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佑和梅泰岳聊了好一会儿。

说是聊天,其实就是梅泰岳一直在变着法的夸他。

上午他被余老爷子夸了半天,这下午又被未来老丈人夸上了。此刻他直感觉再这么下去,自己就真该飘了~

最后,连大姐姐都听不下去了,找借口说沈清佑还有事要处理,便带着意犹未尽的梅泰岳,以及监视器夜易秋一起离开了。

临走前,沈清佑心中一动,使用精神传音道:“梅总裁,易秋姐前天跟我说,之前庾睿雅的债主在跟踪你。当时易秋姐把他们赶走前,问了他们跟踪你的原因,那些人说庾睿雅失踪了,跟踪你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我看梅伯伯今天心情不错,为避免狗急跳墙,有些事儿还是让他尽早知道的好。你放心,若是梅伯伯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你及时来喊我。有我在,他不会有事儿的。”

梅知妍脚步一顿,扭头看了某渣男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犹豫,然后点了点头。

……

……

总裁办公室。

“合约结婚……同性恋……你好大的胆子!!”

得知事实真相后,梅泰岳如遭雷劈,猛地起身大吼了一声!

站在一旁的李薇薇也听傻了,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个温柔聪明的表姐竟然会办出这么扯的事。

忽然,梅泰岳捂住了心口,神色变得十分痛苦。

梅知妍心里一慌,赶忙上前扶住了他,柔声安慰道:“爸,您别生气,身体要紧。”

“别叫我爸!我没你这个女儿!”

梅泰岳甩开梅知妍,并用手指着对方,怒目圆睁道:“你……你!你丢不丢人,竟然找一个……一个……”

他气得都说不出话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梅知妍这心瞬间就提了起来,就在她想着要不要去喊沈清佑时,猛然想起刚才梅泰岳对沈清佑的态度,不假思索的道:“我喜欢上了清佑。”

顿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监视器夜易秋一脸错愕。

小表妹李薇薇一脸震惊。

刚刚还喘着粗气的梅泰岳也陷入了呆滞,不仅呼吸恢复了正常,连心脏都不疼了,仿佛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梅知妍脸色绯红,悔的肠子都青了。

她也是因为太紧张了,想着转移话题让梅泰岳消消气,所以才一时冲动说出了这句话。

“你……”

梅泰岳出声了,不过只说了一个字,就说不出话了。不是因为气得,而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梅知妍强作镇定道:“易秋,微微,你们先出去吧。”

夜易秋神色复杂,没有多说,起身便离开了房间。李薇薇虽然满心八卦的想要听下去,但还是乖乖地跟在了夜易秋身后。

父女两人安静了好一会儿,梅泰岳才出声说道:“你离婚……是因为他?”

大姐姐脸上的红晕仍未褪去,小心翼翼的问道:“您不生气了?”

梅泰岳一瞪眼:“你先回答我的话!”

“不是。”

梅知妍苦笑了一下,将庾睿雅的所作所为都说了出来。

啪!

梅泰岳气得一拍桌子,破口大骂道:“他妈了个巴子的!这死玻璃,竟敢这么欺负你……”

梅知妍一脸紧张,生怕对方再气得犯病,赶忙说道:“爸,您消消气,清佑已经帮我教训过他了。”

“教训?你们怎么不直接弄死这个畜生?!”

梅泰岳又骂了一句,转头看向自己闺女,脸色变得颇为复杂。

在心里浓浓地叹息了一声,他又问道:“你们是怎么教训他的?”

梅知妍立刻将事情如实诉说了一遍。

听完,梅泰岳心里这气顿时就消了不少,并在心里暗暗给某渣男点了个赞,说了句:干得漂亮!

随后,他迟疑了一下,问道:“那……他喜欢你吗?”

这话算是问住梅知妍了,她也完全没想到自己父亲会突然问这话。

她愣了愣,表面镇定,实则心虚的答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正在追他。”

梅泰岳眯了眯眼。

刚才沈清佑说自己和梅知妍私人关系不错时,他就感觉不对劲了。所以聊天期间,他一直在留心观察,发现这两人的确有些眉来眼去的迹象。

“他知不知道你喜欢他?”

“不……不知道吧?”大姐姐有些结巴了。

梅泰岳冷哼一声,道:“你别想骗我。你都说了你在追他,可他却仍把你放在身边,怎么可能对你没意思?”

