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现在终于迎娶了皇后,如今这南越也算是太平了。”

“是啊,只是北齐的人还没走……让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这北齐的人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啊?他们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要我看北齐的人也许就是想在这里打听咱们南越的情况,然后回去汇报给皇帝。说不定他们已经开始觊觎南越了!”

两位大人你一言我一语,即便是吃饭的时候,满脑子想的也都是国家大事。

不过萧钰只是一直在听,对两位大人说的话不发表任何评论。

两个大人说完了之后,就又开始点评陈洁儿今天做的饭菜。

她今天做了红烧狮子头、红烧肉、上汤娃娃菜和水煮鱼来招待这两位大人。

两位大人一动筷子就停不下来。

这不,他们把梗在他们心里的那些话说完,就开始愉快地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夸奖着:“这姑娘的手艺真是不得了啊!我这老头子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饭菜!真是太幸运了!”

“是啊,难怪能赢过北齐!这样的手艺怎么可能输呢?”

“陈姑娘,你这手艺到底是跟谁学来的啊?”

陈洁儿已经不下十次回答这个问题了,她心里的答案已经可以做到倒背如流。

虽然她这都是自己编出来的。

两位大人听了之后还是觉得很震惊。

“天才!这就是天才!”

“可不是么!换成别人,哪儿有这么高的悟性?这姑娘啊,你真是生来就是要做厨娘的,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厨娘!”

“可惜,我马上就要去北齐了。”

“什么?”两位大人都很震惊,“你说你要去北齐?这是你自己想去的?”

“你怎么能去北齐呢?南越不好吗?虽然北齐都是美食,但你可是南越的人啊!南越是你的故国,这里有你的家乡,你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刚才这两位大人对她还是满满的夸奖,现在一听她说要去北齐,语气中也带了些指责。

“不是我想去的,这是陛下给北齐的交换条件。”陈洁儿叹气道,“我当然也不想去北齐,可我没有别的选择。前阵子都城里闹了天花,虽然不是很严重, 不过陛下利用我,把我给了北齐,好和北齐的人换药。”

“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事?”

“是啊,我没骗您。当时王爷还被关起来了呢,虽然王爷只被陛下关了几个时辰,但也就是在那几个时辰里,我就被陛下给卖了。”

两个大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无所谓了,我觉得用我自己来换百姓们的平安,其实是值得的。我只是有点想不明白,陛下身为一国之君,他好像都没怎么调查,听北齐说有药,竟然就答应了,这是不是太奇怪了?”

“是啊,而且为什么北齐会有药?”大人也疑惑了起来,“莫非这件事本来就和北齐有关?”

“不知道,这都是陛下想出来的,我只是一枚棋子,能让陛下利用,也许就是我的荣幸吧。”

陈洁儿叹了口气,有点失落地说:“只可惜,我本来还想在南越好好做我的厨娘,结果就落得如此下场。而且我还要远离我的家乡,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真是太惨了。”

“陈姑娘,这……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为了南越做了贡献,你应该……”

这个大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大人制止了。

“行了,这话就不必再说了。人家就只是一个姑娘,她的肩膀上怎么就一定要承受这样的压力?而且说白了,北齐这次能有解药,说明都城这次的天花和他们有关!”

“唉,话虽如此,但咱们也没有证据,不能证明什么。而且陛下都没查到……”

“陛下没查到,不代表他没做错!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就是北齐的阴谋,为什么陛下看不出来?为什么陛下不但不去找北齐的人要说法,反而还答应了北齐的条件?这简直太荒唐了!”

“两位大人都先冷静一下吧。”萧钰淡淡地说。

“王爷,这件事难道您就真打算坐视不管了吗?还有,您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受伤?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等萧钰说话,陈洁儿就为萧钰抱不平了起来。

“两位大人,我知道我只是一介女流,本来不应该说什么的,但我真的气不过。我也就算了,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做饭的,能为南越做贡献,我也值了。可王爷呢?王爷只是想让陛下重视百姓,这也有错吗?”

陈洁儿情真意切,就差抹眼泪了。

“王爷先是被陛下关押起来,又被陛下怀疑,还让穆将军过来和王爷比武……王爷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穆将军武功高强,王爷哪里是他的对手啊?”

“什么?竟然是陛下派穆将军来的?之前只听说是穆将军……”

“穆将军是为陛下做事的,如果不是陛下的命令,穆将军有什么理由突然这么做?”

两个大人点了点头,觉得陈洁儿说的很有道理。

“这陛下真是太荒唐了!竟然连最基本的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他和先皇比起来真是差远了啊!”

“就是说,咱们这位陛下现在做的这些事都太令人难以置信,要是再这样下去,南越说不定都要毁在他手里了!”

陈洁儿的几句话成功激起了这两位大人对皇帝的不满。

两位大人开始吐槽起了皇帝,直到他们离开王府,嘴里都没停止对皇帝的吐槽。

送走了两位大人,萧钰深深地看着陈洁儿,还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想算计陛下?”

“是啊。”陈洁儿坦然承认,“我看不惯他做的事。 虽然我只是普通百姓,但我觉得我也有权利把我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吧?况且我也没做什么,我又没直接杀去皇宫,这样抱怨两句,总你不至于被杀头吧?”

“但是你利用了那两位大人,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