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急了,他急了.....”

一边的人还是没有忘记起哄,即使现在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关头了,

但是他们依旧是想在看戏一样的注视着春朝阳,眼中闪过戏谑的光,

似乎是难得碰逗弄妖怪的机会,他们似乎忘记了在不久之前,近乎十万人被困在鬼族的浓雾中,

郑学文从周文的背后站起来,顶着一张有些难受的面容,看着妖魔一般的春朝阳,眼睛里居然有一丝怜惜,

在一般人的眼里,这些人都是亡魂,

被污染到了这种地步,却还执着自己的生命,

他们的本质已经被身为鬼族元素的污染吞噬了,

那些磅礴的力量终究会摧毁这些人的意志,让他们成为死亡的

他静静的说道:“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陌生人,谢谢你来帮我。”

“不过接下来,就是我的战斗了,你没必要帮我面对它。”

“和这些被污染的地方下来的人们交往,本来就是我们炼金术师应该做的事情,这是我们的使命和职责,也是我们需要进行的任务。”

“呵呵.....”周文舔了舔嘴角,他笑的很开心:“哪有打架打到一半就换人的,你给小爷我好好的站在一边。”

“够了!”

几个戴着兜帽的身影从一边站了出来,他们怒视着周文,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我们兄弟并没有什么恶意,大家都是人类,不应该自相残杀。”

“更何况,这位兄弟可是帮助你们一直抵抗着危险的边境军团,你们能有安全的环境和这样的生活全部都仰仗着这些人。”

一个戴着斗篷的人高声喊道,他拦在春朝阳的面前,全盘接过向春朝阳丢来的那些东西,

死死的盯住一般起哄的观众,一边的其他几个黑衣人手都放在自己的武器上,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做好了发生武力冲突的准备了,

“这么维护这个怪物,我看你们应该也是妖怪吧!”

“就是就是,大白天的戴着斗篷,我看你们全都是妖怪,要来吃我们嘞,我告诉你们,我们也不是被吓大的!”

一般的一个大婶盯住那几个戴着斗篷的身影,唾沫横飞,

观众们的情绪早就被引爆了,最近的京唐不太平,可把他们给憋坏了,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来喝酒,不管是谁阻碍他们宣泄愤怒,都会让他们全部一拥而上,

一个斗篷人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刀,雪白的刀面上反射着寒光,一看就知道,那是一柄杀过人的刀,

这把刀见过血!

一开始站出来说话的黑色斗篷人转身瞥了一眼那个把刀抽出来的人,怒斥道:“你忘了长官的教导了吗?居然向着普通人拔刀?!!”

“收起来!立刻!我可以当成没看见。”

在首领斗篷人的严厉眼神下,刚刚拔出刀的那个头蓬人有些不情愿的收回刀,

而刚刚因为对方抽出武器而安静下来的人群突然暴动了起来,

他们看着那些个斗篷人眼中露出危险的光,

他们没有想到,这些穿着黑衣的斗篷人居然还敢威胁他们,威胁他们的生命,威胁他们的位置,

让他们感受到危险和愤怒?!

怎么可以!!

“你这问题有些严重啊。”

就在所有人都怒不可遏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这瞬间,面具男子的从一侧的角落钻了出来。

“也不知道老哥你从哪里得了这一声的毛病!”

几个黑色的斗篷人猛地一惊,他们盯着那个身影,盯着那双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一个戴着恐怖的面具的金色瞳孔的身影站了出来,站在了他们的跟前,站在了他们的身边,

就像是再告诉他们,他是他们这边的人!

“你.....你等等......别过来,站那!”

为首的黑衣斗篷人似乎有些惊慌,可是就算如此,他良好的素质也让他快速的制止了想要凑近的那个男人。

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男人,那个在京唐城最近一直流行的传说!

夏太子!

可是,他为什么在这里?

“太子殿下,真的是你嘛?”

“那些探子说的没错,果然,您还活着!”

看着熟悉的金色瞳孔,那个黑衣斗篷人猛的一惊,其实他们这些人都是为了夏太子的传说而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找到失踪在边境却出现在京唐城的夏太子,斗篷下的李伟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但是为了自己心里的这个梦想,他对于前往了鬼族的首都的夏太子有一种偏执的执念。

就在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他的内心波澜四起,一种无形的感慨和快乐出现在他的内心,他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都已经停止了。

总有一些东西,可以成为一个人的精神执念,夏太子,就是这些人的执念,

看着激动万分的斗篷人,周文也不知道自己的出场居然就能引来这样好的效果,

这个身影只是一个幻影凝聚起来的分身,而且还是一个粗糙的分身,只要说上两句话,就会彻底消散的一道幻影,也是被称为留影符的一种基础符咒的效果,

只是用来装神弄鬼的道具对方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还喊他为夏太子,这简直就是一件相当出乎周文的意料的事情,倒不如说,这件事情也太无厘头了吧!可是既然如此,周文也只能尽量的将自己的B装好,没办法,他自己选的。

毕竟留影的符咒也是很贵的,浪费不得,所以,既然有这样的好机会,那么干嘛不直接装一个全套呢?

反正横竖他周文都不吃亏!

"当然......"

听到周文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包括春朝阳在内的那些斗篷人都内心一颤,无数的思念在他们的内心迸现了出来,

它们死死的盯住周文,眼中闪过一种名叫一来和眷恋的光芒,那种无形的思念十分沉重,看着这样的情感,就连周文的内心都猛地一颤,他笑了笑,压住了那些人想要说的话。

“你好,我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