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前圣玛利亚妇婴医院。

两名刚刚在此处出生的新生儿称好体重、带上手环后被护士轻轻抱回放在母亲身边的摇篮床里,近处一看两张精致的小脸长得极为相似,几乎一模一样,相互依偎着对方此时正安安静静的熟睡着。

待护士退出病房后,躺在床上的女子慢慢睁开了双眼,眼中并没有分毫睡眼惺忪的样子,分明是早就已经醒了过来,女子所在的病房是个豪华单人房,一看就知住院的费用不小,可惜女子并没有任何环顾四周的兴趣,直起身子靠坐在病床头,只是时不时望向病房门口,好似在等什么人一般。

“叩叩叩...”

“进来。”

听到屋内女子的声音后,门外的人扳下门把手轻悄悄的走了进来,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模样,看其打扮的样子应该是保姆月嫂之类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型保温杯。

“梁嫂,我让你带的东西带了么?”

被唤作梁嫂的妇人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女主人,虽然因为刚刚生产完的缘故,面色有些苍白,但却并不能影响女人的美,岁月并未在女人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一头亚麻色的波浪长发披散在肩上,柳叶弯眉下一双如剪水秋瞳一般的双眼甚是好看,小巧的琼鼻,略微丰润的淡淡唇色,整个一明媚温柔的女子,可是...

“夫人,您...您真的要这样做吗?”梁嫂望着自家夫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忍心。

“给我。”女子面上没有其他过多的表情,口中说出的话也没有一丝的犹豫。

“夫人…他们还是个孩子,您真的要…”梁嫂还是有些不死心想要再挣扎一下,希望能改变夫人的想法。

“梁嫂,别忘了你的身份!”女子见面前的梁嫂两次都未交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苍白精致的脸上不禁有了一丝怒容,“咳咳…”因为情绪有些激动的原因让她一时间有些顺不过气,阵阵咳了起来。

“夫人!”梁嫂见此将手中的保温杯放在桌子上,连忙上前扶着自家夫人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女子的后背为其顺气。

“梁嫂…你知我深陷迷潭,我不想再让我的孩子也承受这样的痛苦,哪怕只有一个也好,只要有一个能逃离这个家族,就不枉我这么做啊…”

梁嫂看向女子面色痛苦的模样,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了女人。

“夫人,只要你真的想好了…”

女子接过梁嫂递来的小巧盒子慢慢打来,里面静静躺着两枚红褐色应该说是某种植物的种子,将盒子放在腿上拿出了两颗种子,分别放在了两个孩子的额头上,只见那种子竟然像是找到归宿一样钻进了两人的额头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仿佛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皆是幻觉…

“谢谢你,梁嫂。”女子见两个孩子也仅仅是皱了皱眉头便继续睡着,露出了从孩子出生的第一个笑容,那笑容中带有母亲的慈爱却又带了一丝的解脱。

“唉…夫人,先生说孩子的名字由您来起,他工作一结束后会立刻过来。”梁嫂尊重她的选择,见她的选择后也并未再多说些什么,这两个孩子命苦,孩子的母亲名更苦,为何善良的人就不被善待呢…

“姐姐叫六月,弟弟是十月,他来了就直接告诉他吧,我有些累了等下想睡一会儿…”女子分别摸了摸两人的小脸蛋,好似上瘾般逗弄着未醒的孩子。

“孩子有我照看,放心吧,您好好睡会儿,毕竟这生孩子对女人来讲可是极为伤身的,晚些醒了我给您盛些鸡汤补补。”

女子听后收回逗弄孩子的手指,眼中有些恋恋不舍的神情,“好。”缓缓躺下合上了双眼,兴许是真的累极了,不过片刻就睡了过去。

“我的夫人,愿您日后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梁嫂看到女子已经熟睡,拿起一旁的小毯子轻轻盖在了她的身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护着他们…

时间流逝,女子醒来时透过窗外发现已经到了傍晚,竟睡了如此之久,不禁一怔她有多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毫无心事的睡了这般的久,望向摇篮床发现这两只小不点竟然这般乖巧,醒了也并不哭闹就那样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母亲的投喂。

