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缺自然懒得打招呼,他迈步进入别墅。

宽敞无比的大厅,有男男女女互相应酬着,脸上堆着客套的笑容。

看到魏君山到来,所有人都瞬间来了精神。

这可是龙组四位主理人这一,身份地位在这次聚会怎么也排的上前十。

许多人脑海中也冒出疑惑,魏君山身边这个年轻人是?看起来气度不凡。

有消息灵通的自然知道,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那位九重天大师了,没想到还真如此年轻!

其他人多半不是闭关已久就是不怎么关注修行界的事务,只在乎俗世,因此对宁缺感觉很陌生。

“看来魏老找到传人了。”王如意拱手祝贺,心想这小子真是好运。

而听到这话魏君山连忙摆了摆手:“我倒是希望,宁先生未必有这个想法。”

听到这话几乎全场人都一怔,刚踏入门的顾天罡更是一愣。

开什么玩笑呢?这称呼怎么如此郑重?

魏君山何等人物,龙组又是何等存在,这个世界几乎没有超过龙组的组织了!

“魏老说笑了。”几人打个哈哈。

“龙组何等存在!这小子能进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数人恭维。

“小子,魏老这么提携你,你可得感恩!”顾天罡也加入人群,随口说道,像是提醒又像是警告。

“顾二爷说的是啊,之前我手下养了个白眼狼,别提了!”有人感慨似的摇了摇头。

“所以说啊,得分得清是养儿子还是养狗,这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几人哈哈大笑,完全没讲宁缺放在眼里。

宁缺能明显感受到这些人的高傲,长期处于高位让他们已经形成了习惯。

这些人的想法也正常,修行到九重天就是顶点了,寻常的九重天对抗子弹都费劲,我们凭什么要巴结你?是你要来巴结我们!

你要来俗世找成功,而我们是俗世最成功的一群人!

这里面的大佬最差都是上市公司的老总,一般都至少能掌控一个地级市的经济命脉。

长期的高位让他们如同井底之蛙,宁缺感受着这等高傲不禁摇头笑了两声。

而笑声一出,有人满眼不耐得看向了宁缺,我们交谈也有你笑的份?而且那分明是嗤笑!

他冲手下使了个眼色,眼前这个少年,需要敲打敲打。

尊卑等级,看来你不清楚。

魏老如此宠溺你,也不是好事。

实际上他和魏君山有旧仇,本来还想着怎么找回场子,眼下正好,有这么个机会!

龙组和夏盟冲突由来已久,他心想此次再激化一点更好。

手下心领神会,起身流转灵力涌动力量,他端着酒杯,从宁缺身旁擦肩而过,手中出现了相当隐晦的动作,那分明是要废宁缺一条经络!

宁缺一愣,所谓的大佬们间的争斗如此狠辣?自己无意间竟要成了争斗中的牺牲品。

他冷笑了两声,周身气息怦然涌动,一股强烈的罡风直接将周边所有人震得连连倒退,体内气血翻涌不已!

“看来你高傲惯了。”他看向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油腻男。

手掌轻轻一挥,这人满眼惊恐中直接被拉到了身前!

“魏君山,你的人想干什么!”

此时的他第一反应仍然是看向魏君山,这是你的人。

此时顾天罡也开口,沉声说道:“这是其炳地产的老总,你干什么!”

其炳地产,华夏排名前三的地产巨头,老总时其炳身份自然尊贵无比。

宁缺并没有回应,手中灵力轻轻一动,一拳击出,胳膊砸断!

接着随手将这人扔在地上。

这是宁缺做事的风格,别人怎么对自己,自己就怎么对别人。

一阵痛苦的惨嚎:“你敢废我胳膊!你想死!”

一边想着时其炳身上一股强横的灵力涌出,五重天的境界在瞬间显露无疑!

大喝一声另一只手一拳击出,时其炳这一刻只想把宁缺撕成碎片!你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我的脸、我的手比你的命都重要你知道么!

你的命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这一拳要把你脸都打烂!

这念头刚出现的下一刻手腕处突然一股无法抑制的剧痛袭来!饶是时其炳的忍受能力此时也禁不住惨嚎了一声!这种痛简直深入骨髓!

“五重天而已也想杀我,你在搞笑吗?”宁缺冷笑道,“戾气真重啊,这要是个普通人,一拳下去大概重伤垂死了吧?”

明明这人要伤自己在先,居然出手还这么狠毒。

宁缺心想这人高高在上惯了,大概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命还没有他的那点脸面重要吧。

长期的高高在上让他形成了这种所谓的高贵,那今天我来撕破它!

身上的气息瞬间展露无疑!强横的灵力涌动让所有人都瞬间呆滞。

“九……真的九重天?!”许多人满眼的不可思议,二十几岁九重天!这怎么可能!

此时的中年人也满眼的不敢置信,刚才根本没有过多考虑,而这流转的恐怖气息让他彻底惊醒!

眼前的青年居然真的九重天?那更留你不得了!

“除非你杀了我,要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你再能打打得过枪吗!”中年人疯狂大叫道,这个社会你空有一身武力有什么用?

九重天又如何?一发98K足以要了你的命!

如果武力真的有用的话修行者们早就统治世界了!

听到这话宁缺冷笑了两声,一记耳光抽出!居然都敢用枪威胁自己了?

明明你要废我一条胳膊,现在反过来居然还要杀我!何其可笑!

“继续,继续你的威胁。”

啪得一声脆响,这一击耳光抽得时其炳只觉得自己的半边脸都似乎麻木了,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从嘴角处传来!

“我告诉你!半年前有一个惹到我的七重天如今被人打了冷枪瘫痪躺在病床上!”中年人大声叫嚣着,我就不信你会不怕!

宁缺嗤笑了一声又是一记耳光!

“继续。”

两巴掌这人只觉得自己的嘴几乎都麻了,他甚至感觉自己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那剧烈的疼痛换了一般人早就昏迷了,饶是他五重天的身体素质也感觉几乎有些坚持不住:“这不是武力社会了,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把你投进监狱!”

他这个层次的人了自然有些官方背景,要收拾一个普通人太轻易了。

“继续。”监狱么?宁缺笑了笑。

“我发誓我会杀了你!”

“继续。”

“你会后悔的……!”他只觉得自己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已经,直入骨髓的剧痛不停地袭来,此时他每张张嘴角都觉得无比痛苦!

“继续。”

“小友手下留情!”刚才还处于呆滞状态中的众人也马上反映了过来,连忙有人上来劝阻!

“小友慎重!”

尽管九重天看上去不可思议但众人还是在心里为宁缺哀叹,这小子算是完了!

你年纪轻轻就九重天确实不凡,但这已经是人类身体的极限了,你挡得住大口径的枪吗?你挡得住国家暴力机器吗?

这可是时其炳,跺跺脚整个华夏经济都要抖一抖!

“井底之蛙!你们可知道修行境界有不止几十重天!”声音如同钟鸣一般轰然响彻所有人的耳旁!

此时在座都是修行之人自己也不必隐瞒了,告诉他们这个信息也无妨,地星上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有能力修炼到九重天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