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白药和楚刚详细交代了他的计划,又从李大老板的车库借来了那辆虎头奔,不过为了防止胡伟康听说过这个车牌,找人套了个假牌照。

现在的交管部门对车辆的管理稀松平常,没大数据联网的时代,套牌车也根本无从查起。

不过,林白药不是为了躲避违章和干什么违法的事,他只是以防万一。

细节决定成败!

对付胡伟康,绝不能掉以轻心。

然后林白药和楚刚联袂前往宁安地产。

宁安地产的注册登记验资验资质等程序推进迅速,再过几天就能领取营业执照。

按规定其实不可能这么快,但姜心怡似乎在工商部门有很硬的关系,不用别人出面,一路绿灯,需要几个工作日核准的,全都第一时间放行,果真是有人好办事。

先开了个会,会上方中曲提出,公司草创,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是要积极拿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建造,然后进行商品房销售和物业管理等配套服务,还是先组建工程建筑队,从接洽工程、设计图纸、房屋装修搞起,或者是直接和别的开发商联合,做房屋中介租赁、投资顾问、置业咨询等方向。

林白药笑道:“你们的意见呢?”

方中曲看向邢元维,显然他们私下里交换过意见,邢元维道:“现在市场这么不景气,拿地的风险太大,不如稳扎稳打搞工程。以林总和楚总在市里的关系,相关的市政设施改造工程应该能中标。等把队伍练出来,又有了知名度,一旦市场好转,再拿地开发,事半功倍。”

邢元维言简意赅,没有丁益民能说会道,但他的出发点瞄准了市政设施,这是很聪明也很稳健的做法,既能减少风险,也能让公司立足。

林白药看向姜心怡和丁益民,道:“你们两个呢?”

姜心怡道:“我对市场不敏感,林总怎么说,我怎么做。”

丁益民笑嘻嘻的看了眼姜心怡,讨好的道:“姜姐说的也是我想的,公司的大方向,全靠林总楚总掌握,我们是小兵,只管冲锋陷阵就是。”

姜心怡俏脸清冷,没搭理他。

楚刚一直不太喜欢丁益民的油嘴滑舌,不过他是林白药亲自招进来的,也不好太不给面子,道:“林总说过,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说的好会有奖励,说的不好也没关系,集思广益嘛……”

林白药赞同的点点头。

丁益民受到鼓励,道:“那我就斗胆说了,我觉得,林总,还是要拿地。”

“哦?”林白药来了点兴趣,道:“理由呢?”

“被誉为‘商祖’的战国大富豪白圭说过一句话:‘人弃我取,人取我与‘。现在大家都怕拿地,上个月市南有块位置不错的地皮,据说探到了90元一平米的史低,近乎白送,可还是没企业愿意出手。这个时候,我有预感,正是人弃我取的良机,哪怕短时间内市场不会反弹,先把地囤在手里,日后也必然会暴涨……”

林白药对丁益民刮目相看。

他一个搞设计的,在98年市场普遍哀嚎的情况下,能有这份眼光实属难得。

所以说,千万不要以貌取人,更不要以言辞取人,木讷的未必是蠢,油滑的也未必没有才干。

巴菲特在08年经济危机时说过一句话:‘他人贪婪时我恐惧,他人恐惧时我贪婪。

这和白圭的名言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白圭比巴菲特早了两千多年。读史使人明智,懂得活学活用,老祖宗的智慧,就变成了自己的智慧。

丁益民做到了。

至于他说的地价90元一平米的历史低价,并不是笑话,而是真实存在的。

纵观国内的土地出让制度,大体经过了三个阶段。

最早是计划经济阶段,土地分配完全被中央政府垄断,地方政府的作用极小极小,这个阶段无所谓什么地价。

后来改革开放,逐渐加大了土地的开发利用,但还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做出详细的规定,这是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积累了经验,也吃了很多苦头。

直到1988年,《土地管理法》规定,绝大多数建设单位应该通过土地出让的方式获得土地使用权,土地出让金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但是,《土地管理法》没有规定具体的出让方式,从1990年到2002年间,几乎所有的土地出让都是通过当地政府和企业单位私下里“闭门谈判”获取,这使得实际成交价格远低于市场基准定价。

