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秋莲一边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甲,一边看上去漫不经心地说道:

“林总,我先给你透露一个数字,飞亚是我和黄冠雄一起创立的,从91年开始,这九年的时间我们一共投资了150家中小型创业公司,基本上,黄冠雄跟我不相上下,我们各投资了七十多家。但是……”

姜秋莲颇有深意地看着林皓文:“黄总那边的七十多家公司,这九年已经死掉了九成半。你猜猜,我的还剩下多少?”

林皓文往沙发上一靠,论投资,他可比这位姜秋莲要高明多了,后世执掌林氏集团,投资领域遍布全行业,一直是投资界的著名猎手啊。

“投资行业本来就跟买彩票没什么区别,投100家公司,能有一两家成功上市已经是奇迹。黄总的业务能力肯定是没得说的。姜总这边,难不成能超过10%的成功率?”

姜秋莲一脸得意地笑道:“是15%,我的成功率是黄冠雄的三倍。所以,林总你该庆幸,能被我看中,那么你战胜红满天的机会就更大。”

林皓文眉毛一挑,后世他的投资成功率高达37%。当然,这是得益于林氏集团投资部门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精准捕捉,帮他从竞争赛道当中筛选出最优质的种子选手。

“相当了不起啊,看来跟着姜总混,不发财都难啊!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目前我连白酒厂都还没组建起来,产品空白,市场占有率为零,扶持我等于豪赌啊。万一要是输了,你这1000万可就打水漂了。”

林皓文想看看她的关注点在哪方面。

姜秋莲开始认真起来了,她目光一沉,有些气势地盯着林皓文:

“既然林总这么想知道,那我就直说了。真正让我看中你的,是海纳战胜浦江这一战。海纳注重产品的品质,以及分散市场的积累,而叶邝生的浦江啤酒,注重品牌打造,以及聚合市场的积累。不过啤酒本身就是一种亲民的产品,很明显,你的策略是正确的。我投资往往注重两点:第一,创始人的眼光和策略。你在我这里可以拿95分。第二,看重团队成员的能力,你们能够在两天时间拿下华莲街夜市,十五天时间拿下海城四个区的夜市,说明你们的团队执行能力相当优秀。我可以打90分。”

说完之后,姜秋莲从皮包里拿出一包女士香烟,动作流畅娴熟地放到红唇边。

林皓文微微一笑,拿起火机给她点上。

看来这个姜秋莲不是有钱没处花的阔太,还真有点脑子。

“看来姜总对我们海纳研究得很透彻啊,谈谈条件吧,如果条件满意,我不排斥‘冯太太’投资我的公司。”

他相信这个姜秋莲是个逐利之辈,估计跟冯锡尧是彻底没感情了,商场上,对林皓文而言构不成太大威胁。

相反,没准哪天姜秋莲恨冯锡尧的时候,还能帮林皓文一把。

阮紫檀从办公室出来之后,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不见里面有什么动静,这女人太骚气了,让她有些不放心。

还得进去瞧个究竟,真怕那个女的会突然把衣服脱了。

“用什么理由进去呢?”

阮紫檀正犯愁的时候,一个女工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走了过来。

“这给谁准备的?”阮紫檀知道林皓文从来不喝咖啡。

“阮总,这是给那位姜女士的。林总说她喝不惯茶,就让我去外面买。”

阮紫檀心头一动,正好有个借口可以进去。

“给我吧,我拿进去就行。你去忙吧!”

“好的。”

姜秋莲手指夹着细长的女士香烟,正想开口谈条件的时候,阮紫檀端着咖啡就进来了。

“怎么是你端进来的?”林皓文有些奇怪地看着阮紫檀。

阮紫檀不知道为什么紧张了不少,平时她很能够镇得住场面的。可能是这会儿自己有些私心吧!

“哦,我正好过来……就顺手吧!”

“哦!”

“林总,我在你办公室找点资料,上次有个财务表好像落你这儿了。”

“行,那你找吧!”

