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重复,待会就去修改

那柄佛门之伞上散发着淡淡的佛门法力气息,金色的气息虽然稀薄,但却是无比地坚固,笼罩着伞面。

对于佛门的法力气息,苏冥可是极为熟悉。

不仅和如今的佛陀之主的分身有深入的了解,体内还拥有着的上一任佛陀之主的残念。

只不过,那抹残念已经完全没有了灵智。

“在怎么说也是玄月宗的执事长老,用的竟然是佛门的法器。”

苏冥嘴角忍不住嘀咕了起来。

看样子,佛门在极北之地的渗透可以呀。

极北之地第三大势力,千古宗的禁地之中都有佛门的阵法,而第一大势力,玄月宗的执事长老用的也是佛门的法器。

甚至,抛开这些明面上的事情不说。

就是暗中,和纪连尘这个家伙还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

再这样发展下去,佛门很有可能会在极北之地开花结果,也标致着佛门已经完全走出了西域。

想到这里,苏冥挑了挑眉头。

按照玄月宗的所作所为,特别是老苏的这件事情上,自己就不会放过玄月宗。

也就意味着。

日后的极北之地,要么除名玄月宗,要么就和千古宗一样沦落为三流的宗门势力。

到时候,极北之地的话语权一定在义宗手上。

佛门若是想在极北之地立足,肯定要看自己愿不愿意了。

“不过,我倒是想再试试佛门法器有多么坚固。”

说着,苏冥向着叶阳云再次奔袭而来。

这一次却是收起了手中的锈剑,而是硬生生地挥拳砸出。

只不过。

在暗中却是调动了体内的那抹燃真的邪念之力。

苏冥曾经听过老苏说过,佛门的防御型法器最为坚固,所以解决佛门法器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佛门的手段来解决。

叶阳云没有理会苏冥的奔袭而来。

毕竟。

在他心中,这个佛门法器的无比坚固,除非是九境的强者,恐怕其他人很难破开。

他侧过身来,望向还幸存的几名叶家供奉。

“这里有我来顶着,手上的佛门之伞能够抵挡住一段时间,你们抓紧时间去红花阁找门房,就说我这里出事了,抓紧时间赶过来。”

叶家供奉明白叶阳云的意思。

红花阁应该就是玄月宗的联络点了。

于是,这几名叶家供奉在叶阳云的遮掩下,急忙离开。

苏冥自然见到了这一幕,不过没有直接理会,而是来到了这柄佛门之伞前,一拳轰然砸去。

拳影之上凝结出燃真邪念的黑色气息,直接碾压将金色的佛门法力气息碾压粉碎。

而后,在叶阳云心中。

这柄坚固不可摧折的佛门之伞竟然直接破碎。

叶阳云反应极快,在佛门之伞破碎的一瞬间便扔掉了,身形急速暴退。

而苏冥则是拿起了这柄已经破碎了的佛门之伞。

语气中满是不屑。

“这东西也没有多么坚固呀,轻轻一拳不就碎了吗!”

而叶阳云则是闪躲在一侧之后,望向苏冥的神情已经极为恐怖。

之前对于苏冥的出手,还只是震惊而已。

此时,则心中满满都是恐惧了!

眼前的小家伙还算是个人吗!

境界修为就不说了,要乐道天赋远在苏夕瑶之上,剑道天赋能够感觉到,远在自己之上。

刚刚递出的一拳,可以看出,拳道一途也极为精通。

甚至在拳影之中能够察觉到一抹浓郁的佛门法力。

这家伙。

简直是道道精通!

这到底还算是个人吗!

苏夕瑶到底是从哪里收到了这么一个弟子!

苏冥抚琴而起。

乐道的轰拍之力瞬间将那些离开的叶家供奉镇压。

而后,再次出拳。

这一次,日月虚影显现在拳头之上。

圣地拳法!

苏冥一拳将叶阳云轰在地面之上,这位定阳城的武道第一人,玄月宗的执事长老就这样被苏冥拎着手臂,扔到了苏夕魅的面前。

围观的这一众人,和叶阳云一样,惊诧到心中已经满是恐惧之意了。

神情满是不可思议。

他们知道,叶阳云可能不是苏冥的对手,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不堪一击。

叶阳云的实力他们心中都知晓的。

所以肯定不是叶阳云太弱了,而只能是那小家伙太强了。

……

“我是玄月宗的执事长老,你对我出手,就如同打了玄月宗的脸面,难道不怕玄月宗的报复吗!”

