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王烁在炼化完仙种,实力大增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教训王宣一顿。

毕竟,他为了一雪前耻,在得到仙种后,没有任何空闲,一直都在拼命修炼。

况且,现在教训一顿王宣,也免了让王宣在自己的盛典上丢人。

毕竟都是王家人,不能让王宣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

这一点,王烁心中还是有数的。

可,他当见到王宣时,只是和王宣对视了一眼。

他竟然像是被一头巨龙锁定住了一般。

震动,愤怒,害怕,恐惧,自卑的情绪瞬间充斥他的心神。

然后,王宣就离开了,一脸淡漠,像是刚刚俯视了一只蚂蚁一般。

而王烁则满身大汗,双腿在打颤,嘴唇都被自己咬破。

这一刻,他知晓了,此时的他绝对不会是王宣的对手!

哪怕十个他,也不会是王宣的对手。

如果王宣想,完全可以抬手捏死他!

纵使只是回想起来,王烁也不禁一阵面色发白。

可见是真的被王宣给震慑住了。

王烁心有猜测,如果不是刚刚他还算念及同家族之情,没有让王宣在接下来的册封大典上出丑的想法。

此刻,他应该已经被王宣给捏死了。

即便不死,也要被剥夺一切机缘。

“可。”注意到王烁的神情,蛄之一脉的族老心中一惊,脸色不由大变,王宣竟然给王烁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心理阴影?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还真有可能演变成为心魔!

而战胜心理阴影的最好办法,就是直面恐惧!

让王烁亲手击败王宣!

所以,他们最终还是同意了王烁的请求。

“多谢各位爷爷,此事,不成功便成仁!”

王烁悲壮道,鼓足了勇气和决心!

蛄之一脉的族老心神一颤,全都单膝跪地。

这一刻,他们好像看到了王烁父亲王辰的身影。

“请少主放心,此事必定成功!”众族老振声道。

事实上,蛄之一脉的族老们,并不是太过担忧。

因为王烁父亲留下的真正底牌,也是最重要的至宝,其实并不是仙种,仙典,甚至也不是世界树建木的一截根茎,而是另有其他。

……

极道宫。

鲲鹏一脉的圣地,

鲲鹏神子王逍遥的居所。

而如今,在这个特殊时刻。

紧闭的极道宫大门,终于打开。

顿时,阴阳二气横扫而出,周围大道都隐隐收敛了起来。

一道身穿玄白二色衣袍的绝世身影,缓缓走出。

他肩挑日月,脚踩阴阳太极图。

此刻,随着他的出现,天地都丧失了光彩。

他的出现,立马吸引了无数王家族人的目光。

他好似无缺无垢,像是天上仙人般完美。

给人一种特殊的念头。

此人是谪仙吗?

可惜,众人早就已经见惯了王宣的神颜仙资,在容貌气质这一块,除了王宣之外,再也没有人能令他们心生震惊。

也就只能唬唬外人了。

而王逍遥却并不知道这些,反而自我感觉良好。

闭关半年,终于彻底炼化了阴阳仙种。

他不仅实力大增,气质更也是得到了升华。

这时的他,就像是天地的宠儿一般,被大道宠爱,被阴阳之道守护。

“这种感觉真好啊!”

王逍遥嘴角扬起一丝自认为迷人的笑意。

“现在的我,已经足以横扫三千道州所有年轻天骄了!”

王逍遥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状态,微微诧异道。

“没想到,只是炼化了一枚阴阳仙种而已,自己的实力居然提升了整整一倍。”

王逍遥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实力能有这么大的提升,显得很是惊讶。

如今他的境界,也已经彻底稳固在了仙台二重天。

仙台之后,每差一阶,就相隔整整一个天地,每个大境界间的差距极大。

可以说,放眼整个三千道州,他绝对能够横扫五十岁以下的所有修士!

而如今他才仅仅三十岁,三十岁的仙台二重天,古往今来,也找不出多少人。

“鲲鹏神子居然炼化成功了阴阳仙种!”

“不仅如此,更是提升了整整一倍的实力!”

周围聚集的族人,全都惊呼了起来。

因为,王逍遥刚刚的那些话,本就没有任何遮掩,就是说个他们这些围观之人听的。

不为别的,只是单纯的想装个逼。

众人的反应也如王逍遥预想的一般激烈。

要知道,像他这样的绝世天骄,能提升实力的办法,早就已经用尽,即便是想要提升一点点实力,也都极难。

而如今,他的实力却足足翻了一倍!

这如何不令人震惊?

然而,众族人的惊讶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因为,

就在这时,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快看!真龙宣公子,出门了!”

然后,像是丢了一枚核弹一般。

一石激起千层浪!

“宣公子,居然出门了!”

“时隔半年,真宣公子终于再次出门了!”

“姐妹们,快快快,晚了就看不到宣公子的真容了!”

“错过再等半年!”

这一刻,整个王家彻底躁动了起来。

全都赶往了王宣所在的地方。

将王逍遥晾在了原地。

“我天!我家宣公子,居然又变帅了,简直绝美!”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此人只应天上有,不知为何落人间?”

一位位王家少女,神色痴迷,仿佛中了毒药一般,脸颊通红,满眼桃花。

就连男性族人,也纷纷挤了过来,同样只为一睹王宣真容。

而人群中央的王宣,一袭白衣,发丝飞舞,好似不朽仙君,他神色淡漠,早已习惯了众人的这般反应。

起初,他也很苦恼,毕竟每每照镜子都要被自己帅到,的确是件很苦恼的事情。

不过,后来他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毕竟,既然不能改变,那就只能学会接受。

“该死!该死的王宣,竟然敢抢我风头!”王逍遥气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小丑,很是滑稽。

想到这里,他愈发愤怒,怒火简直要化作实质,直冲天灵盖。

只是,很快,他的神情又恢复了平静,面露一丝微笑,笑容中甚至有些阴冷。

一旁一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走到了王逍遥跟前,道:“禀神子,一切都已经操办妥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