比如,1998年首都的土地出让金是43亿元,占首都当年GDP总值的百分之二不到。

苏淮全省土地出让金占比不到百分之零点五,至于东江,可以忽略不计。

一方面,是因为地卖不出去,另一方面,是因为土地出让金真的太便宜。

东江的土地出让金基准定价在200元上下浮动,可那是指正常年份。不正常的年份,比如93、94年房地产最火热的时候,上涨到六百元。

现在也是不正常的年份,泡沫破裂,房价暴跌,土地出让金自然也得随行就市。

但,跌倒90元,也真的是离谱之极。

“是吗?关于暴涨,你有具体的数据支撑吗?”林白药继续问道。

丁益民还是嬉皮笑脸的说道:“这只是我个人的胡思乱想,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凭据。北宋士大夫王禹偁在《小畜集》中写道:‘重城之中,双阙之下,尺地寸土,与金同价,’可知越是发达的社会,越是土地价格昂贵,北宋那样的繁华盛世,竟寸土寸金。再看我们现在,经济越来越开放,人口流动越来越厉害,农村的喜欢往城市里钻,小城市的喜欢往大城市钻,民生四样,衣食住行,现在温饱解决了,日子过好了,谁不想买房子,这和北宋何其相近?可城市里适合居住的土地只有这么点,物以稀为贵,以后也会寸土寸金……”

这番话没有任何具体的数据支撑,但引经据典,古今映照,颇有说服力,让人一听就觉得似乎很有道理。

陈浩然道:“我不了解房地产的行情,但就销售来说,地便宜,钢材便宜,砂石便宜,为何便宜?肯定是因为卖不出去!没有买方,成本高低毫无意义。我觉得,还是应该做市场调研,看看老百姓的买房意愿……”

林白药扭头问红姐和叶西:“你们愿意买房子吗?”

红姐道:“以前是想买没钱,毕竟全家人窝在两间小房子里不方便,现在还是没钱,但也不怎么想买了。听人说房子只会更便宜,买个一百平米的得三万多,吃人呢,还是等降价了再买……”

她代表的是一部分人,目前有房子住,条件不好,想改变但没太大的动力,还抱着追涨杀跌的惯性思维。

叶西想了想,道:“我也没想过买,一方面是房价不稳定,可能还会降,另一方面我还不确定自己要在哪里生活,没必要那么早在东江买房……”

她代表的是刚参加工作没几年的年轻人,还没有找到驻足一生的落脚点,更不像后世那样,把房子看成投资的商品。

但两人也有共同点,那就是都以为房价还会跌,毕竟从1995年开始房价跌跌不休,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回涨的势头。

“嗯,大家的意见我知道了,不过,我认为房价明年必定会报复性上涨,现在入市,如丁经理所说,是最好的时机。”

林白药目光深邃如渊,说话的语气不容置疑,道:“我们不仅要拿地建楼,还要帮市里解决烂尾楼的问题。罗珂,你从建设局搞到的资料给每人发一份……”

早有准备的罗珂拿起桌子上放着的厚厚的文件,在叶西帮助下给每人面前放了一份。

方中曲等人认真的一边翻看,一边听林白药讲话:“东江市的烂尾楼项目有三十五个,报建两百多万平米,积压现房面积三十多万平米,闲置土地一万三千亩,四大行和各券商的呆坏账高达数亿……这些烂尾楼楚总已经实地考察过,主体结构大多已经完成,还有部分其实只剩下楼体内外墙的装饰、抹灰、门窗及玻璃安装和水电安装等等,我们宁安地产,准备为政府分忧,圈定几个烂尾楼项目,尽最大努力把这些烂尾楼重新盘活……”

“啊?”方中曲深知这些烂尾楼牵连复杂,劝道:“林总,还是再考虑考虑,拿地可以,现在地价便宜,囤在手里至不济还能当作投资。可烂尾楼很可能会有多个利益相关方,彼此权责不明,扯皮又扯淡,容易出问题。”

“我们当然不会直接和那些房地产开发商或者投资投成了控股方的倒霉蛋银行联系,我说了,这是为政府分忧,和我们对接的,会是市府。”

“以咱们的注册资金,怕是接不下吧,这可是至少两个亿以上的大盘……”

“没人要的烂尾楼,有人接盘就是止损了,不可能再想着按当时的价格来算。而且,我们最多只接那十万平米积压的现房,等会姜经理去找罗珂,你们两人负责,预算出大概的投资范围,我估计一千万应该可以拿下来……”

“好!”

姜心怡答应道,她之前只是听说林白药的背景,现在,她很敬佩林白药的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