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姐姐出嫁、大哥战死后,每一个新年,展云珵都觉得无趣。

除夕夜必须进宫陪吃饭看歌舞,大年初八必须陪同去京郊祭天,这是固定的节目。

除此之外,初一到初六基本上没什么事干,都是各家纨绔互相请客吃饭,斗鸡走狗。

他早腻了!

“喂,展小少爷,你这是到底伤在哪儿了,我瞧你很不对劲啊!”一个少年凑过来,笑嘻嘻地戳了戳展云珵的肚子。

其余两人也都露出暧昧的神情,往展云珵的下面多看了两眼。

“你们皮痒了是吧?”展云珵翻了个白眼,一把捏住自己肚子上正准备收回去的那只手,“乌子麟!你觉得我现在伤还没好打不动你?”

“哎哎,我信我信,快放手!”乌子麟疼得龇牙咧嘴,好不容易才从展云珵的铁掌之下逃脱。

展云珵哼了哼,“何时你能像你哥哥那样,练出一身男子气概来,别天天在我这儿东戳西戳的,小爷我可不好龙阳。”

“呸,小爷我也不好龙阳!”乌子麟一下炸毛了,旁边两人也都忍不住笑。

(弟弟乌子麟出场一下……前面写错的五子棋哥哥名字我会尽快筛查修改的QAQ)

这话不是展云珵无的放矢。

若是将乌家兄弟放在一起看,他们的确五官相似、容貌俊美,但气质却是迥异。

乌子麒身上是军人的铁血气质,而到了弟弟乌子麟这边,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让人感觉特别阴柔,几个好哥们儿时不时也会拿他这点取笑。

展云珵哈哈大笑,“不然你跟我去乡下种几天地,把皮晒黑点,绝对比你哥还有男人味。”

乌子麟好容易才忍住自己发痒的拳头,眼珠子转了转,“所以,你是想返璞归真去乡下种田了?看不出来啊你,你可是京城有名的公子哥儿,太子殿下的小舅子,居然一心想着的是种田?”

“那是你们不懂乐趣!”展云珵翻了个白眼。

和绾绾姐在一起多开心,吃得又好,种的东西也值钱,还没人来惹事,简直就是住在世外桃源里一样。

三个死党互相看了看,纷纷捧腹大笑,“种地能有什么乐趣,说来听听?去乡下和村姑谈风花雪月诗词歌赋吗?”

展云珵气极,险些就把傅绾的种种好处全部说出来了。

好在理智的弦一下绷紧,展云珵堪堪收住那些话头,哼了哼,“反正你们不会懂。”

“谁不懂?不懂什么?”展云萍的声音忽然传来。

乌子麟等人立即坐直了身体,刚刚各种吊儿郎当的样子瞬间消失不见。

展云珵也吞了口唾沫,对死党们使了个眼色,然后才转身,“姐……见过太子妃、八公主、宁国公世子妃。”

他是真正后悔了,今天为什么会带着这帮纨绔跑来茶楼?就应该去那些贵妇们不会涉足的地方。

太子妃展云萍也是在家中闲来无事,约了相熟的宁国公世子妃和出宫的八公主宋锦姗一同出来散心,没想到居然在茶楼看到了弟弟,心中稍有宽慰。

这孩子现在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对自己的言行越发注重,都学会来逛茶楼了。

宋锦姗躲在展云萍身后,悄悄对展云珵做了个鬼脸,满脸都是调侃。

展云珵瞪了她一眼,这小妮子在这儿刷什么存在感,生怕他没看到她吗?

“阿珵。”见他没搭理自己,展云萍又叫了一声。

展云珵无奈,只好支支吾吾地道:“没什么……他们不懂品茶的乐趣,我在教训他们呢。”

乌子麟三人齐齐翻白眼。

要不是照顾他伤势未愈,他们至于大过年的还这么清汤寡水吗?

展云萍笑得越发欣慰,正要夸赞几句,却听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才不是呢,展小少爷说了,他想去种田,说乌少爷他们不懂他的追求。”

此言一出,展云萍和展云珵的脸色一齐变得诡异。

众人循着声音转头,就看到了宁国公世子妃身边一脸得意的少年。

“这不是慕三公子吗,怎么也有空到茶楼来了?”展云珵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虽说纨绔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们作为纨绔,也有自己的底线,不是什么人都能吸纳进他们的小团体。

比如宁国公府的这个三公子慕沣霖,就是展云珵这个小团体里的人一致不喜欢的。

慕沣霖乖巧地站在世子妃身边,“我是陪大嫂来的。大嫂怀了身子,我要帮大哥照看嫂嫂。”

宁国公世子妃温柔地看着这个小叔,“霖儿真是乖巧懂事,你大哥一向都很信任你的。”

慕沣霖咧嘴一笑,目光一转看向展云珵,眸光却忽然变了,带着嘲讽和挑衅。

展云珵险些气炸了。

装!你再给小爷装!

他险些没忍住拳头发痒,朝这个小混账脸上揍过去!

他往前走了一步,忽然被展云萍一把抓住手腕。

“种田?你要去种田?”展云萍紧紧盯着他,眸中的怒火几乎要喷薄而出。

展云珵心都凉了。

每次和这个姐姐在一起,都觉得特别累,特别伤心。

她永远只在乎她的身份地位,永远只在呼唤她的脸面,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可以不顾一切地先指责他。

展云珵笑了笑,神情凄然,“你信他?他这么卑鄙地在旁边偷听,这样听到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你也宁愿相信他吗?”

展云萍看了一眼乖巧的慕沣霖,再看着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也气到不行,在袖中紧紧地捏住拳头,满心都是失望。

她冷声道:“我知道,你先前为了父亲的事,去了乡下。不过是去乡间玩了今天,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展云珵,你可别让我和太子失望。”

展云珵扯了扯唇角,但心头沉重,连一个虚伪的笑容都扯不出来。

展云萍实在没耐心再看他们这帮纨绔,向宁国公世子妃勉强一笑,“咱们走吧,你应该也累了,我送你回去。”

三人终于相携而去,展云珵一下瘫坐在椅子上,脸上只剩冷笑。

而他身后的弟兄们终于也活了过来,同情地看着刚刚被叼过的展云珵。

“少爷,有您的信!平云庄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