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

在雷冀距离液氧瓶不到十米的时候,曾捷向右旋转按钮,将容器内部的温度调整至六十度。

容器中的水略微泛起气泡,由此证阴朱的痛苦进一步加深,雷冀进退两难,眼看着曾捷的手继续搓动,他静下心沉吟道:“你与我之间是私人恩怨,何必为难其他无关的人?”

“哼哼,仅仅是私人恩怨这么简单吗?你处处与我为敌,还抢走我培养多年的糸萱,光论后者,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触怒的曾捷将温度提升至七十度,卡莉娅恳请曾捷住手,曾捷喜怒无常,略微降低温度说道:“尊敬的公主大人,想要我停手也可以,你先让漫游雷冀解除装备,然后我们再就事论事!”

“这。”

卡莉娅知道自己的身份无法调令星陨联盟成员,脸上显满了困惑与无奈。

雷冀见她眼角带泪,便长吁一口气,主动解除心神聚念的铠甲说道:“莉娅,我答应过妳,不论用什么手段,我都会把朱送回到妳的身边。现在,该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雷冀……”

望着雷冀的背影,卡莉娅既感到熟悉又觉得陌生。。

曾几时,逆流而上的傲焱也以这副姿态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凭一己之力带着她离开放逐世界。

可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