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衣服?”张巍却怔了一下。

“姐姐只给你准备了这么一两套换洗的衣服,不买点衣服,你是准备今天不洗澡?”姚长歌斜了他一眼,随即慢条斯理地摆了摆手:“不过你要是今天回去北华市了,姐姐也懒得买,省心省力了。”

啊这.....张巍却仔细想了一下,自己好像还真是没考虑过这一个问题,天真的认为一两套衣服就已经能轮着换,结果鹏城的天气属于是夜里微凉湿润,而且这两天白天的阳光同样不是很旺盛,偶尔还有白云飘飘,一来二往,昨天的衣服自然是还没有晾干。

“那还是买一些衣服吧。”张巍却爽快回答。

出了门。

张巍却和姚长歌俩人沿着商业区的步行街迈去,卫康小区附近都是饮食为主,反而是像衣服首饰的店铺有点稀少,来到了一间颇大的商场里面,琳琅满目的商铺和不同款式的衣服。

姚长歌略微带点报复性的给他挑了一件粉红色上衣针织衫,美其名曰非常搭配他一身清秀的长相,张巍却知道她依旧是对于早上的事情耿耿于怀,但这种事情,他解释也没用,解释等于掩饰。

张巍却委婉拒绝:“我觉得不妥,我还不想穿女装出门。”

姚长歌摊了摊手:“没什么不妥,这款针织衫本来就是男式。”

姚长歌望向了一侧店内的服务员眨了眨眼,演技在线,一副略微有些调皮的样子:“小姐,这一款针织衫是不是男式的衣服?”

服务员捂嘴偷笑:“嗯,小姐你的眼光真好,我们这一款针织衫正是针对男性做出来的款式,非常搭配这位先生的气质和长相。”

张巍却:......

姚长歌有些挑衅似的给斜了他一眼,随即就将衣服挽在了手臂上,一副已经是预定了待会顺手结账的样子,而张巍却则小小的报复了一把,以孝顺为理由,给姚哥添新衣,挑了一件清凉的棕色吊带裙,露出一双手臂和

但姚长歌非但没有拒绝,而是伸手接了过来,打量了一下,随即她秋水眼眸一副似笑非笑望向了他,揶揄着:“真要姐姐穿出门?”

张巍却怔了一下。

随即认真的想了一下,姚长歌穿着吊带裙的在大街上的样子,他心中的占有欲顿时一阵隐隐作祟,他立马悻悻然将吊带裙归回原位。

姚长歌噗嗤一笑,随即斜了他一眼,有些倨傲的扬了扬下巴,一副十分嚣张的样子。

暂时性简单的买了五六件衣服,张巍却喊着停,姚长歌才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勉勉强强停了下来。

“勉强是暂时够用了。”

姚长歌挥着手指挥结账,俩人倒是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在张巍却有意无意的带领下转而下来了一间护肤品的店铺。

姚长歌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狗子,你想护肤了?”

张巍却回答:“给你自己买。”

姚长歌挥了挥手:“姐姐是仙女,用不上,打道回府。”

张巍却紧握着她的皓白小手,:“姚哥,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狗配铃

铛跑的欢,仙女护肤岂不是更仙了。”

姚长歌白了他一眼:“平时看你贼机灵,居然这点小事都不懂,护肤只是商家推出的嚼头,真正能保障肌肤还是起于基因和环境,跟护肤品没什么关系。”

她停顿了一下,随即漫不经心的说着:“平时管理肌肤只需要主要清洁和保水保湿就行了。”

张巍却闻言一怔。

姚长歌十分臭美着说:“何况姐姐天生丽质,素颜出门都一样好看。”

张巍却没有反驳,望着她的精致俏脸微微一笑:“对啊,你素颜出门都一样好看。”

姚长歌甚是满意的挥了挥手。

拎着大袋小袋,张巍却和姚长歌折返回来了卫康小区附近的大街上,简单的解决了一顿午饭,随即就回来公寓了。

刚回来了公寓,将东西搁在了一侧,随即姚长歌就看了一眼手机。

“姐姐有急事要出门一趟,办点事。“姚长歌抬头撇了他一眼:“什么时候解决事情了我再给你微信。”

张巍却诧异了下:“这么突然?”

姚长歌呵呵了一声:“本来是想着你只待一天,所以有些事就没有提前全部解决,但谁知道某人居心不良赖着不走。”

张巍却:“……”

本来他确实是是打算待一天,但后面计划就变了,计划赶不上变化,但同样是因为这样才有了昨天的突破性进展。

姚长歌出门了。

张巍却在客厅坐了一会,随即打了一个哈欠,吃饱喝足就有点困意了,本来按照他的精力还不至于撑不住这点困意,但无奈这两天基本都是硬着睡不着,第一天还好,第二天就有点难顶了。

推开了房门。

躺在了姚长歌的床上,淡然的幽香荡漾在房间里,一阵阵的困意袭上了脑袋,他缓缓睡了过去。

……

再次醒来。

外面天色已经是黯淡了下来,斜阳黄昏,张巍却躺在了床上微微打着哈欠。

再瞅了一眼手机。

时间已是下午,6:45分。

除了201寝室的微信群倒没有来自姚长歌的微信消息,琢磨着大概是还没有结束事情。

他出来了房间进了一趟卫生间里拧开了水龙头,掬着手,捧着水扑打在了脸上,抹了一把脸,困意略微消散了一些。

咚!

突然间。

手机响起了一声微信的提示音,他怔了一下,随即再翻出看了一下。

正是姚长歌发来的微信消息。

很简短。

只有一个地址。

地址是在一个叫嘉兴商场的大型商场外面,距离着公寓倒有一段距离。

是让我过去找她?

张巍却想了一下,出了门,约了一辆网约车直驱向了嘉兴商场,约莫是过了半小时,终于是来到了。

下了车。

张巍却看了一眼周围,嘉兴商场的两侧商铺都是非常热闹,熙熙攘攘,像正在做着广告,正在卖力的宣传着,人行路上满是人来人往,一辆辆轿车在公路上掠过掀起阵阵噪音。

看了一下,随即立刻注意到了嘉兴商场外面种植着的一颗树旁,姚长歌正沿着树周围的坐了下来。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小姐,请问是在等男朋友吗?”

姚长歌抬了抬头。

张巍却站在了她的面前,姚长歌冲他眨了眨眼睛:“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