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承身形一跃,直接跳上了擂台。

刹那间。

台下再次爆发出欢呼声。

朱承可以说是这场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热度最高的人物了。

不仅是因为他狠辣的手段,更是因为他那非凡的身手。

和他过招的人,基本没人能挺过三招。

很多人都认定,他会是这场武道大会最后的胜者。

不过。

依旧有不少人期待这场比试!

因为李景林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耀眼和出乎预料了。

本来以为和董浩的对决是一场恶战,可没曾想,李景林竟然以势如破竹的气势,赢下了比试!

这让不少人对李景林刮目相看。

要知道,李景林的年纪,比之其他人都要小得多。

能达到如今的实力,可以说是非同凡响。

朱承看着李景林,声音平静道:“呵呵,真是没想到,小小年纪,隐忍的功夫倒是挺强嘛,竟然到决赛才肯亮出自己真实的实力。”

他自然看得出来,刚才这李景林展露出的实力,非同小可。

不然。

董浩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落败了!

要知道。

他们这些人,能被选出来破坏这场武道大会,本身就代表了对实力的一种认可。

李景林开口道:“那只能说你眼力不行,连对手有没有隐藏实力都看不出来。”

朱承丝毫不动怒,淡淡道:“眼力差没关系,实力强就行了,我可不是董浩那个废物,对我藏拙,那就等着死吧!”

“那就请指教了。”李景林神色淡然的抱了抱拳。

铛!

随着比试开始的钟声响起。

朱承冷笑一声,脚步一迈,瞬间就贴近了李景林。

速度快的几乎令人看不清。

刹那间。

整个会场,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甚至都不敢眨眼,担心自己错过最精彩的决胜负的时刻!

高手过招,往往胜负就在一念之间。

李景林看着杀过来的朱承,神色怡然不惧。

他抬起手中的利剑,猛地朝朱承刺了过去。

铮铮铮!

刹那间。

利剑发出刺耳的嗡鸣声,并且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道残影!

朱承冷哼一声,体内灵力也是疯狂涌动起来。

下一刻。

他的周身,冒出淡淡的红芒,陡然间朝着李景林的利剑抓了过去。

铛——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陡然间响彻在会场之内。

朱承屈指一弹,竟是将李景林手中的利剑,直接弹飞了出去。

李景林眼眸微微一挑,反手接过利剑,再次朝朱承刺了过去!

轰轰轰!

这剑尖之上,都出现一层白色的音障!

“喝!”

朱承身上红光更加浓郁,怡然不惧,再次迎了上去。

铛铛铛铛!

两道身影,不停的在擂台上闪烁,快到几乎只剩下残影。

伴随着一阵阵金铁交鸣声,擂台上也是出现一个个巨大的凹坑,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看台上的观众,看到这种激烈的打斗,也是爆发出阵阵惊呼声。

“我的天,这还是在比武么?!”

“是啊,这种动静,太吓人了。”

“你看那朱承,身上都在冒红光呢。”

“还有李景林的剑,我连看都看不清。”

“这是神仙打架啊,啧啧,已经脱离了武功的范畴了吧?!”

李书文看着擂台上的朱承,也是蹙起了眉头:“这朱承,有点古怪啊,身上的红光是怎么回事?!”

白子秋神色平静道:“只是一种灵力外显的手段而已,用这种手段,必须速战速决,不然等体内灵力耗光,战斗也就结束了。”

不过。

朱承显然是低估了李景林的实力。

以他现在展露出的本事来看,想要短时间内解决李景林,那就是天方夜谭。

铛!

擂台之上。

李景林挥出一剑,直接将朱承轰过来的拳头给斩开!

旋即。

他体内灵力轰然间爆发开来,双腿弯曲,猛地一瞪地面。

嘭!

地面陡然间炸出一道凹坑。

李景林身形仿佛变成了一道流光,一剑刺向朱承。

这正是白子秋交给他的剑技。

流光一闪!

将浑身的灵力,和利剑融为一体,凭借着一瞬间高速的移动,斩出一剑!

铮!

剑鸣声阵阵,撕裂空气。

李景林所过之处,都被撕扯出一道细长的剑痕!

瞬间功夫。

李景林就贴近了朱承,陡然间刺向了他的胸口。

朱承瞳孔猛地一缩。

他没想到,李景林的速度,竟然能这么快。

这让他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仓促之下进行抵挡。

铛!

利剑带着锋锐的剑气,骤然刺中了覆盖在他体表之上的红芒。

瞬间功夫。

他周身的红芒,就寸寸崩灭开来。

利剑毫不停留的刺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嗤嗤嗤!

刹那间,鲜血登时涌了出来。

朱承只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

他知道,如果任由这一剑刺下去,那么他的丹田,恐怕也会如董浩一般,被彻底毁去!

“我可不是董浩那废物,想要废了我,痴心妄想!”

朱承厉喝一声,手中掐诀!

顷刻间。

他体内的灵力骤然暴涨一大截,红芒宛若星辰般,闪耀了起来。

浑身的肌肉,都鼓胀了起来,露出一条条青筋!

李景林刺入朱承身体内的利剑,竟是再也无法寸进分毫了。

朱承的眼中,冒出红芒,浑身几乎都透出一股嗜血又疯狂的气息。

他死死的盯着李景林,仿佛看到了可口的猎物一般:“混蛋,逼我使用这透支生命的术法,看老子不废了你!”

嘭!

朱承发出野兽般的咆哮,猛地一踩地面。

下一刻。

他的身形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快若闪电般,朝着李景林攻了过去!

李景林蹙了蹙眉头,体内灵力再次涌动起来,利剑横空,刺向朱承。

铛铛铛——

刹那间,阵阵金铁交鸣之声,再次回荡在擂台之上。

片刻之后。

李景林身形猛退一段距离,将朱承的攻击避了开来。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快了一大截,看来,想要赢下这场比试,只有使用师傅交给我的那一招了!”李景林心中飞速思量。

看台上。

李书文看着突然变得狂暴起来的朱承,蹙眉道:“这家伙干了什么,竟然能压着景林打!”

白子秋淡淡道:“一种透支生命的秘法而已,不用着急,胜负很快就会分出来了。”

话音刚落。

擂台之上,就响起阵阵刺耳的剑鸣之声。

只见的李景林身形猛地跃起,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柄利剑,从高空中跃下。

宛若天外谪仙一般,裹挟着阵阵剑意,陡然间刺向朱承。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铮铮铮铮——

无数道李景林的幻影,自天空中出现。

剑鸣声,仿佛无处不在一般,响彻八方!

雄浑的剑意,也仿若天河之水倒灌,扑向擂台!

“啊。”

朱承仰头咆哮,一拳朝着这刺过来的利剑轰了过去!

铛——

令人耳膜生疼的撞击声,陡然间响彻而起。

下一刻。

朱承周身的红芒,顷刻间就炸散了开来。

他的手臂,被利剑直接贯穿,喷涌出大量的鲜血。

利剑丝毫没有停留,顺着朱承的手臂,一路往向刺去,几乎将朱承半边身子都切割开来。

“我、我认输了。”朱承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恢复了一点神智,神色惊恐的大叫起来。

李景林见此,剑尖一转,避开了朱承的要害。

朱承整个人躺在地上,大片的鲜血,从他身上涌出。

既然胜负已分,裁判自然也不敢有丝毫耽搁,立马开口道:“快来人,将朱承送去治疗。”

一个个大夫,抬着担架走了上来。

然而。

就在他们准备将朱承抬上担架时。

朱承的伤口处,竟然冒出阵阵浓郁的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