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你的灵兽也太多了吧,这是......青凤一族?”

看清远处山巅的灵兽,木言眼底惊异之色出现。

这青凤毫无疑问就是另一八阶种族的灵兽了。

目光投向小炎,木言眼底出现几分惊异之色。

“你家伙可以啊,总共就剩三个八阶灵兽种族了,你出去三天就招惹上了两个。”

小炎闻言,眉头皱了皱:“我可没有招惹青凤一族,我也是刚才才发现他们的存在。”

“是吗?走,去问问他们什么意思,我们也并非什么不讲理之人,有理由的话,就不杀它们了。”

木言点了点头,带着小炎朝三只青凤那边走去。

“那个人类过来了,我们要离开吗?”

“离开做什么?他又没有恶意,不然就不会自己走在灵兽身前了。”

几只青凤见木言走来,低声讨论了几句。

“你们好,不知道来此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家灵兽吗?”

看着三只翎羽华丽,身材高大的青凤,木言礼貌问道。

“哈哈哈,大哥,你看这家伙,竟然在跟我们说话呢。”

“.......你听懂了?”

“大哥你开什么玩笑呢,我又不是他的契约灵兽,怎么听得懂......听得懂......嗯?我竟然听得懂?!”

一只体格稍小的青凤狂笑几句之后愣了愣,神色震惊。

“我们只是负责监视那几只寒冰雕,于是一路跟了过来罢了,对你们并没有什么恶意。”

在年轻青凤还在惊愕之时,为首青凤已经恢复正常神色淡定的解释了。

“原来如此,那现在解决了,你们可以离开了吧,你们在这里,多少有些影响我休息了。”

木言点头,而后带着礼貌微笑说道。

“这是自然。”

“你以为我们想打扰你?何况这大白天的,你休息个寂寞啊。”

为首青凤还未说完,年轻青凤就有些不乐意了。

“青影,好了。”

为首青凤立马示意其闭嘴。

轻哼一声后,青影羽翼一震,身体翱翔于天际,直接离开了,脾气不小。

“打扰了。”

为首青凤见此,羽翼收敛行礼,随即转身离开。

看着三只青凤离开,木言回到原处重新开始了灵力吸收,特意吩咐小炎这次出去,别整那么多幺蛾子了,先找软柿子吞噬。

小炎非常听话的答应了。

不过现实很明显没有那么美好。

隔三岔五小炎就能带回来几只七阶灵兽,木言怀疑,整个白夜山脉近半的七阶灵兽都被自己解决了。

有几次没有跑及时,导致小炎自身受了不少伤,虽然它最后也吞噬掉人家复仇了,但终归是有些亏了。

谁让它好战心及强,每次要招惹完一只后,必要引着其在其他灵兽领地破坏,再招惹几只。

木言也问了这样做的原因。

“数量少了没有挑战性。”

小炎是这么回答的。

木言也很无奈。

那你要挑战性就自己去拼啊,你带回来搞得跟阴谋玩家一样。

话虽如此,帮木言肯定是不能不帮的,毕竟是自己家的灵兽。

自寒影雕事件过去的十五天之后。

青凤一族上次见过的为首青凤再临。

“哦,不知道你这次所来何事?”

看着直奔自己而来的青凤,木言目光疑惑。

“在下青凤一族三长老青绝,这次来,是为了请求阁下出手帮助的。”

“出手帮助?帮助什么?”

木言更加疑惑了。

“半月前,你击杀了四只寒影雕,寒影雕首领误以为是我们青凤一族所作,毕竟两族乃是多年宿敌,而且先前确实是我们跟在其身后,所以两族直接进行了大战。”

“少了四只七阶的对手,本该是我们占据上风的,但那寒影雕一族实在是过于疯狂,首领担心压制不住,听闻你的事情后,便让我来寻你作为援助了。”

青绝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因为我家灵兽的过错竟然引发了两个种族的大战,我很抱歉。”

“那你的意思是同意了?”

