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奥克军队的进攻下,长湖镇的建筑就像是积木一样被轻易的推倒摧毁,但这也无所谓了,镇中的人都已经撤了出去,为有一些年轻的青壮男子站在屋脊上,冲着半兽人们射出致命的箭矢。

长湖镇的布局十分的杂乱,这也使得那些半兽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终究还是没能追上熟悉地形的长湖镇居民,反倒是被箭矢夺取了不少生命。

率先出发的妇女和儿童,此时已经到达了河谷镇废墟的边缘,现在也是时候撤退了,否则一旦被奥克的大军围上来,再想走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但意外的事情却发生了,一小队半兽人狼骑兵竟然出现在了那些妇女和儿童的身后,被派去保护他们的战士根本就抵挡不了半兽人的攻势。

半兽人的狼骑兵的速度比巴德他们想象中的要快得多,虽然是因为走陆路的缘故,要比水上多走许多路程,但他们还是在那些长湖镇的妇女儿童进入河谷城之前,冲杀了上去!

哪怕是成年的青壮男子,在与半兽人搏杀的时候都十分的艰难,基本上都是输多赢少,更何况是这一群妇孺呢!

半兽人狼骑兵在人群之中肆意冲杀,无一合之敌,所过之处只留下一地残肢,巴德他们看的是目眦欲裂,但哪怕他们已经在拼命的划船了,始终是赶不及的!

只怕等他们到达之后,那些狼骑兵就已经将长湖镇的妇女和儿童都屠杀个一干二净了!

“啊……!”

巴德不由得悲声怒吼,他半跪在小船上,看着充满了血与火的河谷城外,泪流不止!

一种令人心悸的变化出现在了巴德的身上,他的眼中燃烧出了血光,流淌着的泪水也变成了血泪,随后他抄起身边的长弓,从背后取下来一支箭矢,搭在弓上,瞄向了那群半兽人!

“没用的!巴德!离的太远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支援她们!”

莱戈拉斯安慰起巴德来,同样作为弓箭手,他深知巴德此时只是在做无用功。

但巴德对于莱戈拉斯的话却是置若罔闻,如血般的气劲突然出现,并缠绕在箭矢之上,将整支箭矢染得通红,而他虽然双眼通红,但是却闪烁着逼人的寒芒。

“嗖!”

缠绕着血光的箭矢如同一道虹光一般,眨眼间便从湖中的小船上飞至河谷镇的外面,而巴德在射出界这一箭之后,确是浑身一软瘫倒在地,此刻他的面色极为苍白,就像是失血过多一样!

在一众人极为惊异的眼神中,巴德所射出的那支箭矢在到达目的地之后,便分散成了数道红光,将几个杀的最欢的半兽人狼骑身上射出了一道前后通透的小洞!

半兽人的生命力本来十分强大,这点伤口如果不是伤在要害的话,按理来说根本就影响不了他们的战斗力,但此时的情况却惊呆了众人的双眼。

半兽人全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到了那个伤口上一般,那已经不是在流血了,而是在向外挤!往外喷!

在短短的数秒之内,半兽人身体内全部的血液都已经流淌一空了,只留下了一具干尸状的尸体!

莱戈拉斯以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巴德,莱格拉斯已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巴德,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有如此箭技!

或许是见到自己刚才的那一箭有了成果,巴德咬咬牙,摇摇晃晃的又站了起来,再次张弓搭箭。

如血般的气劲再次涌出,而他的脸色也变得更白了,莱戈拉斯搭住他的手臂,发现他的身体冰冷无比,简直就像是死人一样。

“不!巴德!你不能再开弓了!这一箭下去你会死的!”

但巴德只是回以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这是他的决策错误,他必须要为自己的错误赎罪!

然而在此刻河谷镇的大门却是轰然大开,一大群的披甲精灵从中涌了出来,越过平民杀向了半兽人们。

“是林地王国的军队!我的父亲来了!她们有救了!”

莱戈拉斯惊喜的叫喊出声,而巴德在发现这种情况之后,也是缓缓撤去了手中的弓箭,一屁股坐倒在地。

这些半兽人自然是毫无悬念的被林地王国的军队全歼了,但是他们取得的战果也是十分不菲,仅仅是这么短的时间,河谷镇的老弱妇孺就被他们杀了将近三分之一,若是精灵出现的再晚一些,那么这些人只怕全部都要身首异处了。

长湖镇留在后方垫后的人很快也登陆上了岸,并迅速的朝着河谷城的方向撤离而去,奥克大军紧随其后,但终究还是没能在他们进入河谷城之前拦住他们。

“感谢您的帮助!瑟兰督伊殿下!”

巴德郑重的向瑟兰督伊到了谢,而瑟兰督伊则是摆摆手,目光锐利的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你之前所说的都是真的?索伦真的归来了!”

“您不是亲眼所见吗?除了索伦,又有谁能够组织得起这么大一支奥克大军呢!”

瑟兰督伊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巴德。

“还请你将自己在孤山里的所见所闻,一字不漏的讲述给我!”

巴德自然不会拒绝,伴随着他的讲述,瑟兰督伊的眉头也是皱的越来越深!

“孤狼未曾赶走,竟然又来了一头猛虎!不过看起来,这头猛虎要比孤狼要聪明的多!”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组织起了防御,外面的奥克军队还在逼近,已经没有时间再多想了。

而巴德也是做起了战前动员,他将所有的青壮都集中了起来,半兽人对长湖镇老弱妇孺的杀戮,已经彻底的激起了他们的怒火。

“巴德,你能告诉我,你之前所射的那一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莱戈拉斯轻轻的靠近了巴德,在他身边低声问道。

“我也不清楚,这好似是我的本能一样,当时我心里只想着让那些半兽人血债血偿!”

巴德一边答话,一边用长弓射出了带有血红色光芒的箭矢,中箭的半兽人哪怕不死,也会很快血流不止,倒在地上。

虽然巴德此时射出的弓箭远没有先前的来的致命,但是对于身体血液的消耗确是减少了许多,不过虽说如此,开弓的次数多了也是十分致命的。

“血弓手!血弓手巴德!”

在看到巴德大发神威之后,不知是谁这样叫了起来,这个称号也逐渐得到了众人的认可,他的那一箭,着实是惊艳了不少人!

哥斯拉在孤山之中,自然也感应到了这一幕,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近距离的“观看”了这场战争之后,他对于这个世界,又增添了不少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