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他们今天能因为伍兰的事情在这里展开骂架,那以后,他们肯定还会因为其他的事情而大打出手。

与其等到那一天反目成仇,倒不如直接将这种可能扼杀在摇篮里。

木风认真的看着她:“阿雪,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觉对不拦着你。只是我记得你以前就说过这话,结果一直没有下文了。”

姜雪点头:“不错,我以前是说过这种话,但是因为没有纸和笔,我也懒得记,这件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但是现在,哪怕再苦再累,我也要先把规矩弄出来再说。”

“那你要怎么记录下来?和阿松伯一样,结绳?”

结绳记事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姜雪的字典里。

原本姜雪是想着将做好纸以后再来和他们谈谈规矩,但是现在,部落里的人越来越多,人一多就不太好管理。这些规章制度就必须提上日程了。

至于没有纸其实也有解决的办法。

古代欧洲人就曾经用过“羊皮”来书写,最有名的莫过于羊皮纸。

而古代的天朝还有“龟甲”这一特殊的写书载体。

所以没有纸怎么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

没有纸自己就不定规矩了?

部落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动物的皮毛,而且他们还懂得如何硝制皮毛,不然的话,一张皮从动物身上扒下来没两天就会变得**的,还想做成衣服穿在身上?

只是墨水有点难度。

不过好在她有神器《天工天物》。

《天工开物》里下篇第十六章就说到了怎么制作墨:

凡墨烧烟凝质而为之。取桐油、清油、猪油烟为者,居十之一,取松烟为者,居十之九……

凡爇油取烟,每油一斤,得上烟一两余……

凡烧松烟,伐松斩成尺寸,鞠篾为圆屋,如舟中雨篷式,接连十余丈……

凡松烟造墨,入水久浸,以浮沉分精悫……

这里详细的介绍了怎么做墨的。

总的说来,墨是由烟和胶二者结合而成的。其中,用桐油、清油或猪油等烧成的烟做墨的,约占十分之一;用松烟做墨的,约占十分之九。

桐油姜雪还不知道哪里有,倒是猪油,实在不行就直接从猪圈里拉一头猪出来杀掉就行。但更多的却是用松烟来做墨。

但姜雪也不想那么麻烦。

墨现在她做不出来,主要是因为没有配方,但是,她可以用炭化后的柳枝来书写。

这种笔也有一个专业的名称,叫做炭条。

只是炭条的表现力比较差,写在皮革上,肯定拍一拍就掉了。

与其这样……

姜雪一咬牙,不管了,干脆在系统写兑换一些纸笔,晚上再开个会议,先把这些东西都记录下来再说。

“不,我有我的办法。”姜雪认真的看着他:“你去通知他们,晚上的时候我们开会。”

开会?

木风看着姜雪渐行渐远,也没有赶上去。只是在田坎边上大声和大家说了句。

众人都表示理解,到了晚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来到排屋的空地上,看着姜雪手里拿着两个奇怪的东西。

小花仔细一瞧,叫了出来:“我认得雪巫手上的是什么,那是书!”

她记过姜雪手里的书,像《天工开物》和《神农本草经》,以及《齐民要术》,她虽然不认识字,但姜雪没搬到竹屋的时候,她就经常看到姜雪捧在手里看坐在床上看,只是她手里的那根黑色的棍子她就不认识了。

“好了,大家都到齐了吧?”木风开口道,“昨天,我们在雪巫的指引下,吃到了米饭。我问问大家,米饭好不好吃?”

一提到米饭,就成功的将大家的积极性调动了起来,他们纷纷附和:“好吃!”

“就是太少,没吃饱。”

这声音一出来,大伙都乐了。

木风也乐了,他开口道:“别说你没吃饱,其实我也没吃饱。但是昨天,雪巫总共也就只舂了那么一点米,做了一陶罐的饭,她自己都没吃两口,都分给大家了。不过——”

木风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不过雪巫说了,只要今天舂的米够多,明天管够!”

此话一出,众人都欢呼了起来。

接着,小西就大叫道:“雪巫!是雪巫!”

他这一喊,众也跟着喊起姜雪来。

姜雪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没有作声。

现在还是木风的主场,她怎么也不能在木风还在说话的时候就不让他说了。

不过,她很佩服木风的控场能力。

这家伙,平时看上去像是个甩手掌柜,什么事情都可以交给自己来做,但现在一看,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这么简单的两句话一说,就将大家的积极性给调动了起来。

“只是,今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让雪巫感到很不高兴,我听了也很不高兴。”

木风才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后,就缓缓说道,他的语气淡淡的,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变化。

可姜雪知道,接下来,竹部落的人就要挨宰了。

“我想问一下大家,今天大家去开荒,是雪巫逼着你们去的,还是你们自己主动说要去的?”

小胖叫道:“我们自己要去的,就怪昨天的米饭太好吃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木风也跟着笑起来,“不错,确实是大家主动要求去的。只是你们肯定不知道,原来今天雪巫的计划是去攻打青鸟部落。”

“青鸟部落的人实在太可恶了,算上昨天,已经是第三次来找我们的碴了。我就问问你们,你们乐意吗?”

“不乐意!”

“族长,我们什么时候打回去?”

“我刚才说了,原本我们商量好是今天就打回去。但是,今天大家的积极性很强,都主动去开荒了,那这件事情就只能暂时缓一缓。可就是因为今天去开荒,我和雪巫听到了一些不好的言论。”

他冰冷的眸子朝竹部落的胖长老一扫,意有所指地说道:“有人竟然说雪巫从来不下地,从来不干活,凭什么她能站在一边看着,而要他去做那又苦又累的活。我且问问你们,说这种话的人,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我们部落能有今天的成就,最大的功臣是谁!”

香草和灵丫对视了一眼有,得意地瞥了他一眼。

胖长老眼睛一缩,气得差点当场暴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