梅知妍张了张嘴,根本无法反驳。

随即,她面露歉意,转而说道:“爸,我错了,我不该骗您。”

梅泰岳深呼吸了一次,神色复杂。

虽然他仍是很气闺女骗自己,但更气那个变态竟敢这么欺负他女儿。不过要说他不自责,那肯定是假的。毕竟梅知妍也是因为被他逼急了,所以才一时糊涂,弄了这么一出假结婚。

“你!你糊涂啊!唉……”

他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旋即眉头一皱。

‘不对啊。’

‘刚才不是在聊沈清佑吗?怎么这话题突然就变了?’

想到这里,他板着脸道:“你别跟我打岔,先把你们两个的事给我交代清楚。”

大姐姐这会儿尴尬的一批,“没……没什么了,我都跟您说过了。”

梅泰岳连声问道:“那你是怎么追得他?用过什么手段没有?目前有没有什么进展?”

梅知妍都听愣了,呆呆的道:“爸,您不生气了?”

梅泰岳哼哼一声,气归气,但他此刻心中的喜悦更甚!

这可是沈清佑啊!

荣耀英雄啊!

他要是能有这么一个女婿……我的天,这好事他之前想都不敢想!都足以光宗耀祖了!

再说了,做父母的,都想让孩子以后有一个好的依靠。

放眼整个联邦,年轻一辈的人,有谁比得上这位新荣耀英雄?

可以说,是喜悦冲淡了怒气。

“你先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追的他。”

梅知妍仍是没有缓过神来,“您不反对?我们可相差十几岁呢。”

“十几岁……”梅泰岳嗤笑:“这算什么?十几岁差很多吗?还有,我是那种在意年龄的人吗?你不要把我想的太古板。”

梅知妍:“……”

她突然感觉,此刻的老父亲好陌生。

梅泰岳却是想到了什么,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不过你虽然没和那个混账发生过关系,但你毕竟离过婚……”

“他不是在意这些的人。”梅知妍下意识说道。

不过话一说完,她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果不其然,梅泰岳挑了挑眉,道:“你怎么知道他不在意?他跟你说的?”

梅知妍没吭声,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老是犯些低级错误?

此刻,她直想拿个胶带把自己的嘴给封住。

见闺女不说话,梅泰岳沉声道:“你这孩子,怎么不说话?”

梅知妍仍是不言,心想说得多暴露的就越多,不如就装哑巴。

梅泰岳无奈,想了想道:“这样吧,今晚你回家住,让你妈教教你怎么追男人。”

“?”

梅知妍愣了愣:“我妈?追男人?”

梅泰岳仰起头,语气流露着丝丝得意:“之前就是你妈追的我。”

梅知妍一阵无言,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她之前还想过,梅泰岳会认为女追男很丢人呢,没成想……

看来,古板不代表傻。

梅泰岳肯定明白沈清佑这么优秀的人是求之不得的,谁错过谁傻批!

老父亲的脸色缓和了下来,颇为感叹道:“知妍啊,你要是能嫁给他,我这辈子就算是圆满了。即便让我现在去死,我都愿意。”

“爸,你说什么胡话呢!”大姐姐既害羞又生气的道。

梅泰岳笑笑,起身道:“行了,我先回去了,晚上在家等你。”

梅知妍颔首,问道:“家里的生意怎么样了?之前您不是说遇到点麻烦吗?用不用我帮忙?”

梅泰岳道:“现在你都是十二制药的总裁了,谁还敢惹我?放心吧,家里没事。我提醒你一句,千万不可滥用你手里的职权,也别想着照顾家里的生意,这样会引起清佑的反感的。”

知道父亲是为自己着想,浓浓地父爱使她心中一暖,梅知妍温柔笑道:“我知道,爸。”

梅泰岳沉吟了一下,忍不住多啰嗦了两句:“你以后要是不忙了就多去找清佑聊聊天,也可以学学做饭,每天给他带个饭什么的。闺女,记住,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

闻言,梅知妍心里不禁有些得意。

现在某人可是每天都在给她带饭。

“行,我知道了。”

梅泰岳点点头没再多说,迈步便向外走去了:“你别送我了,忙你的去吧。”

梅知妍犹豫了一下,喊道:“爸。”

梅泰岳转过身子:“嗯?怎么了?”

梅知妍温婉一笑:“谢谢您支持我。”

梅泰岳怔了怔神,笑骂一句:“傻丫头。”

待他转过身子后,眼眶突然泛红了。

‘我之前……好像真的做错了啊。’

‘真是委屈你了,妍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