做有极大可能让对方吃不到前排兵的经济,甚至吃不到经验。

但,在墨白的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他觉得,这个吸血鬼是在找死!

带着邪魅的笑容,墨白开始行动。

他的目标,是卡线后想后退的吸血鬼。

而另一边。

毫不知情的huni还在跟队友交流:“皮纳特,这船长不知道在干嘛,我卡线控线到时候等你过来抓他吧!”

正在打红buff的小花生点了点头:“行。”

huni还想说什么,可突然,他面色一变:“不对,船长怎么会在这里?”

huni看到从草里走出来的船长。

他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完了,我可能要被消耗不少血。”

说着,他急忙后撤。

但,船长就在他的身后。

犹豫了一下,huni决定往河道方向跑路。

但下一刻。

咻!

huni愣了。

船长直接一个闪现到他的脸上,接着就是一个平a过来。

有被动的船长,平a带着燃烧效果,很痛。

关键是,船长还能加速。

船长借助加速效果,直接跑到吸血鬼身后。

就在huni犹豫要不要交闪保血量的时候,船长第二个平a也过来了。

看到身后的船长,huni不再犹豫,一个闪现拉开距离:“船长没闪,我也要交闪了!”

他觉得要再不交闪的话,自己甚至可能会死。

虽然有传送,但他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冒险。

上路发生的一幕,让双方队伍的人都看了过来。

与此同时。

解说席上的娃娃也正在解说着这场战斗:“吸血鬼也交出了闪现,这波上路互换闪现,但墨子哥没带传送,感觉他有点亏啊!”

娃娃话音刚落,米勒却突然开口:“战斗还没结束!吸血鬼交出了自己的闪现吓跑,但船长反手就是一个引燃加q技能,直接打出了自己的风骑天赋。”

“墨子哥这是想干什么!他还在追!”

“借助风骑的加速效果,墨子哥追上了吸血鬼!”

“往三角草跑的吸血鬼被船长追着狂a!”

“这也行吗!”

米勒人都看傻了。

当然,huni也傻了。

看到船长触发风骑天赋,快速追过来后,他面色大变:“完了,我好像要出事!皮纳特救我!”

可是,正在打红buff的小花生哪里有时间过去。

huni头也不会,只想往塔下跑。

可是,他的血量在不断下降。

多兰剑出门的船长的伤害,堪称恐怖。

加上引燃的伤害,此刻吸血鬼血量只剩下九十多点。

“不要啊!”huni有点绝望。

但他的求饶,并没有让船长手软。

下一刻,船长又是一个平a过来。

吸血鬼血量只剩下三十点。

一层血皮!

终于,huni逃到了塔下。

走到防御塔边缘的船长停止了脚步。

并没有追进去。

甚至,船长还开始在塔边上跳舞。

huni见状,无比生气,但更多的,是绝望。

他很清楚。

船长的q技能,要好了。

果然,吸血鬼刚走进防御塔,跳舞中的船长突然抬起了手中的火药枪。

嘭!

一声枪响,子弹径直飞向吸血鬼。

看到那颗子弹,huni双手离开了鼠标键盘。

下一刻。

吸血鬼身躯缓缓倒下。

huni面前的电脑屏幕,也变成了灰白格调。

“阿西吧……”

huni有点难以置信。

自己,居然就这样死了。

一级。

兵线刚上线,就没了……

他有点难以接受。

一血的产生,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上路。

整个场馆里,观众的呼声也响了起来。

“哇!”

“这也行!”

“这怎么一级就给吸血鬼枪毙了?”

“我人看傻了,魔神这月太莽了吧?”

“……”

现场观众们瞪大了眼睛。

解说席上。

娃娃也一脸惊讶,大声吼道:“难以置信!墨子哥一级就单杀了huni!而且他还没掉多少血!这就是引燃和风骑船长的恐怖之处吗!!”

…………

游戏中刚刚打完红buff的小花生也看傻了。

这才两分钟,吸血鬼人就没了。

他有点难以接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