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小屁孩,石先生的安危用不着你来担心,像石先生那等大儒,一品不出,先生就算是胜不了,自保绝对没有问题。”

不过白长庚见到孟夏与石阚在短短时间内便建立了感情羁绊倒是十分开心。想到这里他又补了一句,

“你二叔我可不是石先生对手,先生要是都没办法对付那大魔,二叔也不行。而且我现在就是想要去城外看看情况,对了,你在哪里住下的?”

“在金玉楼住下了,想顺便看看有没有线索,二叔跟着我这么久,难道不知道么?”

孟夏以为跟着石阚游学这段日子,孟御安排白长庚一直跟在身边保护他,不出现也只是为了历练他。

白长庚转头就是一句,“昨日大哥说你在邕州可能有危险,我这才赶紧过来,感知到你的气息在这附近时,我才找到你,上哪知道你住哪。”

“不跟你说了,城外魔气消散得很快,我需要赶紧过去了。”

“还有,这淄林有些怪异,我在这里感受到了一丝妖气,却一直没有找到来源。三郎你可莫要再乱跑了。”

说罢,便拔地而起,直奔城外。

难道昨日击退化劲黑影的不是二叔?还是父亲留给我的后手另有其他?

孟夏听完白长庚的话有些疑惑,而且他到现在也只是以为黑影只是被击退了。

“虞…”

孟夏想起了虞双思,看看对方接近他到底有何目的时,刚要喊一声虞兄,虞双思以及他身后之人都已不在别院当中,不知去向了。

孟夏想了想,人已经走了,也不再强求,便准备回金玉楼。

这边刚要抬脚,

“孟公子!”

柳如是甜甜的嗓音响起。

“妾多谢公子。”

见孟夏回头,柳如是双手相叠,双膝微曲,向孟夏行了一个万福礼。

孟夏摆了摆手,

“如是姑娘要是想谢的话,还是谢那位虞公子吧。”

柳如是一愣,接着看向孟夏,一脸疑惑地问道:“公子,您说的虞公子是哪位啊?”

说着还转动着粉颈四处张望了一下。

柳如是的问话倒是给孟夏问住了,“就是与我同行那位,叫虞...哎?他叫什么来的?”

孟夏清楚的记得刚刚这人还挑拨起自己和楚少旗比诗词,怎么一转眼就想不起他的名字来了呢。他看了一眼之前坐着的地方,上面除了茶水还放着一个白玉雕刻的铃铛和一张纸条。

孟夏走过去拿起铃铛和纸条,他确定之前这两样东西并没有摆放在这里。

只见纸条上写着:赠孟君。

这件事情实在太奇怪了,孟夏开始回想和对方见面,他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记不住对方的长相了。

自己可是过目不忘啊,连大楚最难背的书《山海录》,自己也是看一遍便记下来了。

“公子?公子?”

柳如是走上前,看见孟夏闭目,还以为是之前受伤颇重,心中更是愧疚。

“公子可是哪里不舒服?如果...如果公子不舒服的话,可以到妾的房间,妾为公子寻郎中过来。”

声音越说越小,柳如是的脸是越说越红。

孟夏这才回过神来。

“啊?”

看着柳如是红彤彤的脸,孟夏也慌了,这个苗头可不对劲儿,赶忙说道:“不用不用,多谢如是姑娘了。”

“对了,姑娘最好还是换个地方,我观那靖王世子心胸不算太大,我担心他日后报复于你。”

柳如是一听此言,脸更红了,

“如是谢过公子关心。”

说着还半转了身子。

“公子若是不嫌弃,可在妾这别院住下,妾为公子抚琴。”

孟夏看这眼前的柳如是,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位美女,不管是从容貌上还是身段体态上,都是上上选。

孟夏也没有瞧不起青楼女子的意思,只是心有所属罢了。

“如是姑娘,在下不过是看不惯那楚少旗的做派,换作他人的话,在下也一样会出手,还请不要发放在心上,在下告辞了。”

二人都没有再提那位姓虞的公子,像是从未提起过。

孟夏自此彻底忘了之前虞双思的存在,不光是他,在场所有人都不曾记得那个指着大楚显武将军家的衙内骂道“我是你失散多年的爹”的那位绝色美少年。

之前发生的种种,在他们所有人的记忆里都变成了孟夏一人所为。唯有孟夏手中的铃铛好似在证明着虞双思的存在。

孟夏拿起那白玉铃铛,这铃铛应该是我的,但是为何我不记得我何时拥有这铃铛的呢?好生奇怪。

又看看手中的纸条,纸条两面什么都没有,空白的。

于是孟夏将纸条放在了桌子上,把铃铛放进怀中,快步走出了别院,朝金玉楼方向走去。

原来公子心中并未有我分毫,也是了,我不过一青楼女子罢了。柳如是原本害羞的脸色瞬间黯淡了下来。

不过依旧朝着孟夏背影作了一个万福礼,

“公子…慢走。”

孟夏头也不回,直接走出别院。

佳人虽好,但他心中早已经被某个人塞满了,再容不下任何人了。

此时决绝一些,对双方都好。

孟夏慢步在街上朝着金玉楼走去,一路思索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一个普普通通的账房先生死了,牵扯到了乾州、邕州两地官员,还牵扯到了秦王一党。

今夜爆发的的魔气是否还跟此事有关?

还有在倚红楼别院里他总感觉遗忘了些什么。

孟夏感觉脑子乱乱的,不知不觉便回到了金玉楼。

孟夏躺在床上便直接入眠了。

梦里隐约有一位女子在孟夏面前起舞,孟夏努力地想要看清对方,却始终也看不清对方长相。唯能看见对方腰间别了一个白玉铃铛

竖日。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将孟夏吵起。

打开门后,白长庚和石阚竟联诀而至。

将二人请进屋内后,孟夏看着一脸疲惫夹杂着愤怒的石阚,连忙问道,

“老师,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石阚看了看孟夏,

“昨日刑部捕快来提刘顾江,刚出城门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押送刘顾江的人马便被尽数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