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蝉儿今天穿一身白色的工装羽绒服,里面套着一件淡蓝色毛衣,脖子上还围了一个红色的毛线围脖。

下半身是宽松的休闲裤,配运动鞋。

头发因为刚洗过吹过的缘故,就披散在那。

原本刚刚睡醒还有点迷蒙的眼睛此时瞪得浑圆。

方澈现在是没脸看赵蝉儿了啊!

按照阿姨的意思,赵蝉儿来了有一段时间了。

食堂里本来就没人,所以刚才方澈说话是一点都没收着,又加上他为了震慑阿姨说话的那股狂劲儿,赵蝉儿不可能听不到。

“走啦走啦,食堂要关门了啊!”阿姨突然喊道。

这是在催促方澈和赵蝉儿离开。

“阿姨再见!”赵蝉儿也不知道在想啥,直接给阿姨鞠了一躬,然后红着脸快步离开了。

方澈扭头看向阿姨,那眼神仿佛在说阿姨你坑我!

阿姨可不像他,阿姨直接说道:“阿姨能力有限,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剩下的事情可就靠你了。”

“年轻人,好姑娘不追留着让她遇渣男吗?大老爷们扭扭捏捏的像个什么样子!”

“上!”

说着阿姨关掉了打饭的窗口。

食堂门口,赵蝉儿俏生生地站在那等着。

打饭窗口已经被阿姨给关上了。

哎,社死啊!方澈自穿越以来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社死啊!

拿着饭硬着头皮走到食堂门口。

嚯~外面下雪了。

大雪下的很急,此时已经给天地间蒙上了一层白色。

“走走不?”赵蝉儿细弱蚊蝇的声音传来。

“那就走走吧。”

方澈也豁出去了,看来今天真是个坦白局了。

两人从食堂出来,向研究院外走去。

路上已经积了薄薄一层清雪,踩上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路灯下,两个人的身影拉长又变短。

一路上赵蝉儿只顾埋头往前走,方澈跟在后面心脏砰砰直跳。

讲道理,上辈子出道之前倒是谈过一两次恋爱,但那都是馋自己身子的坏女人,上大学一军训的时候就被人家给盯上了,而且还被人家骗了身子,后来因为家世的原因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时候谈恋爱靠的全是荷尔蒙和肾功能。

出道之后,因为查出来心脏病的原因,他那小小的身躯再也承受不住太大的“波动”,所以就没怎么谈恋爱了。

也就是说,方澈两世为人,这是第一次真正的觉得自己特别喜欢一个人。

现在这种场景,方澈也没咋经历过。

“小……呃……赵姐!这饭再不吃可就凉了。”方澈举了举手中的饭,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呃……好的。”赵蝉儿接过方澈手中的饭,但是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要不回房间吧。”方澈提议道,这大冷天的,赵蝉儿也不可能在外面吃饭。

“嗯嗯,有道理。”

赵蝉儿这会儿也懵啊。

原本自己天天叫嚷着必拿下呢,结果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局面,反而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方澈现在说什么就答应什么了。

紧接着两人溜达回了酒店。

一路上无言,把赵蝉儿送回房间后,方澈站在房间门口:“那个,你好好吃饭啊。”

“好的。”

屋门缓缓地关上,方澈脑海里无数个念头闪过。

“啪嗒。”门彻底关上了。

方澈站在门前,长长地吸了几口气。

这叫什么事情啊!不行!今天必须得把事情说清楚。

举起手来刚要敲门,门被赵蝉儿从里面打开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谈谈!”

“谈谈!”

两人几乎同时说道。

“来,进来谈。”赵蝉儿这会儿也恢复精神了,不行,今天必须把事情说明白。

屋门关上,赵蝉儿坐在自己的床上,方澈拉了个凳子坐在她对面,两人距离不足半米。

“刚才你和阿姨的对话都是真的?”赵蝉儿此时恢复了一些神采,强忍着心跳说道。

方澈想了想:“有一句是假的。”

“啊?”赵蝉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脸上是失望之色再也压制不住。

“哪一句啊。”赵蝉儿低声问道。

方澈说道:“阿姨说我吹牛逼,我没吹牛逼,我说的都是事实!”

呃……

这话一出来,赵蝉儿就愣住了。

随即狠狠地瞪了方澈一眼:“喂!有你这么说话大喘气的嘛!”

此时是冬天,两人都穿着厚厚的冬装,屋子里却开着暖气,又加之两个人心情激荡,此时额头上都渗出了点点的汗珠。

“你别不说话啊姐,你是什么看法啊?”

