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的话让颜晚一怔,她看了一眼傅彦之,冷笑了笑,“所以你这算什么?弥补?可怜?”

“颜晚,你负面是敌,想要一方生存,在那个情况下,很难让人不多想。”

傅彦之说完,颜晚唇角微弯的弧度愈发深了,眸内的不屑和讥讽看得傅彦之有些……慌!

颜晚挣开了傅彦之的手,看吧,傅彦之这样的男人。

根本不会有道歉和承认错误这么一说。

“我负面是敌,想要生存下来,可不得依靠男人吗?傅先生那天没说错,倒是您今天的举动,让人看不透,没什么事的话,傅先生就请便吧!我要休息了。”

说完,颜晚就往里面走了,真要睡觉一样。

她直接躺在了床上,傅彦之站在原地,气得快要爆炸。

他真是头一次说这些软话,可是颜晚,不仅无动于衷,竟然还继续拿话激他。

傅彦之咬了咬牙,看着床上的女人,“我他mua都这么好声好气了,你给我个脸不行吗?”

他就差说那一句,颜晚,我错了。

但颜晚偏偏就好像没看出来一样,冷笑着,“傅先生打个巴掌给个枣,你可以给巴掌,我也可以不要枣。”

傅彦之被她气得真是心脏疼,算了,他不跟她讲道理了。

于是,干脆直接往她身边一躺。

伸出手从后面就搂住了她,“你他mua的就非气我,爱气气去。”

傅彦之何时受过委屈?

在颜晚这里,倒像是习惯了一样。

“你给我松开,傅彦之。”

靠近的时候,颜晚身上淡淡的花香袭进傅彦之的鼻息,好闻,他不觉往她脖间钻了钻。

怀中,很是柔……

傅彦之这才意识到什么。

他干脆直接将颜晚给转了个身,切实的抱住了。

“你松开,干嘛啊?”

颜晚可不愿意了,傅彦之却是笑了笑,“不干嘛啊,睡觉。”

“滚回你自己房间睡去。”颜晚挣扎了下,伸脚就要踹他,不曾想被男人的长腿直接钳住。

动弹不得。

这下,轮到颜晚脸色青了。

她恶狠狠地说,“你耍什么无赖?起开。”

傅彦之刚才被气得都快心肌梗塞了,此刻却是乐了,他故意的又紧了紧怀抱,“我无赖这件事,你是才知道?”

颜晚心内已经翻了无数白眼,她张开嘴就要咬傅彦之。

男人像是洞悉一样,还十分畅快的扬了扬脖子,“来,这里,多留几个。”

这他mua!

颜晚真的是被气得有些说不出来话了。

她现在只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穿好衣服出来。

但是傅彦之的禁锢,她根本就逃脱不了。

这大晚上的,要是喊人,按照傅彦之现在的脸皮厚度,到时候指不定真被人参观。

两个人一闹,已经十二点多了。

都累了,所以颜晚也不去挣扎了。

灯灭掉的那瞬间,颜晚睁开了双眸,黑眸明亮,布满了算计。

傅彦之,你最好不要爱上我!

不然她利用死他。

顾修远的事情,是个让傅彦之后悔的最好开端。

现在这不,就好起来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