叶阳云咬牙切齿。

此时,英俊的面容看上去有几分狰狞。

而苏冥则是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角。

“本来以为玄月宗作为极北之地的第一大势力,有多么厉害呢,但是看到你这个执事长老不堪一击,想必也就不过如此嘛!”

“再说了,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玄月宗的执事长老吗!”

叶阳云默默闭上了嘴巴,心中突然堵得难受起来。

要知道,他作为定阳城的武道第一人,一直是受人夸赞的存在,哪怕在玄月宗,也是深受宗门长老的赏识,否则也不可能那么快晋升到执事长老。

然而,此时却在苏冥的嘴巴里变得一文不值!

“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苏冥坐在了叶阳云的面前,出声说道。

那柄佛门之伞上散发着淡淡的佛门法力气息,金色的气息虽然稀薄,但却是无比地坚固,笼罩着伞面。

对于佛门的法力气息,苏冥可是极为熟悉。

不仅和如今的佛陀之主的分身有深入的了解,体内还拥有着的上一任佛陀之主的残念。

只不过,那抹残念已经完全没有了灵智。

“在怎么说也是玄月宗的执事长老,用的竟然是佛门的法器。”

苏冥嘴角忍不住嘀咕了起来。

看样子,佛门在极北之地的渗透可以呀。

极北之地第三大势力,千古宗的禁地之中都有佛门的阵法,而第一大势力,玄月宗的执事长老用的也是佛门的法器。

甚至,抛开这些明面上的事情不说。

就是暗中,和纪连尘这个家伙还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

再这样发展下去,佛门很有可能会在极北之地开花结果,也标致着佛门已经完全走出了西域。

想到这里,苏冥挑了挑眉头。

按照玄月宗的所作所为,特别是老苏的这件事情上,自己就不会放过玄月宗。

也就意味着。

日后的极北之地,要么除名玄月宗,要么就和千古宗一样沦落为三流的宗门势力。

到时候,极北之地的话语权一定在义宗手上。

佛门若是想在极北之地立足,肯定要看自己愿不愿意了。

“不过,我倒是想再试试佛门法器有多么坚固。”

说着,苏冥向着叶阳云再次奔袭而来。

这一次却是收起了手中的锈剑,而是硬生生地挥拳砸出。

只不过。

在暗中却是调动了体内的那抹燃真的邪念之力。

苏冥曾经听过老苏说过,佛门的防御型法器最为坚固,所以解决佛门法器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佛门的手段来解决。

叶阳云没有理会苏冥的奔袭而来。

毕竟。

在他心中,这个佛门法器的无比坚固,除非是九境的强者,恐怕其他人很难破开。

他侧过身来,望向还幸存的几名叶家供奉。

“这里有我来顶着,手上的佛门之伞能够抵挡住一段时间,你们抓紧时间去红花阁找门房,就说我这里出事了,抓紧时间赶过来。”

叶家供奉明白叶阳云的意思。

红花阁应该就是玄月宗的联络点了。

于是,这几名叶家供奉在叶阳云的遮掩下,急忙离开。

苏冥自然见到了这一幕,不过没有直接理会,而是来到了这柄佛门之伞前,一拳轰然砸去。

拳影之上凝结出燃真邪念的黑色气息,直接碾压将金色的佛门法力气息碾压粉碎。

而后,在叶阳云心中。

这柄坚固不可摧折的佛门之伞竟然直接破碎。

叶阳云反应极快,在佛门之伞破碎的一瞬间便扔掉了,身形急速暴退。

而苏冥则是拿起了这柄已经破碎了的佛门之伞。

语气中满是不屑。

“这东西也没有多么坚固呀,轻轻一拳不就碎了吗!”

而叶阳云则是闪躲在一侧之后,望向苏冥的神情已经极为恐怖。

之前对于苏冥的出手,还只是震惊而已。

此时,则心中满满都是恐惧了!

眼前的小家伙还算是个人吗!

