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后的沙漠退去寒冷,再次恢复炎热,炙烤。

队伍喂饱了骆驼队后,继续沿着古河道往沙漠盆地深处前行。

今天的队伍,少了几分死气沉沉,多了几分朝气,那些饿了几天的人,今天很神奇的全都恢复精神,精神抖擞骑着骆驼上路。

但这股精气神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艾伊买买提这些眼神清明,澈亮,面色红润。

而严宽那些人里则是多了股阴柔。

严宽和守山人也都注意到了两方人马的精气神区别,他们下意识都看向晋安和倚云公子。

二人不止一次去找艾伊买买提他们试探口风,但几人都守口如瓶,什么都没问到。

而在中途休息时,晋安看到了守山人贡品拌饭的过程,他目露微讶,倒是没有太大吃惊。

就这样,骆驼队又在荒漠里走了两天路程,路上一栋建筑遗址都没看到,不过大家根据史册里关于对百足的一些描述,觉得他们应该已经走出百足的地界。

随着走出百足地界,头顶太阳更加炽热烤人了,人骑在骆驼背上被大太阳晒得摇摇欲坠。

人和骆驼找阴凉处休息的次数,也在变得更加频繁了。

骆驼队再次停下休整半个时辰,然后继续上路,但他们这次刚启程没多久,就被一具尸体逼停了。

这是具刚死不久的男人尸体,尸体暴晒脱水还不严重,厚厚裹着身体的防风袍上的浮沙也不厚,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人的死亡时间离得很近。

晋安一点都不忌讳死人,他仔细端详起尸体的身份:“看他的骨骼粗大,颊大颧高,再看他靴子上的盘肠花纹,这人是来自北方草原的人。”

“这沙漠里越来越热了,不仅我们不好受,那些北方草原人同样也不好受,他们队伍中开始逐渐出现伤亡。”

“这尸体刚死不久,说明我们的赶路速度比那些人快,我们离那些人应该不是太远了。”

晋安说完,拍拍手站起身。

严宽和守山人检查过尸体后,也都认同了晋安的说法。

这个消息让队伍里的士气振奋了不少,大家继续上骆驼赶路,而这一路上也不断看到尸体,当找到第四具尸体时,严宽那些人队伍里终于也有人扛不住,从骆驼背上摔下来一头扎倒沙漠上,当场摔断脖子,气绝身亡。

其实,到了这个地步,不用说,人人都很清楚,这里的天气极其不正常。

这还是气温不高的沙漠冬季,就已经接连热死数人,这要是在平时,估计他们早被烤熟了,根本走不到这里。

骆驼队继续在茫茫沙海里继续前行,沙漠很大,大到一支骆驼队掉落进去,如沧海一粟般渺小。

除了身后留下的一长串蹄印,偶尔能证明队伍在正常前进外,这一成不变的枯燥沙海,根本没有方向的概念。

一成不变的沙漠。

又何尝不是在慢慢消磨人的意志。

当队伍拐过一座沙丘,忽然,有人神情振奋的手指前方:“快看,那是什么,遍地黄金,那,那里该不会就是不死神国吧!”

“我们找到不死神国了!我们终于找到传说中的不死神国了!”

赫然。

在沙漠尽头,出现如黄金建筑的古老遗迹,金光灿灿,刺目至极,如沙漠上升起第二颗太阳,绽放出太阳般的徇烂神光,金光万重。

这一幕何其震撼人心,人们激动得头皮蹿起电流,目光疯狂、狂热。

在佛经里,传说人间有一片佛土。

那佛土又称净土。

是佛度众生脱离苦海后的彼岸,在净土里“除一切众生病,令身心得安乐”。

而这净土,有一种说法,便是最明净无瑕的黄金。

这一刻就连晋安都怔住了。

因为眼前的这一幕,他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是了,是道场阴坟里的第十一幅预言壁画。

晋安目光复杂看着天地尽头的金光万重古迹。

只是接下来,队伍不管怎么追赶,始终没有拉近与不死神国的距离,就好像是望山跑死马,又好像是海市蜃楼。

反而因为急着赶路,队伍里为数不多的清水在快速消耗。

大家一直追到晚上,随着彻底看不见黄金神国,这时,晋安和那位严宽大人同时喊停了队伍。

严宽面上无喜无怒看向同时喊停的晋安:“晋安道长你也看出来问题了?”

晋安:“我们应该是碰到沙漠里的海市蜃楼了,看似近,实则遥远,我们这么追下去迟早要被耗死在沙漠里。”

当说到这,晋安皱眉夜望星空:“但这还是小问题,还好我们发现得及时,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白天追着海市蜃楼导致方向偏差很大,要想回到原来的路线要多耽搁一天时间,这一来一回等于是白白浪费掉两天时间和水。”

沙漠里水源珍贵。

在沙漠里迷路是非常致命的危险。

晋安和严宽的对话,一下把队伍士气打入谷底,在沙漠里追了一天,却告诉他们一切都是假的,那种巨大的心理落差足以摧毁他们进沙漠后本一直紧绷着的神经。

当晋安和倚云公子准备喂骆驼,打算就地扎营时,艾伊买买提那些人主动过来帮忙卸物资,主动帮忙给骆驼和羊喂草料,晋安和倚云公子乐得轻松,倒也没有拒绝。

等忙活完这一切,大家才有空围坐在火堆前烤肉干、馕,晋安多准备了艾伊买买提那些人的份量,大家一起围聚吃东西。

倚云公子一边手撕馕,细嚼慢咽吃着馕,一边说道:“其实今天这事不必太过沮丧,虽然我们白天看到的不死神国并不是真的,但也从另一面证明了不死神国是真实存在的。”

“自从见了海市蜃楼不死神国,我倒是对真实的不死神国产生了更大兴趣。”

一夜无话。

第二天。

队伍返回原路后继续上路。

头顶烈日走在前头的艾伊买买提,忽然手指着前方有些狐疑不定的说道:“阿合奇、本尼,这次不知是不是还是海市蜃楼吧?你们有看到前面的山脚阴影下,有群骆驼围成一圈坐着,还有个人正在给那些骆驼喂水吗?”

晋安听到艾伊买买提的话,抬目朝他手指方向看去。

就在艾伊买买提手指对面的时候,对面正在给骆驼喂水的人也恰好发现晋安所在的这支骆驼队,那人吓得转身一跳,直接没了身影。

这把艾伊买买提看得一愣一愣的:“原来真的又是一个海市蜃楼。”

晋安直接听乐了。

“他一见到我们来就跑,那分明就是大活人,不是什么幻象!”晋安说着已经催促傻羊追上去。

其他人也都催促骆驼紧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