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骊落,有些让人惨不忍睹,终归他只是法相,受了多个悟道生灵的攻击,身子已经残破的不像样子。

其本该少年模样,雄姿英发,神采奕奕。

如今,日暮西山,垂垂老矣。

一头黑发,完全花白,皮肤褶皱,哪里还有一副年少的样子?

季长风已经不忍看接下来的画面了。

骊落的神通乃是中神通,乾坤之势,可以暂时借用天地之力,这也是为什么其可以突破华无名的防御。

此神通,已被他催发到了极致,透支了生命之力,无论接下来结局如何,骊落的下场只有一个,身死道消。

且他不像自己这般,拥有雄厚的资本,立于不败之地,一个法相,终归还是难以抗衡真正的悟道。

光影再次凝聚,是骊落的法相,大乘佛体。

法相称体,那便已是超凡脱俗。

力量涌动,截断天地,一拳,再次砸向生灵大军。

“你们都该死啊!”骊落的双眼流着血泪,那是为无数惨死的村民悲戚。

他的视线已经模糊,攻势纯粹是凭借本能,闻着生灵大军腌臜的气味,感受那骨子里渗透出来的罪恶,即便没看到它们的模样,也捕捉到了它们的方位。

数个悟道境冷颜讥讽,施加道则力量,试图拦截骊落的攻击。

然而它们惊愕的发现,骊落竟然依旧越过了它们布下的防线。

如果说之前,越过华无名的手段,造成伤亡是不知名的凑巧,到了这会,它们终于反应过来,这个被它们遥控了数十年的傀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弱小。

蚁能吞象!

骊落再次拉下了一批生灵陪葬!

下一刻,光影崩灭,连同的,是骊落的身子寸寸炸裂,无数的生灵攻击,尽皆轰击在他孱弱的身躯之上。

他嘴中含笑,是肆意,是纵情,是畅快淋漓,数十年的压抑,在这个时候,尽皆吐露。

虽死,犹荣!

骊落的身躯与那些生灵的身躯混杂在了一起,化为血雨,随风飘落,挥洒在这一片悲怆的大地之上。

“你们真是该死啊!”

一生灵看到这一幕,愤怒难当,整个身躯仿佛笼罩骊落村,它的身躯似乎可以扩散,那一块块犹如瓷白砖瓦的肢体部位,隐隐包含了无尽的沉重之力。

它本身,是一个由无数砖瓦堆砌成的石头人模样。

大衍千钧族!

大凶之族中,其也是威名赫赫。

眼前的大衍千钧族,更是有悟道后期的实力,道则弥漫,整个骊落村,彻彻底底的化为废墟,被它夷为了平地。

所有的村民,除了鸢儿,全部惨死,化为肉泥。

大地染血,苍天黯淡,似乎天地,都是有些不忍见证这样的惨烈。

它似乎有所不甘,余威不止,那些身化无数的肢体,毫不犹豫的狠狠砸在地面之上,将这片地方,硬生生沦为了深渊。

黑漆漆的一片,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全部成为了黑通通的一片。

这便是悟道的真正力量,能移山填海!

就在这时,大地重新生出,天降雷火,悉数将天空之上的生灵大军网罗。

成片成片的生灵覆灭,连烟灰都是不剩,化为虚无。

到了这时,季长风终于出手了。

带着无尽的杀意,贯穿天地,横空出世!

“你们,可都是该死啊!”他面无表情,声音冰冷到极致,却是令人振聋发聩,荡便整个骊落村的旧址之地。

踏步间,虚空折叠,又有数十道生灵被拦腰截断。

随即,手作势一挥,三生不灭炎倾巢而出,将那些生灵焚毁。

他的做派,才是真正的杀伐果断。

万灵血域的这些年,加上觉醒宿慧,已经让他的战斗经验无比丰富。

举手投足间,都能造成毁灭性的力量。

这些不过是大凶之族的生灵,神通,法相又如何?

这个境界,哪怕是真正的神魔生灵,又怎么拦得住他无匹的攻势?

紧接着,他的身形迅捷到极致,欲将鸢儿救下。

这是骊落村唯一的幸存者,只因她与自己有莫名的关系,得以存活。

轰,如龙咆哮瞬间袭来,一道隔天的无形音障,将他阻隔住了,是百里人屠降法阻拦!

此法是以音之道成型,寻常生灵,哪能破开?

只因,音障阻拦的是季长风!

唤出斩阙,一剑横空!

拔剑斩,此斩不仅仅是极品灵法那么简单,其中掺杂了战法之势,甚至融入断道之意。

转瞬,音障破开一道口子,季长风如入无人之境,已是将鸢儿抱在怀中。

“神仙哥哥?”笼罩鸢儿的法力囚笼,季长风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破除,惶恐无助的小脸上,看到季长风的瞬间,宛如找到了最后的依靠。

哪怕此时天崩地裂,她也顾不得太多,在季长风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声音撕心裂肺,如同天地悲鸣。

季长风一手搭着她瘦小的身子,一边恢复了侠骨柔情,温声细语道“鸢儿不哭。”

出声安慰不过是给鸢儿找到心灵的慰藉,并不能阻碍她发泄,也是任由她这般。

目光转向天空那些生灵大军,目光冷冽。

“季长风!”燕归西几乎扯着嗓子,叫唤道他的名字,它们费尽心思抓捕的对象,不知不觉已经强大到这般骇人听闻的地步。

只是几个照面,破坏力竟然比骊落还要大上几十倍不止。

甚至仍有余力,云淡风轻。

而他的境界,不过区区神通。

神通,多么可笑的一个境界,这么多悟道,法相生灵,竟是被一个神通境界拿捏,搅的天翻地覆,更是解救出了一个半大的女婴。

“我的名字,你也配叫!”季长风目光如炬,镇世妖雷化为雷鞭,断截虚空,抽打而去。

紧随其后的是一道仙意弥漫的法力之指。

仙人指!

随着季长风迈入神通,此法威力更胜往昔,也逐渐发挥它真正的威力。

指未到,燕归西身后的喽啰已是跪倒在地,无法动弹。

只见其取出一面盾牌,沾染法力,才堪堪阻截了季长风这惊天一指。

骊落村村民的死,让季长风彻底愤怒,火力全开。

力量在身躯滚动,天地震颤,如同绝世战神,一人,力压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