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不知这一幕正好被赶来的林雅看在眼里,两人如此亲密的动作不得不令人怀疑,可林雅还是试图说服自己,兄妹之间搂搂抱抱应该算是正常的吧?

“姐姐,他们在干什么呢?”

“嘘!”

看着跟过来的妹妹,林雅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回头看了一眼,好在没有被发现。

这种情况也太诡异了,明明自己才是正主,可偏偏生出一种第三者的感觉。

“呜呜……”

林雪其实也不小了,对男女之间这些事也都有所了解,看来姐姐是碰到了竞争者,没办法,谁让**哥那么有魅力呢,长相虽然不起眼,但却吸引众多美女。

**可不知道有人在偷窥,此时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安慰苏小萌上面,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感知周围的情况。

过了许久一人一鬼才分开,这时的苏小萌哪里还有之前那股怨气,被彻底熄灭了。

“好了吧,一天天就知道给我惹事,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可是你有了林雅姐,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下来,外人要是知道肯定要说闲话的。”

“这……你管这么多干嘛,反正谁敢说闲话,我头都给他打烂!”

“切,就知道嘴上说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给她爆了一个头,“胡说什么呢,我可从来骗人!”

“鬼才信!”

叮咚一声,**呆愣在原地,是邮箱有反应了,有新的任务。

这次的发起人居然是一个陌生的神仙,虫神,难度达到了六颗星。

虫神,怎么还有这种神仙,真是够奇怪的,任务要求更是离谱,让他去寻找一种名为“夺魂虫”的玩意。

最最最让他忍受不了的是没有奖励,难道是忘了,或者是不想给,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还接什么,打工人还有工资呢!

**:夺魂虫是什么玩意,这让我去什么地方找啊,还有你老是不是忘了什么事?(红包)

虫神:夺魂虫是一种极其阴毒的虫子,它会吃掉宿主的意识取而代之,所以极度危险,前几日不小心让一只跑了出去,掉入了下界,我又不方便出手,所以……

尼玛,这个不小心可是要人命的,这么危险的虫子要是落入人群里,根本就找不到啊,万一被寄生了,嘶,光是想想就觉得发毛,这不就是寄生兽吗!

**嗅到了科幻片的味道,这玩意最难对付,因为它们可以随时更换宿主,很难被杀死。

**:啧啧啧,这可是你搞出来的麻烦,为何要让我背这个锅,这么危险的事情我可不做!

虫神:哼哼,发布的任务你不可以拒绝,否则我可以随时加上惩罚,这个锅还就是要让你来背!

敢威胁自己,真的是活腻歪了!

**:有话好好说嘛,虫神大哥,可这我真的对付不了啊。

虫神:放心奖励少不了你的,我会借你一件法宝,这样你就可以追踪它的踪迹,另外我和你说两件事,你可要记住了!

虫神:一是夺魂虫每次更换宿主有短暂的延迟,你需要抓紧时间解决,二是它非常怕火,这一点你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但不可以取其性命!

**:那难道凡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他们被吃掉灵魂,不能入轮回,可这畜生却可以活,凭什么?

虫神沉默了一会,道理都懂,可这不代表会接受。

虫神:这你就不用管了,他们又不是你的亲人,你这是多管闲事,另外我这还有一个天璃罩,把它逼出来罩住即可,不要伤及性命,不然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没有回复,这虫神听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好神仙,没想到这话语之间也是如此,要不是有惩罚,自己肯定是不会接的。

可恶啊,那些神仙表面上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可实际上两者的差距还是没有变化,还是属于被动的一方。

**暗自发誓一定要好好修炼,天道不公,那就让他来做,像这种老鼠屎就应该被铲除,不配做神仙!

为了天下苍生,这个任务其实也必须要去做,否则不管不顾,会有更多人遭殃。

所谓的寻找夺魂虫的法宝是一个红色水晶,握在手心能感知到它的行踪,**猛地一激灵,这虫子居然就在L市。

既然是仙虫,那智商肯定不会低,如果要选择寄生的话,应该是选择高层人物,难道是阳家那对父子,如果是这样的话,出手击杀他们也就心安理得了。

等等,自己怎么会冒出这种邪恶的想法,**有些后怕,修仙者最忌讳的就是这个,很容易产生心魔。

好险啊,差点就铸成大错,看来以后凡事都要小心点。

天璃罩是一个透明的罩,看起来有点像塑料,但质感完全不同,他顿时有了主意。

**凝神静气,一拳轰在上面,天璃罩纹丝不动,力量被吸收掉了。

果然是宝贝,用来当盾牌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抵御仙术的攻击呢?

说干就干,起初他还是有些担心的,万一搞坏了,到时不好交代,而且想要对付那只死虫子就更难了。

**的指尖冒出一小撮火苗,小心地放在天璃罩上,没有丝毫变化,而且还在吸收火苗的能量,体内的法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

真是可怕的东西,吓得他连忙抽回,这次直接拿出炽炎刀,没有丝毫犹豫就砍了过去,铛的一声,刀被弹回。

想不到这巴掌大的天璃罩具有吸收,反弹攻击的特性,**起了贪念,这种好东西还给虫神太吃亏了。

收起两件法宝,他准备回去,不过同行的又只剩下苏小萌了,几日甜蜜的相处,让他很是不习惯,心里空落落的。

“又有棘手的事情要出手了吗?”

“差不多吧,我有预感,恐怕L市要发生一起轰动全球的大事!”

“哦,这么可怕,不如我们就不回去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我想啊,如果不是为了全人类的未来着想,我才不想接这种烂活呢,而且发起人还是个烂货!”

苏小萌满头的小问号,这还是头一次见**这般生气,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

不过由于只有**可以看见,她也只能忍住心中的好奇。

阳家此时人心惶惶,阳龙在房间里到处摔东西,这是第一次这么丢脸,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抢亲,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非常奇怪,就好像头上戴了一顶绿帽子。

“怎么,少爷还是不肯吃饭?”

“是的,老爷,那件事打击太大,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

“哼,混账,不就是一个女人而已,瞧这个没出息的玩意,你先出去,让我来!”

阳江满是怒火,这几日处理外面的流言蜚语和数不清的记者已经是焦头烂额,这不成器的儿子非但没有帮忙,反而是给他添麻烦,要不是只有这一个儿子,都想删号重练了!

“出去,我都说了几次,我不吃!”

一个瓶子被扔了出来,阳江迅速反应过来闪开,房间里响起瓶子破碎的声音,好家伙,这是想弑父不成!

“混账,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你爸!”

“爸?”

阳龙立刻怂了,语气也变得畏畏缩缩,和之前的表现完全不符。

“那个,我错了爸,刚才我以为是……”

“哼,你还有脸叫我爸,我都不想承认有你这个儿子,不就是一个臭**,有什么可留恋的,这种东西有钱可以随便找,要多少有多少,她愿意跟一个穷小子,那是她傻,没有见识!”

“可是爸,我就喜欢林雅,其他女人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你你你!”

阳江被气得满脸通红,差一点一口气没上来。

“爸,你别生气了,你要是气死了,我一个人怎么办,这么大的公司我也管不来啊。”

“好,非常好,你还想当董事长,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你也配,也不知道是谁生出你这种没用的玩意!”

阳龙小声地说了一句:“那不是你的种吗,我没用不就是说你没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