就在女子刚刚抱起其中一个打算喂着奶给他,原本毫无哭闹之意的两小只竟相互哭闹了起来,这默契程度不得不让其佩服。

梁嫂刚推开门就听到两小只此起彼伏的哭声和看到女子一脸表情呆滞的样子在摇篮床上方的半空中抱着其中一个小婴儿一动也不动,这般温馨却又搞笑的画面不禁让她笑了笑,走了过去把手中刚刚洗好的毛巾放在桌上,慢慢从呆滞的女子手中抱过小婴儿放到了摇篮中,只见神奇的一幕两小只瞬间停止了哭声,又紧紧的依偎在了一起。

“呵,这两个小家伙儿感情还真是好,这么小就已经谁都离不开谁了,以后感情不得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听到梁嫂的话后,床上的女子渐渐回过神来,“梁嫂,真要这样可就不是我想要的了…罢了,此时就让他们亲近亲近吧,也亲近不了多久…”

梁嫂听到也没有接过话,又拿起放在桌上的毛巾,毛巾上还有些余热,“夫人,您先擦擦脸,我给您到些鸡汤,您喝完再喂他们。”

见女子接过毛巾擦拭,梁嫂动作利索的拧开保温杯将上面的杯子放好,按开保温杯往杯子里面倒着,一股泛着热气儿颜色好看的鸡汤缓缓流出,热气冲击着味道整个屋子瞬间被浓郁的香气所覆盖,可见熬制的人有多用心。

“梁嫂,你的手艺还是那么的好。”擦拭好女子放下毛巾,捧起装着鸡汤的杯子一点点喝着,空落落的腹中顿时被热乎乎的鸡汤填满瞬间有种幸福的满足感。

“夫人爱喝就好,您慢点喝别烫着,爱喝明天我还给您熬。”

“…以后也许喝不到了吧…”女子低下头喃喃低语着。

“夫人您说什么?”

“没什么,梁嫂我喝好了,你帮我一起抱一下孩子,看样子这两只小不点儿得一起喂了。”女子放下杯子,同梁嫂一人抱了一个孩子,在梁嫂的帮助下解下带子,给姐弟俩一同喂着奶。

两小只吃饱喝足后,被放回摇篮中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看着两人无忧无虑的样子,女子的脸上闪过纠结,不过也就一瞬间便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他,来了么?”

“夫人…先生下午有打过电话来,说老夫人身体不适,他要先去老宅一趟然后再来…”虽说会来,可这都已经快入夜了想来也是不一定了,可梁嫂却不能这么说,她知道夫人其实是很希望先生来的。

“是么,我知道了。”女子疏离的语气,仿佛早就已经猜到了结果,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反而有些过于平静,起身踩着拖鞋来到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象不知在想些什么。

“夫人,夜深了地上凉,您刚生完产不能着凉还是回床上躺着吧。”她很早就在先生家做事,最开始不是这样的,先生和夫人的感情很好,可不知是什么原因,突然从某一天开始先生对夫人的感情就越来越淡,也与夫人隔阂越来越深,本来嫁进这种名门望族的家族中自身的压力就很大,夫人以前还有先生各种维护,可现在没了先生的精心呵护,外界的、内里的各种不满意夫人的言语态度皆让夫人饱受摧残…可她作为一个下人,即使再心疼夫人可又有什么办法呢,真正能让夫人开心起来的也只有先生能办到。

“没关系,我就站一会儿,看看外面的世界。”女子的眼中透过紧闭着的窗户仿若真的看到了什么一般,丝丝光芒一闪而过。

梁嫂见此不禁摇了摇头,深知犟不过女子,走上前去将床上的小毯子披在了女子的肩上。“那这个还是要披上一些的,我就在外面夫人有事就叫我。”

女子回头朝着梁嫂微微笑了笑,便继续回望窗外,待梁嫂出去后,整个病房安静的仿佛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到,孩子们也在安静的睡着,女子望着窗外的眼神中坚定而又悲伤,在整间漆黑的病房中站了不知多久。

翌日。

“叩叩…”

“夫人,您起了么?先生来看你了。”门外梁嫂的声音透过病房的门传来。

“进来吧。”听到梁嫂提到的人,床上的女子羸弱的身躯一颤,忍下了内心的波澜,缓缓开口。

“夫人,您今天感觉怎么样?”梁嫂随着一名身形修长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来到女子身旁将床上的枕头立起,扶着女子靠在上面。

“挺好的,梁嫂你不用担心,一会你就回去休息休息吧。”

“没事的夫人,等下我回去给您再熬些乳鸽汤然后给您送来。”

“雪儿,这就是我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