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会也是伴随着李炫雅的宣布,正式开始了。

随着那些追随者的欢呼声见见沉寂了下去,李炫雅再一次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开口说道……

“这次拍卖会的第一件拍品,即将呈现在各位的眼前。”

伴随着李炫雅的话音落下,两个身着正式的年轻男人推着一个披着红布的东西缓缓走到台前。

随后就看二人把那红布一掀开,一个金灿灿到耀眼的长枪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闪耀着的金光把陈凡星三人都是闪的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这,这是什么?”

陈凡星艰难的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那金色长枪的样子。

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长枪,总给人一种十分大气的感觉,想不叫之前孟郯给自己的那把九宝琉璃枪,这枪看上去似乎是更加的大气啊。

但这种感叹陈凡星可不敢说出口,这要是让孟郯听到了,那他必然会生气啊。

不过陈凡星的这种小心思怎么可能逃过孟郯的眼睛呢?

就看孟郯微微一笑,缓缓开口说道……

“这些拍品身上都抹上了一层透亮的油,。在拿强光去照射,反光晃在别人的眼睛上,自然就会让人觉得高大上不少,但这些东西一旦被拍卖到手,上面的油一擦下去,档次直接能掉整整一个。”

拍卖场上的那些东西孟郯也是相当清楚的,这么多年了,那些老套路还是老样子,而且屡试不爽。

“这件拍品名叫金鸣龙吟枪!是上一代的铸造大师木铁生的代表作之一。”

李炫雅说着,也是来到了这金枪的面前……

“木铁生先生大家相比都是知道的,作为武朝皇帝钦点铸造大师,他的一生有无数足以震撼世人的武器,而这把金鸣龙吟枪,就是其中之一。”

“就算是只有金丹境的修为,挥舞起这长枪也是能感受到那霸气的龙吟的,而且对使用者也是有短时间境界上的一个提升的。”

“这金鸣龙吟枪起拍价是两千万灵币!现在竞拍开始!”

伴随着李炫雅声音落下,这把金鸣龙吟枪的竞拍也是正式开始了。

而孟郯看着那把枪,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中看不中用罢了。”

在这五大洲混迹了五千年之久,又是沉睡了五千年之久,培养出了千名仙人,孟郯的眼力那是相当恐怖的了。

就这武器到底值不值几千万的价钱,孟郯一看便知。

“你们三个。”

孟郯此时看向陈凡星三人,发现这三个孩子竟然也是有想要跃跃欲试的想法,随机开口说道……

“你们看刚才那人介绍这什么金鸣龙吟枪的时候,其实只有短短那么两句话,所以足以证明这枪其实也就沾了一个那所谓大师的名头罢了。”

“而下面那些疯狂叫价的人,其实都是为了吸引起那个台上女人的注意,所以,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让那些人进行不理智的消费。”

说到这里,孟郯也是冷笑了两声……

“南呈风啊南呈风,这城主是真的让你玩明白了啊!”

孟郯那是相当清楚,这拍卖场既然以圣昆城为前缀,那必然有南呈风的拍板,而现在拍卖会的这种做法,肯定也是得到了他南呈风的支持。

而听了孟郯的解释之后,陈家三兄妹也是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过来这拍卖场的水到底有多深,他们根本把握不住的。

其实这就是孟郯想要带他们出来见见世面的原因。

因为一直以来都在昆仑山上,他们的眼界自然会收到限制,带他们出来了解一下这个社会的险恶,自然也就能够在他们离开昆仑山之后让他们更好的融入这个社会。

这也是孟郯教出来近千个仙人之后得出来的结论。

第一批的弟子离开昆仑山之后,就有这样的情况,也是被骗了不少,这才促使孟郯进行这一系列的操作。

“先生,那既然这样,那些大能们看不出来吗?”

陈凡茂此时开口问道。

“当然能看出来了。”孟郯回应道。

“只不过没人在乎罢了,毕竟坑的不是自己,而且就算有人想要杜绝这种现象,五大洲那么大呢,总有倒霉蛋上当,知道吗?”

孟郯的话也是让陈家三兄妹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也都能从各自的眼神中看出无奈。

其实孟郯曾经的弟子就有想要改变这个现状的,但是最后他们也发现,这是根本无法办到的。

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着这金鸣龙吟枪的竞拍价还在疯狂的上涨,已经有破亿的趋势了。

这就不属于被骗的范畴了,已经有冤大头想要自己上钩了。

依旧在竞拍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得到李炫雅的关注,然后和她进行一些更深层次的交流。

不过这样一个被万人捧在手心上的人,怎么可能会对这些人感兴趣呢?

孟郯也是为那些还在叫价的人感到悲哀。

这金鸣龙吟枪早就已经超过了他本身应有的价值了。

而这个时候,拍卖会上另一个豪华包房内,一个青年看着眼前不断上涨的竞拍价,笑的也是合不拢嘴。

而他身边陪着的,正是南呈风。

“南城主,你们圣昆城的消费水平很高啊,足以可见在您的治理之下,这圣昆城的变化到底多大了。”

那年轻人看向一旁的南呈风 笑着说道。

“木先生言重了,这是木铁生老先生的武器出色,这武器本就值得这些钱。”

南呈风面前的这个人其实不是别人,正是那铸造大师木铁生的后代,木文孝。

木文孝听到南呈风的吹捧,也是笑着摆了摆手。

自己也是铸造师,更是木铁生的后代,木铁生的作品他是最了解不过的了。

这所谓的金鸣龙吟枪,其实在木铁生的作品中根本排不上号,现在能竞拍到这个价钱,完全是因为木铁生的名号,和那个台上叫李炫雅的女人。

想到这里,木文孝色眯眯地看向李炫雅,随后开口对南呈风问道……

“南城主,台上那丫头,拍卖会结束之后,能不能带来,我想和她好好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