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庄东面是大泽山。

往西,则是前往县城的方向。

方圆三十里内,有着十几个村落都是受到陈家庄的庇护。

大沟村,便是其中之一,是一座只有一百多户规模的小型村落。

“乖乖的把粮食财物都交出来,不要给老子耍什么手段,只要你们配合,就可以保住性命,若是不配合,老子一刀一个,让你们明白什么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没有食物,那就拿人来抵。”

此时,村子中有着一队队膀大腰圆,头上绑着绿色头巾的壮汉,手持兵器,来来往往,挨家挨户的抢夺食物财物。

这伙匪徒,便是肆虐曹县的数十股绿林贼之一。

这伙绿林贼大概两百余人,首领姓王名庆,使得一手五虎断门刀,因此绿林人称‘王大虫’,年龄在四十岁上下,虎背熊腰,孔武有力。

一个个壮汉,将从村子中掠夺来的财物食物,全都是摆在王庆的面前。

除了财物食物之外,还有一些青壮年男子以及年轻女子,都是被绑到了王庆的面前,绑这些青壮年男子,自然是让他们做苦力的,而年轻女子则是用来发泄所用。

那些被绑着的年轻女子,都是依偎在一起,小声哭泣着。

“哭哭哭,哭什么哭,能够服侍老子,那是你们的福气。”

王庆拉过一个年轻女子抱在怀中,朝着一个房屋走去,准备发泄兽欲。

“老大,陈家庄的猎人队来了。”

这时,负责在村子外放哨的匪徒看到远处有马匹接近,立即进入村子禀报道。

“真扫兴。”王庆大骂一声,吩咐下去道:“叫弟兄们动作快点,准备撤离,还有这些女子,全都给我绑走,一个都别放过。”

“是,老大。”

在王庆的命令之下,这些匪徒一个个都是收拾财物粮食开始撤退。

青壮年男子,还有一个个年轻女子,手脚都是被绑上,扔到了马背上。

“这伙绿林贼发现我们了,正在撤离,我先行一步,不能让他们逃走了。”

远处,陈青山目光凝视,大沟村内的景象,映入眼帘。

他的视力经过紫灵竹灵液的强化,要比普通人强出好几倍,可视远如近,视快如慢。

话音落下,陈青山便是让身下的蛟马加快速度。

从得到蛟马幼崽到现在,虽然才过去一个半月,但是蛟马幼崽身为异兽,每天都吃数十斤的肉,成长极快,个头虽然比起成年的烈马还要小一号,可爆发力、速度等却是远超普通的烈马,跋山涉水如履平地。

蛟马快速奔腾起来,前往村子的道路非常崎岖,坑坑洼洼的,不过坐在蛟马背上的陈青山却是一点都没有感到颠簸。

陈青山骑着蛟马驰骋纵横。

不一会儿,便是与众人拉开了数百米的距离,距离村落越来越近。

当即,陈青山抽出一根利箭,对准了这伙绿林贼的首领。

崩!

随着一声弓弦暴响,利箭破空飞出。

“老大,小心。”

有匪徒看到利箭射来,立即提醒道。

“真是可笑,这样的箭术也敢拿出来献丑。”

王庆冷笑一声,立即抽出长刀劈向飞来的箭矢。

轰砰!

就在王庆长刀的刀刃劈在箭矢的箭头上时,箭头处压缩着的气劲便是忽然炸开,将王庆手中的长刀炸成碎片。

那长刀碎片,就如同是暗器般四射开来。

“啊!”

王庆不由发出一声惨叫。

长刀炸开化为碎片四射,这么近的距离王庆根本躲避不开,有几块长刀碎片飞到了他的脸上,将他的脸划破,更是有一块小小的碎片,飞进了他的一只眼睛当中。

发出一声惨叫,王庆立即是用手捂着左眼,此时已经是鲜血淋淋。

“杀了他,给老子杀了他。”

一只眼睛被弄瞎了,王庆立即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

“杀!”

得到命令,两百多名绿林贼当即拔出刀剑,杀气腾腾的朝着陈青山冲去。

“找死!”

陈青山立即使出了飞雨连珠箭。

一弓开十二箭。

嗖嗖嗖嗖——

十二支箭矢飞出,例无虚发,全都命中目标。

当即,冲在最前面的十二名绿林贼死在陈青山的箭下。

但这些绿林贼都是亡命之徒,悍不畏死,就算有十二人倒下了,另外绿林贼还是朝着陈青山冲来,距离越来越近。

并且,绿林贼当中也是有着弓箭手,一支支利箭朝着陈青山射来。

“风雷棍法!”

陈青山将弓箭收起,抽出身后背着的铁棍,在身前如同风扇般旋转。

铛铛铛——

那些飞来的箭矢,全都是被挡了下来。

“冲过去!”

面对杀气腾腾冲来的绿林贼,陈青山双腿一夹,身下的蛟马速度不减。

小蛟马出生到现在虽然还不到两个月,但身为异兽,天生就非比寻常,除了速度快,防御强之外,力量也要超过了普通猛兽。

在大泽山之中,小蛟马已经可以独自猎杀黑熊猛虎等猛兽了。

面对冲来的绿林贼,小蛟马速度不减,甚至还加快了几分。

砰砰砰——

小蛟马就如同一头狂暴的蛮牛般,将迎面而来的绿林贼全都撞飞了出去。

陈青山手中铁棍朝着左右两边横扫,这些绿林贼虽然凶悍,但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怎么可能挡得住一百多斤的铁棍。

一个个绿林贼,都是擦着就伤,碰到就死。

陈青山就如同一头猛虎,冲进了绵羊群之中,大杀特杀。

转眼间,便是有五六十个绿林贼死在陈青山的棍下。

小蛟马一往无前,一些箭矢射在小蛟马身上,也是安然无恙。

很快,陈青山便是冲到了绿林贼首领王庆的身前。

小蛟马立即抬起了两只前蹄,然后朝着王庆狠狠地踏下。

“异兽蛟马!”

王庆连忙闪躲,不敢硬接。

这世间,若要说哪种异兽最为广为人知。

异兽蛟马,便是其中之一了。

不知道多少武者,都希望有一头蛟马为坐骑。

“给我死!”

陈青山双手抡起铁棍,携带着五千多斤的力量,如同力劈华山一般,铁棍由上而下,朝着闪躲的王庆的头颅狠狠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