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丫头,你撒谎的技术越来越高了,竟敢诬蔑爸爸在外有女人,我这就打电话给爸爸证实。”肖兰气急败坏的说完,扶起地上的杨汝怡,“妈,您别伤心,千万别听她瞎说,爸爸不是那样的人。如果爸爸真有个五岁的儿子,早就抛弃我们了。您还是打电话让爸爸回来一趟,我不敢给爸爸打电话。”

肖兰虽然很想打电话证实,无奈畏惧肖正国狠辣的脾气,最后关头,把电话的事推给了杨汝怡。

“妈,听我说,爸爸回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你不妨请私家侦探调查爸爸,看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肖泥冷冷的提醒。

肖兰的猪脑子,关键时刻总是掉脑浆,肖正国一直隐瞒的事,被杨汝怡知道后,他只会撕破脸跟杨汝怡离婚。

“死丫头,你是不是怕爸爸回来谎言被拆穿,才会阻止妈妈打电话,你真是个狠毒的毒丫头,为了不把钱交出来,想这种馊主意挑拨爸妈的关系。你一定会遭天打雷劈,死后永远无法投胎转世。”

肖兰恨毒了肖泥,刚刚伤害了肖梅,转过头来又撒谎伤害杨汝怡,她这是想要报复杨汝怡偏心么?

肖兰承认杨汝怡的心偏向肖梅和她,只要没瞎的人,都能看出杨汝怡不喜欢肖泥这个小女儿。从三岁起,就让她洗全家人的内衣裤,洗不干净不给饭吃,还把她关在门口,不许进屋睡觉。

想起种种杨汝怡对肖泥的不公平,肖兰心有余悸,暗自庆幸她不是肖泥。这么多年,肖泥一定在心里偷偷怨恨她们,如今开始选择报复了!

“我没有撒谎,不怕下十八层地狱。”肖泥冷笑着回答肖梅,转而看向杨汝怡,“妈,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信不信由你。这个家,以后我不会再踏进门半步,我过得好与坏,也与你们无关。所以我的钱,半毛钱都不会给你们。”

杨汝怡被肖正国有儿子的事气得浑身发冷,听见肖泥的话后,怒火一下子燃烧起来,身体又有了力气,推开肖兰骂道:“死丫头,我把你养这么大,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你的心是不是被狼吃了?想要断绝关系可以,一百万,只要你拿出一百万,以后你的死活都与我们无关。”

肖泥静静的盯着她,这种时候,还不忘记跟她要钱,看样子,她真不是杨汝怡的亲生女儿。

“妈,我再问你一次,我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肖泥心痛的问。

同样是女儿,哪有这么偏心的妈妈,除非她不是亲生女儿。

杨汝怡眼神闪了闪,随即恢复如常,肖正国的事必须要查实,但是肖泥身上的钱,也不能让它飞了。

“你不是我女儿,我是你女儿行了吧?想要跟我断绝关系,不尽孝道,那就交出一百万。”杨汝怡不想便宜了肖泥,就算不是亲生的,也是被她照顾了22年,怎么可能让她说走就走。

再说了,她怎么可能会承认,肖泥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如今她总算明白,为何那家人待女儿如宝了!

肖泥对杨汝怡彻底绝望,就算她是杨汝怡的亲生女儿,从今以后,她也不会把不疼女儿的人当妈。

“那一夜,我被四五个人欺负,他们赖账,我没拿到一分钱。骗你们,是因为要拿回我的身份证。”肖泥冷漠的说着,眼睛都不眨一下。

对付不把她当人看的,该撒谎就撒谎,她要学会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绝不能掏心窝子跟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