境界修为就不说了,要乐道天赋远在苏夕瑶之上,剑道天赋能够感觉到,远在自己之上。

刚刚递出的一拳,可以看出,拳道一途也极为精通。

甚至在拳影之中能够察觉到一抹浓郁的佛门法力。

这家伙。

简直是道道精通!

这到底还算是个人吗!

苏夕瑶到底是从哪里收到了这么一个弟子!

苏冥抚琴而起。

乐道的轰拍之力瞬间将那些离开的叶家供奉镇压。

而后,再次出拳。

这一次,日月虚影显现在拳头之上。

圣地拳法!

苏冥一拳将叶阳云轰在地面之上,这位定阳城的武道第一人,玄月宗的执事长老就这样被苏冥拎着手臂,扔到了苏夕魅的面前。

围观的这一众人,和叶阳云一样,惊诧到心中已经满是恐惧之意了。

神情满是不可思议。

他们知道,叶阳云可能不是苏冥的对手,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不堪一击。

叶阳云的实力他们心中都知晓的。

所以肯定不是叶阳云太弱了,而只能是那小家伙太强了。

……

“我是玄月宗的执事长老,你对我出手,就如同打了玄月宗的脸面,难道不怕玄月宗的报复吗!”

叶阳云咬牙切齿。

此时,英俊的面容看上去有几分狰狞。

而苏冥则是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角。

“本来以为玄月宗作为极北之地的第一大势力,有多么厉害呢,但是看到你这个执事长老不堪一击,想必也就不过如此嘛!”

“再说了,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玄月宗的执事长老吗!”

叶阳云默默闭上了嘴巴,心中突然堵得难受起来。

要知道,他作为定阳城的武道第一人,一直是受人夸赞的存在,哪怕在玄月宗,也是深受宗门长老的赏识,否则也不可能那么快晋升到执事长老。

然而,此时却在苏冥的嘴巴里变得一文不值!

“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苏冥坐在了叶阳云的面前,出声说道。

那柄佛门之伞上散发着淡淡的佛门法力气息,金色的气息虽然稀薄,但却是无比地坚固,笼罩着伞面。

对于佛门的法力气息,苏冥可是极为熟悉。

不仅和如今的佛陀之主的分身有深入的了解,体内还拥有着的上一任佛陀之主的残念。

只不过,那抹残念已经完全没有了灵智。

“在怎么说也是玄月宗的执事长老,用的竟然是佛门的法器。”

苏冥嘴角忍不住嘀咕了起来。

看样子,佛门在极北之地的渗透可以呀。

极北之地第三大势力,千古宗的禁地之中都有佛门的阵法,而第一大势力,玄月宗的执事长老用的也是佛门的法器。

甚至,抛开这些明面上的事情不说。

就是暗中,和纪连尘这个家伙还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

再这样发展下去,佛门很有可能会在极北之地开花结果,也标致着佛门已经完全走出了西域。

想到这里,苏冥挑了挑眉头。

按照玄月宗的所作所为,特别是老苏的这件事情上,自己就不会放过玄月宗。

也就意味着。

日后的极北之地,要么除名玄月宗,要么就和千古宗一样沦落为三流的宗门势力。

到时候,极北之地的话语权一定在义宗手上。

佛门若是想在极北之地立足,肯定要看自己愿不愿意了。

“不过,我倒是想再试试佛门法器有多么坚固。”

说着,苏冥向着叶阳云再次奔袭而来。

这一次却是收起了手中的锈剑,而是硬生生地挥拳砸出。

只不过。

在暗中却是调动了体内的那抹燃真的邪念之力。

苏冥曾经听过老苏说过,佛门的防御型法器最为坚固,所以解决佛门法器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佛门的手段来解决。

叶阳云没有理会苏冥的奔袭而来。

毕竟。

在他心中,这个佛门法器的无比坚固,除非是九境的强者,恐怕其他人很难破开。

他侧过身来,望向还幸存的几名叶家供奉。

“这里有我来顶着,手上的佛门之伞能够抵挡住一段时间,你们抓紧时间去红花阁找门房,就说我这里出事了,抓紧时间赶过来。”

叶家供奉明白叶阳云的意思。

红花阁应该就是玄月宗的联络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