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范统心中,对于此次前来教皇殿,一直都抱着一种无所谓的心态。

在他看来,和所有大型“企业”一样,这次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最主要的目的只是做一下赛前动员罢了!

将大家召集起来,然后说几句勉励的话,调动一下众人的情绪,顺带描绘一下美好的未来,最后再画个大饼,许诺一些好处......

反正说来说去,都尽是些空头支票,实际上能拿到手的,啥都没有!

当然,这样想的可能也就只有范统这唯一的一个奇葩了。

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能有幸被伟大的教皇冕下召见,这就已经是一种最大的褒奖了!

正因为对此完全不感兴趣,所以当初在得知要来面见教皇之后,范统一点都没感觉到任何的激动与兴奋。

驭下之道嘛,本就是如此!

而事实也的确和范统猜想的差不多,经过一番刺激过后,此时在他左右两边,不管是原先的队友也好,或者是黄金一代的三人,眼神中都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

如果条件允许,他们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对手,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对方给挨个碾碎......

没错,就是这么的迫不及待、饥渴难耐。

显然一副鸡汤灌多了的模样!

“刚才说的,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看着下面一个个眸光闪亮的小家伙们,比比东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才开口淡淡的询问道。

“明白了,教皇冕下!”

尽管此时大家全都一副心潮澎湃的模样,但在面对比比东的时候,他们依旧保持着该有的恭敬与敬畏,不敢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不敬。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接下来你们按照方心柔主教的安排来就可以了!”

该交代的也交代得差不多了,比比东直接手一挥......

下了逐客令。

范统和邪月两人的带头下,几人也连忙转身,跟在中年美妇,也就是方心柔主教的身后朝着大殿的侧门走去,准备离开。

不过还没等他们走出去几步,身后却再次传来了比比东那柔美的声线。

“范统,你留下!”

“?”

咋回事儿啊老妹,这是故意针对我吧?刚才唠嗑还没唠尽兴咋的,还没完没了的了!

把我逼急了我就......

我就...

我就去找个小板凳来!

毕竟长时间站着说话对腰不好。

在众人或惊奇,或疑惑的目光注视下,被直接点名的范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停下脚步,低着头乖乖的又回到了原位站定。

怎么感觉有种下课后被班主任留堂的感觉呢?

等“闲杂人员”都离开之后,比比东看着范统那一副作怪的模样,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在外人看来,范统此时的行为显然过于轻佻,上纲上线的话甚至能给他扣上一个不敬之罪。

但也许是因为常年面对的都是那些对她毕恭毕敬的下属,有些腻烦了,此时突然遇到一个不那么怕她的,比比东不仅没有丝毫不满,反而还感觉十分有趣。

可能这和范统的年纪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吧!

小孩子嘛,天真无邪一点,什么东西都表现在脸上,都是能理解的。

如果此时做出同样行为的换作是一名已经上了一定年纪的成年人,那给人的感觉可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打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

一根棍子,一个洞,棍子小一点,便可以在洞里获得更多的活动空间,无论你如何左右上下搅动,都会存在一定的框量。

可如果这根棍子和洞一样大,那结果也可想而知!

这和一个人对于不同事物、不同人的容忍程度也不同是差不多的道理......

一直被对方那种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范统感觉浑身都不得劲儿,甚至让他生出一种自己就是那动物园中的猴子,正在被人尽情围观、探究的感觉。

实在是有些受不了的他,赶紧出声打破了大殿中的诡异气氛。

“教皇大人,留我下来是有什么事吗?您尽管吩咐便是!”

在范统声音的干扰下,比比东很快回过神来,不过她的表情是依旧是那么的耐人寻味,随后只听她缓缓的开口说道。

“之前菊斗罗月关向我提及过你,听说你的天赋很不错,先天满魂力可不多见!”

听闻此言,范统明显愣了一下!

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绝世天才的身份居然就这样曝光了吗?

不过老实说,不提“先天满魂力”这几个字还好,一提起范统就忍不住的一阵泄气。

想当初在得知自己拥有着如此绝顶天赋的时候,他可没少高兴,本以为自己很快就会成为斗罗大陆上又一个挂壁的时候......

谁曾想

现实却狠狠地抽了他一个大耳巴子!

先天满魂力又如何,丝毫都不影响他魂力修炼速度的拉胯!

在突破了三十级之后,再加上随后被一系列的事情分神,以及最终获得团队赛冠军时的喜悦,这一切都让他暂时性的忘却了那些不开心。

没想到如今却又被比比东给勾了回来......

想到这里,范统表情不禁一阵凄苦,只听他语气悠悠的说道。

“先天满魂力又如何,如今也不过才堪堪突破三十级的门槛而已!”

理性上,范统很清楚这时候自己肯定是表现得天赋越强大越好,说不定到时候比比东一高兴,就给他安排个辅助学习大礼包啥的。

笼络培养一下他这位未来的人杰!

可范统并不是那样的人,在他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讨好别人”这句话。

就算是当初加入武魂殿,他也仅仅只是为了暂时性的混口饭吃,顺带报答一下王猛对他的照顾。

察觉到范统表情不对,比比东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认同范统如今这样消极的状态,随后只听她语气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的情况我也大致了解一些,先天满魂力,仅仅只是这一点便足以证明你优秀的天赋。没必要妄自菲薄。

之所以现在并没有体现出来,必定是因为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这需要你自己去摸索、去发觉。

等某一天,当你将那些问题都完全解决了之后,以往所有的困难也都将迎刃而解。

况且

身为辅助系魂师,本身就比战魂师要难修炼一些,魂力增长的速度慢一点也在所难免!”

自从见到这位尊贵的教皇之后,这还是范统第一次见对方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而且还是为了专门安慰他,开导他!

这多少让范统生出了一丝感动。

在他的印象中,武魂殿一直给人的感觉都是严厉、竞争激烈、规矩众多,缺乏人情味。

像极了残酷的职场!

可谁能想到,这个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居然还有如此一面......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阿里上班的你正在苦苦搬砖,每一天突然马爸爸跑来关心了你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会让你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作为大陆上第一个拥有着先天满魂力这边稀有天赋的辅助系魂师,只要一直坚持下去,最终必定会走出一条属于你的光明大道。

下去后你好好想想,今天就这样,你的队友们还在等你,快去吧!”

范统本来还因为对方一番话而处于沉思之中,不过比比东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简单的做了一番总结之后便又一次下了逐客令。

“多谢教皇大人,那我就先下去了!”

此时心情莫名复杂的范统显然也没多少兴致,于是语气前所未有真诚的感谢了一句之后,他便匆匆离开。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空荡荡的大殿再次陷入了冷清。

“是个不错的苗子,希望你能快些成长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