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仙,您稍微给小的留点儿呗。”

天兵看了一阵肉疼,试探性的询问道。

祥祥哪里会睬他,继续往包裹里塞金银珠宝,直到那小包裹塞满,这还有一大堆在柜子里。

“上仙,您要是实在放不下的话,不行先寄存在小的这里,等需要随时到小的这儿来取。”

“不用那么麻烦,而且我什么时候说,你能活了?”

天兵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祥祥,你不同意我活,为什么还要来拿我的金银珠宝。

“上仙说笑了,您这不是都把金银珠宝拿上了?那不就代表放过小的了吗?”

“我可没说。”

天兵气急败坏,死猴子怎么开始还会耍赖?

但他敢怒不敢言,只能赶紧跪在地上,求饶道:“上仙,小的好不容易在您师傅手下活下来,求求您放过小的吧!”

“这话不假。”

祥祥赞同的点点头,天兵松了口气,看来还有希望。

“但你变成妖怪,损害妖怪形象,罪该万死啊。”

什么玩意儿!

天兵真想骂死祥祥,还能有这种操作?

“上仙,小的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

“迟了。”

祥祥面带微笑,毫不留情的杀死天兵,开玩笑,师父的死对头能放过吗?

做完这一切,祥祥直接把整个柜子关上,然后背到身上离开了。

“杀!”

嚯!

祥祥随意瞬间移动到一个地方,眼前的景象着实把它吓到了。

这处旷野上,竟然有两波军队在战斗!而它还正好在两波军队的中间站着!

左边军队的旗帜上写着大大的“齐”字,而右边军队上写着大大的“秦”字。

那两波军队看到突然出现的祥祥,也停下脚步。

“这猴子怎么这幅打扮?穿着人类的衣服就罢了,后面怎么还背个大柜子呢?”

“是啊是啊,好生奇怪!”

秦**队为首之人问道:“小猴子!你是何人?不想死赶紧让开!”

祥祥无语,因为它在那人身上感受到一股灵力波动,不出意外的话,那人估计也是天庭余孽。

秦国实在可耻啊,两国交战不讲点诚信吗?

人家齐国老老实实的用凡人跟你打,你居然出动修士?

“你是天庭的人?”

祥祥直接问道。

为首那人听后,脸色大变,这猴子怎么知道他是天庭的人?

齐国这边反应更大了,天庭?那不就是神仙呆的地方吗?

虽然现在天庭被灭了,但是天庭下来的神仙肯定比他们厉害啊!

“秦国!你们好生无耻!”

“别听这只猴子胡说八道!你们齐国打不过我们秦国,就随便找只猴子编出如此荒唐的理由,来污蔑秦国吗?”

齐国将领也不甘示弱,骂道:“怪不得你秦军如此厉害,搞了半天是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秦国将领面子上挂不住,双腿用力一夹,跨下的骏马飞奔向祥祥!

只要杀了这只死猴子,齐国大军一败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了!

祥祥轻蔑的笑了笑,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这儿作福作威。

它放下柜子,面对这种低等家伙,都懒得使用七宝妙树,直接双拳迎上!

“哎哎哎,真是只傻猴子,明知道是仙人,还敢赤手空拳的应对,咱们几百个人一起上,都打不过那位仙人啊!”

“就是!呆会有那只猴子好受的!不死也得脱层皮。”

然而下一秒,秦国所有士兵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们眼中无敌的仙人败了!

仅仅一个回合!

仙人就被那只猴子杀了!

最关键的是,那只猴子还没停下来,转身杀进了秦**队!

不过它倒是没有见谁都杀,而是非常有目的的杀了五个人,秦国士兵松了口气。

“等等,它好像……把军队里所有仙人杀了。”

“怎么可能,你看……嗯???”

秦国士兵松掉的那口气又紧绷回来,这是什么猴子!怎么专挑仙人杀!

祥祥拍拍手,自言自语道:“不错,现在就公平了,你们继续打吧。”

说罢,它瞬间移动出两国交战的范围圈,津津有味的看起戏来。

齐**队看到秦**队吃了屎一样的表情,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士气瞬间大增!

在祥祥没注意的情况下,军队末尾一名士兵单独脱离了战场,而其他士兵看到后,没有多说一句。

两**队各自擂响战鼓。

战争一触即发!

两国士兵都是勇猛无比,大吼着冲进敌军阵营中,拼命地砍杀敌人。

祥祥在一旁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有战争必然有伤亡离别。

不知道这场仗打完后,又有多少家庭失去主心骨了。

“轰!”

两**队打的如火如荼,天空却突然响起一阵雷声。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威压席卷而来!

祥祥皱紧眉头站起身来,这股威压让它都感到心惊肉跳,而且明显是冲齐**队而来的!

狂风划起,顷刻间齐**队三十万大军全部死亡!

“何人在此兴风作浪!”

祥祥怒喝一声,他刚解决了六个仙人,保持两国的平衡,现在又跳出来一个!

“你就是杀气本尊手下的家伙?”

天上那人没有露面,这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天上的雷云也跟着翻滚。

如此天地异象,只有圣人可以做到!

祥祥手里捏紧召唤符,稍有不对劲就要捏碎!

它一个准圣,肯定是打不过圣人的。

“正是!两国交战,乃是时代更替,天庭余孽为何要干扰此事!”

“好一个天庭余孽!偿命吧!”

话音落,一道闪电径直劈落!

祥祥刚要捏碎召唤符,又一道身影闪出,挡下那道闪电。

又一只猴子!

而且是只总有圣人修为的猴子!

“大师兄?不对啊,大师兄的兵器不是开天神斧吗?这猴子怎么拿着根棍子。”

猴子开口道:“元始天尊,好不容易逃出来,又不安分了?”

“你……是你!”

原来天上那人,是逃跑的三清之一,元始天尊!

而元始天尊面对这只猴子,语气中居然充满了恐慌。

“滚!”

元始天尊不甘心的问:“你为什么要帮它?”

“再不滚就等死吧。”

此话一出,天空中的乌云立刻散开,而元始天尊的身影也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