哎呀,你这屋子太热了,我脱个衣服啊。

方澈起身就要脱外套。

“不许脱!”赵蝉儿一个机灵,起身拉住了他的衣服的两个袖子。

赵蝉儿起身这么一站,再往前一凑,两人的距离就更近了。

到这时候方澈才发现两人距离变得更近了,抬头看向方澈。

方澈也低头看向她。

赵蝉儿不矮,此时站在方澈面前,两人的两张脸距离不到十几公分。

“那总要给个表示吧。”方澈现在也是没脾气了,轻声说道。

赵蝉儿想了想,然后一咬牙,轻轻地,双臂穿过方澈的两肋,然后人也贴了上来。

双臂缓缓地收紧,羽绒服和方澈的外套受到挤压发出吱吱的声音。

终于,方澈感觉到了胸前传来一阵柔软的压力。

然后赵蝉儿的头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这样的表示可以不。”赵蝉儿的声音从方澈的胸前传来。

此时赵蝉儿一张脸已经红的快要变成红苹果了。

方澈愣了,然后是一阵狂喜。

随即双臂也环了上去:“我觉得可以。”

赵蝉儿听到这话,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像个小猫一样缩在方澈怀里。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

一直到方澈额头上的一滴汗划过脸颊又从下巴上滴到赵蝉儿的额头,赵蝉儿才一哆嗦,醒过神来。

“那个……饭……饭要凉了啊。”赵蝉儿收回双臂从方澈的怀里挣脱,结巴着说道。

按说两个人都这么熟了,不该有这种情况,但是之前两人因为各自的小心思,就和兄弟一样相处着。

但是现在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对对对,先吃饭,我回去换个衣服,这个衣服太热了。”方澈也仓促地收回双手。

“我先回屋啊,有事叫我。”

说着方澈灰溜溜地跑回了自己的屋里。

一进屋,方澈就呼呼地喘粗气。

我谈恋爱了?

我有女朋友了?

而且还是那么大那么大一个大美女?

而且心底还那么善良?

莫名地总是有一股不真实感在往心里涌。

方澈在屋里来回溜达了两圈。

还是感觉有点不真实。

不行,不能这样!

隔壁的屋子里,赵蝉儿盯着桌子是饭在那里愣神。

我跟方澈在一起了?

就这么在一起了?

看这情况,还是方澈先表的白?

按说自己早就想把他拿下了,怎么拿下之后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小赵!你在慌什么!

刚才的表现太挫了!

而且因为表现太挫,两人都没怎么多说话,现在感觉贼不真实!

不行!不能这样!

说着小赵起身出门了。

“咄咄咄!”方澈的屋门被敲响。

方澈还在那溜达呢,转身就开了门。

一开门,又看到方澈在外面举起手来要敲门的样子。

“你……”赵蝉儿瞪大了眼睛:“你一直站在这?”

方澈也是一愣:“不是,你要出门干什么啊?”

赵蝉儿这会儿精神恢复多了:“我想叫你出去走走。”她小嘴微撅,有点撒娇似地说道。

“我也是呢,跟我走!”

说着方澈拉起赵蝉儿的胳膊就往外走。

从出了电梯,赵蝉儿就有点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的手抽回去了。

方澈也不多说什么。领着赵蝉儿一路往前走。

找没人的地方。

一直到出了研究院,来到故宫旁边的一堵宫墙外,方澈才站住了身子。

“就这啦!”方澈得意地说道。

“要搞什么操作?”赵蝉儿笑着问道。

方澈拉过她来,然后掏出手机:“我感觉有点不真实,所以我得留点证据!”

赵蝉儿心里都快笑出花来了,她刚才想要叫方澈也是这么想的。

方澈左手举着手机,右手招呼赵蝉儿。

“来啦来啦!”

说着赵蝉儿凑上前来,把他张开的右臂按了回去,然后左手从后面搭在方澈的右肩上,脑袋一边看镜头一边往方澈的方向一歪,右手比了个的姿势。

“咔嚓!”镜头一闪,照片里,红墙白雪之下,赵蝉儿和方澈笑颜如花。

“再来一个呗,就刚才屋里那姿势!”方澈怀念起刚才的柔软来了。

“你休想哦。”

说着赵蝉儿把左臂从方澈右肩膀上撤下来,从后面搭在了他的左肩膀上,然后脑袋靠在了他的右肩膀上。

“这样就好啦。”

“咔嚓。”

有了拍照这个环节,俩人之间的气氛自然了很多。

方澈看着手机里的自己和赵蝉儿,忍不住臭屁:“啧啧啧,我这小脸,真好看,小蝉儿你馋我很久了吧。”

赵蝉儿白他一眼:“屁嘞,以前的你那么呆,我才不喜欢呢,就是最近嘛,哎,有点克制不住了嘿嘿。”

“哦?”方澈一下子来了精神。

“那就是最近才喜欢咯。”

“是咯,所以你不要得意啊?”赵蝉儿同样臭屁道。

方澈心里乐坏了,看来喜欢的是我,而不是原身。心里那个疙瘩突然间就解开了。

再也不吃自己的醋了。

“走啦走啦,赶紧回屋吃饭去,冷死了。”方澈说道。

“那你抱紧我啊?”

“休想!”

……

这天晚上,方澈回到房间之后横竖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赵蝉儿在雪地里笑着的样子。

手机里的照片来来回回看了十几遍,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抑制不住了。

起身,穿衣服,方澈敲响了赵蝉儿的门:“小蝉儿,你睡了没?看片不?”

“我刚找了几部好电影,午夜凶灵、睡着的老奶奶……”

“吱呀。”

屋门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