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之中。

狼妖缓缓睁开双眼,起身,上前几步,用双眼去俯察。

却是发现,这高山之下的茂密丛林,早已消失不见。

迎来的是各种高大的建筑,行走的和飞行的人群,他们身上的纹身图案,也是各种交相辉映,流光溢彩。

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世界!

然而,

此刻的狼妖,却是有点犹豫了,心底的害怕,顿时油然而生。

他该要如何下去?

此刻的他,正身处在悬崖的半山腰上,这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若是以往,自己必然可以用所谓的妖力,化为一团妖物,进行自由的飞翔。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却不能了。

双手缓缓伸展,却是惊人的发现,自己的妖煞之力,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年代的久远,而越发的稀薄了。

时至今日,体内的妖力,已经所剩无几。

他已经没有了全然的信心,和必活下去的把握。

或许这纵身一跃,自己就会没有受到强大的妖力支撑,而直接坠入悬崖,粉身碎骨,这都是极有可能的。

他现在也根本不敢确定,目前的自己,到底还有多大的把握。

怎么办?

于是,他开始望着自己的双手,准备尝试一下。

“喝。”

一声暴喝,自己的拳头,立即击打在了眼前地面上的石块上了。

这石块,咔嚓一声,悄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果然啊!

自己的妖力,很明显的被削弱了很多。

以往的自己,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只需要一丁点的力量,就可以将石块给轻易的粉碎成漫天齑粉!

可是现在,

自己使用出了将近百分之百的力量所施展出来的一记拳头,却仅仅只是能够将石块产生裂缝。

果然啊,这修炼看似是在修仙,实则自身的实力,是在随着时间而逐年下降。

真的是一日不如一日,若是再往后继续修炼几年的话,恐怕自身的整个妖力修为都要被时间所榨干了。

唉!

此时的狼妖,也显得很是无奈,可是他还能够怎么办呢?

思来想去,也只能够进行殊死一搏了!

他缓缓向前,从山洞里走了出来,迎风而立,却是双脚不稳,吓得他瑟瑟发抖,脸色苍白,情不自禁的开始朝着后方退后了一步。

他握紧了拳头,额头上也是冒出了冷汗。

眼神之中,仿佛是正在望着无尽的深渊一般,让他不禁哽咽了一下,心中咯噔咯噔的跳,满是惶恐和不安。

咕噜咕噜……

而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肚子,也是开始饿的叫了起来了。

自己在修炼的这三十年里,不吃不喝不睡,自己可谓是一点屁事都没有。

谁知道这刚刚醒来,却是立即拥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现象,唉,真是糟心啊!

怎么办?

难道还要眼巴巴的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干,然后就坐以待毙,等着自己饿死吗?

不行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放手一搏!

这样的话,起码自己还算是有一点希望的!

于是,

想到这里之后,他便是开始行动了。

咬咬牙,立即闭上双眼,如同三十年前一样,朝着悬崖下方纵身一跃。

可是,

跳下的一瞬间,自己的整个躯身,便是瞬间失去了重心,一下子开始狠狠跌落。

他慌了心神,

自己的妖力果然太过于稀薄,以至于自己瞬间凝聚的时候,却是如同一层薄膜一般,被无尽的大自然重力,所瞬间捅破!

“啊——!”

顿时,

他开始失声尖叫!

这是死亡之前的惨叫声音!

恩?

不好!

附近有惨叫的声音,一定是出现了什么事故了!

天空之中的飞行员立即感知到了附近的求救信号,旋即便是立即锁定位置,确定目标,按下红色的按钮,空中的加长版玛莎法拉利便是迎面冲来。

“啪!”

瞬间,

从半空之中,豪华飞车直接稳稳接住了狼妖。

狼妖坠落的同时,顺势落入后排车座上,车座上的自动安全带检测到人已做好,就瞬间给狼妖系上,可能这便是传说之中的,稳稳的幸福。

“啊,为什么你会跳崖,是有想不开的事情了吗?”

“哈哈哈,不要对生活感到满是压力,我们要永远去想一些比较开心的事情。”

“比如,马上吃什么串,喝什么酒,下午去哪里看一场最长的电影,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晚上的时候,再谈一场说分手就分手的恋爱,难道这不好吗?伙计。”

开着飞车的驾驶员也没有回头看着狼妖,只是一边开,一边笑道。

不得不说,他开着车的技术,很稳。

一看就是属于那种老司机。

狼妖干笑一笑,心中也是有点感动的,毕竟是这眼前的人,救助了自己。

“恩,还是要谢谢你,这种事情,可能以后都不会有了。”

“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你现在操控着的,是个什么怪物,一直嗡嗡嗡的响,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怎么这么的听话?不咬人的吗?”

初来乍到的狼妖,自然是看不懂眼前的高科技,便是很是好奇的开始问道。

这驾驶员也没有任何的好奇之心,就是单纯的觉得,这应该是从千里之外流落而来的难民吧。

毕竟,

一贫如洗的贫民窟,和街火通明富丽堂皇的夜之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来自贫民窟的人们,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那么自然也是一件很是不足为奇的事情。

随后,他便是解释道:“这个啊,就是法拉利和玛莎拉蒂的融合加长版,再加上黑科技,就成了飞车,恩,在空中自由飞翔的飞车,怎么样,感觉还可以吧?”

“恩,还行。”狼妖表示很是满意。

“哈哈哈……那铁子,你家在哪啊?或者说,你打算要去哪里啊?我送送你?总之别再想不开了,不是每次的时候,我都会遇见你。”

“再说了,你现在还欠我一个人情呢,你要是继续想死的话,我觉得你会良心不安的,是吧?”

驾驶员笑了笑,问。

只是这样的问题,却是让狼妖顿时一脸茫然。

是啊。

我该要去哪里?

自己对于这陌生的世界,全然一概不知,心里空荡荡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敢问,

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