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他妈是饭桶吗?把人给我散开!”

王俊从屋里跑了出来,指着一众保镖便是一顿大骂。

王俊一出来,就看到赵元金正破口大骂咆哮着。

“把这个人给我抓起来,打!”

王俊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

先是自己被李天命打了一巴掌,丢尽颜面!

之后弟弟的定亲仪式又被他们搅合。

最后甚至来了执法者把弟弟抓走。

他打不赢李天命,这肚子里的火气哪能不得到宣泄!

话音刚落,上来几个保镖死死扣住赵元金。

区区身价五十亿的大公司老总,在庞大的王家面前,是如此的渺小!

几个保镖照着赵元金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揍。

直打的他口鼻喷血!

“你们给我安静点!”

王俊这句话不敢对李天命说,他怕李天命。

说完,王俊转身回到屋里。

这时。

李天命得到了几十个合作方,事情也该结束了!

从始至终,李天命的目的都在这里。

“老婆,把我之前给你的那个东西拿出来一下。”

李天命转头说道。

“到时候了吗?”

李天命点头。

杨濛从包里拿出一只信号弹。

拉下引线,一道红色闪亮的信号弹便迅速升空!

片刻后。

只听王家府邸外面响起阵阵撞击声。

随后不久。

一支百人队伍以摧枯拉朽之势冲破王家府邸,来到众人面前。

“投降者,免死!”

这一百人,那种气势宛如神兵一般,即使站在那里不动,依然能给人极其强烈的冲击感!

他们不知道,这一百人都是常年沙场征战的血性战士!

和王家一众保镖相比较,王家的人就太弱了。

气势上碾压,他王家如何应战?

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还想让他们替王家卖命不成?

他们不是傻子。

纷纷缴械投降,没有一个人胆敢反抗!

而就在这时。

一道破空之声赫然响起!

目标直指杨濛!

“小心!”

李天命浑身一震,单手往前一抓,一把一指长的飞刀出现在手中。

“谁?”

对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冲着老婆。

没人回应李天命。

而且这个飞刀出现的太突然。

竟寻不到飞刀的任何飞行轨迹!

再者,这把飞刀上有着很大的力道,这是修武之人才能练就出来的内劲。

“众将士听令,抓人!”

李天命一声大喊。

百人齐声回应,气势如虹。

十分钟后。

这王家早已是人去楼空,偌大的王家主要成员一个都不在。

只剩下了一些佣人,他们一直呆在后面,根本不知道王家的人都跑没影了。

本以为他们进屋是在商量什么大事?

不成想却被他们逃了!

他们不会丢掉王家偌大的家业不管,但这座府邸,他们肯定不会再回来。

“通知战营,全力追捕王家一众的下落!”

“属下领命!”

他们前脚刚走。

李天命忽然浑身一软,往地上蹲了下去。

抬起右手,这才发现,手里捏着一大把淡红色血液!

这一幕,当场吓坏众人。

因为病因过于特殊,并已经进入晚期。

即使是破了一道小伤口,也会让李天命万分吃痛!

“老公,你怎么了?”

“没事。”

“怎么没事?血都止不住在流!”

杨濛吓坏了。

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当众脱下外衣,慌张的包扎在了李天命的手掌上。

刚才那一下,没有他,杨濛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老公我求求你,让子瑶输血给你治病吧!”

这几天下来,杨濛不知劝了他多少次。

“真不用,我不会让子瑶再为我受伤!”

正在这时。

亲卫张自聪匆忙赶来。

一来就看到大帅脸色更加苍白,满头汗珠直冒。

“属下该死,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罪该万死!”

张自聪吓得不轻,当即双膝跪地。

大帅得的什么绝症,他最清楚不过了。

即使是破开一丁点伤口,无法恢复!

“报!”

“张亲卫,大事不好了,千金被一伙人突然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