林皓文转头对姜秋莲说道:“姜总,来,特地买的咖啡。”

姜秋莲眯着眼笑道:“真细心啊林总,我尝尝……”

姜秋莲端起咖啡,故意用一个眼神对阮紫檀宣告胜利,她一个四十岁的女人,什么心思看不出来,这个高妹就是防着自己勾搭她老板了。

喝了几口咖啡,姜秋莲脸上一阵的嫌弃,不过只把咖啡放下,没说什么。

“姜总,咱们继续谈投资的条件吧……”

阮紫檀这边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绷住了,这个**要投资海纳?不会吧!

姜秋莲没急着说话,对阮紫檀轻喝一声:“喂,这位秘书,我跟你们老板有话谈,你在这儿晃悠不方便,赶紧出去。”

姜秋莲是故意的,就是要气死这个高妹。

“怎么?我长得很像秘书嘛?”

“哟,连秘书都不是呀?别告诉我你是专门倒水的?这什么态度?林总,你手底下的人就这素质?”

林皓文尴尬地笑一笑,阮紫檀今天是怎么了,好像跟姜秋莲有仇似的。

“阮总,要不你先去忙,我这边谈好了再跟你商量。”

阮紫檀脸色一黑,要不是林皓文这句话,她真的会爆发。

“好!”

说完就瞪了姜秋莲一眼,气冲冲地出去了,那高跟鞋的力度,能在地上砸一个窟窿。

姜秋莲心情美美的,又趁机摸了一下林皓文的大腿:“林总,这多好说话啊,就咱们两个人。”

“是!额……喝咖啡姜总。”

“不喝了,你这咖啡估计是速冲的吧,我喜欢喝现磨的。”

“改天吧,我请姜总”

“要不咱们出去说?找个安静地方比较好谈事情。”

“这……”林皓文隐隐约约觉得这女人目的不纯啊!

姜秋莲还没等林皓文拒绝,就拿上皮包起身了,这一站起来,身高也不矮啊,跟阮紫檀有的一比,估计一米七五的身高,整个身材颀长纤瘦,反衬之下,就显得上边确实不小。

“反正我在会儿是谈不了哦,林总你想想,我车就在厂子门口,等你半小时、你要是不来,我就回市区了。”

“姜总……”林皓文站起来,抓抓头发,不妙啊,刚才自己确实表现出一丝急切想要投资的意思,连续催了三次。

啧!

大意了。

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啊!

没办法,跟她去谈吧,难不成还能吃了自己?

林皓文拿上皮包走出办公室,准备锁门的时候,阮紫檀在背后说了一句:

“怎么?要跟那个女人去开房?”

“哎哟,你吓我一跳,阮总,你在这儿干嘛?”

阮紫檀心情很差:“回答我的问题。”

林皓文目光盯着她,阮紫檀才意识到,自己忘记身份了,被那个女人气得不轻,竟然忘记自己是林皓文的下属。

“林总,对不起,我……”

林皓文很认真地看着她:“阮总,你今天是怎么了?你认识姜秋莲啊?”

“不认识,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不正经。你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哦……我一个男的有什么好担心的,又不是小姑娘。别瞎想了。”

“但愿吧!”阮紫檀知道林皓文挺正派的,就是不知道那个女人道行有多深,万一真是使出浑身媚术可怎么办。

“反正,她要是投资海纳成为股东,我就撤资退出。”阮紫檀气冲冲地丢下这句话,转身朝着车间那边走去了。

看着阮紫檀高挑的背影,林皓文就是再蠢也感觉出来了。

这小妮子吃醋了。

无奈摇摇头,夹着皮包就走到厂子门口,钻石白的奔驰轿车,姜秋莲白嫩的手臂搭在车窗上,墨镜这么往上一打,一脸笑意地看着林皓文。

“林总,看来我魅力还是很大嘛!你还是舍不得我走啊!”

“嘿嘿,我是舍不得钱,我这人一听说有人要给我钱,我就激动得睡不着觉。”

“哎哟,睡不着觉可不行,得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