“我可没有这么说,即便这样,我也没有为你们一族出战的必要,首先,就算没有我这件事情,两族大战也只会被拖延而非不打。”

“其次,我已经杀了四只七阶灵兽了,这你们都无法胜过的话,只能说,你们不适合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了,我可没功夫管那么多。”

看着青绝,说完话之后,木言再次闭眼修炼起来,不去理会青绝。

自己好歹是一个势力的首领,可不真的就像年轻小伙子一样好骗。

眉头皱起,青绝没想到面前这个青年竟然这么难搞。

“这样的话......你若是助我族解决掉寒影雕首领,我们可以欠你一个人情。”

立于原处,青绝停顿片刻后开口说道。

八阶灵兽群的一个人情,含金量还是很高的。

“一个人情?哦,你能做主?”

睁开眼看着青绝,说实话,木言有些心动了。

正愁等自己离开了万一李七成他们遇到什么麻烦事之后该怎么办,这就来解决办法了。

“能。”

青绝点头说道。

“哈哈哈,既然这样的话就好说了,放心,我定护你一族平安无事解决寒影雕,早就看它们不爽了。”

“你只用负责辅助首领就可以了。”

“都一样都一样。”

木言随意笑道,反正有青凤一族在,自己不可能以一敌多就是了。

青绝一挑眉,对面前的男子忽然多了几分怀疑,要不是亲眼见其联合其灵兽一击击败了四只七阶寒影雕,它必定不会建议来求援的。

“那事不宜迟,走吧。”

“好。”

唤出养伤养的差不多的小炎,木言紧跟在青绝的身后朝着青凤一族领地而去。

青凤的领地是这片白夜山脉为数不多的绿林区,不被暴风雪所侵扰。

“随我来。”

停在一片巨树林之后,青绝扬声说道。

木言颔首紧随其后。

走了没多久后,木言来到了一颗通天巨树面前。

高耸如云,气势浩瀚,宛若擎天战神般站立在天地间!

在这随便一根枝干就比炎渊龙身体还要强壮硬气的巨树面前,木言也不觉肃立起来。

这样一种存在,早已超脱了凡树的定义。

“走吧,此处就可以飞翔了,毕竟要是不飞,就没有人上的去了。”

青绝说着,翅膀飞舞,身体腾空而起,沿着树干扶摇而上。

小炎紧随其后。

在约莫行进到云层之时,青绝身体一晃朝一根枝干上停去。

这巨大枝干上竟然有一个镂空的洞口。

进入洞口,一个广阔的空间出现在木言的眼中。

“见过首领。”

如巨大殿堂般的树洞前方,一张由深绿藤蔓凝聚而成的巨床前,青凤一族首领正斜躺其上。

见青绝回来了,身后还跟的有客人,青凤首领打了个哈欠,俯身而起,正坐在木床之上。

“这位青年想必就是青绝提到的那位强大灵兽使者了吧。”

看着木言,青凤首领笑道。

“强大算不上,毕竟白夜山脉卧虎藏龙,必定有比我更强的,就比如您,在您面前,不敢称强大。”

“不过勉强自保应该能做到。”

木言谦虚回道,眼前这家伙毕竟是一族之首领,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有一说一,自己目前对付八阶灵兽,确实有些乏力,缺少了能有决定性威力的攻击性力量。

“哈哈哈,青绝可不是这么说的,三息,一击解决四只七阶寒影雕,就算是我,也做不到这样。”

青凤首领神色愉悦,笑言道。

“您谦虚了,不知道现在战况如何?”

木言笑了笑,随即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

“只能说不是很好,寒影雕性格过于疯狂,就算杀不死也要弄残对手,临死前也要找垫背的,光是这种气势,就已经让我方族人有人招架不住了。”

青绝回道。

“这种气势,应该没几个种族能抗住吧,除非跟它们一样不要命。”

木言摇头说道,心中同样感叹。

“那寒影雕首领也应该是个疯子,我曾亲眼看到过,它刚进入八阶时,就去挑战了一只老牌八阶灵兽,最后凭借着自己的不要命,硬生生将那只灵兽的脖子给咬断了,实非善类。”

轻叹一声,青凤首领眸中闪过几丝担忧。

自己若是扛不住那只疯子,族人们可就危险了。

“首领放心,既然我已经来了,那么您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你刚才不是还说你的实力只够自保吗?”

“我的实力只够自保,但是我的灵兽就不一样了。”

木言嘴角一勾,看向了自己身后的炎渊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