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又来啦?”

充斥着莺莺燕燕的烟雨楼中,一名小厮熟练的将林尘引向一处最佳的位置,窗外,山水相映,楼内,没人霓裳起舞。

“晓月姑娘还有一段时间才上场,可要她来陪公子小酌几杯?”小厮低头为林尘倒酒,口中说着过去重复了无数遍的话。

见林尘没有开口,小厮识趣的躬身退去,他对林尘有着极大的敬畏。

两年前,眼前这位据说是林家人的公子来到了枫斛城,从那以后,这座林家边疆之城再也没有过什么混乱。

城中都传闻是林家派遣了大修士前来,恐怕还是个紫府境,只有小厮或者是烟雨楼中有限的几人知道,就是眼前的这位风度翩翩的公子。

尤其是他这个每天的工作就只是等着这位来的侍者,更是知道,每当枫斛城周围有什么动静的时候,这位公子都不在,而当他出现后,一切的负面消息都消失了。

传闻林家很多紫府大修士都是年轻辈分,或许,这就是其中之一。

想到这里,侍者对林尘更加敬畏起来,毕竟这片他一辈子都走不完的疆域,就是林家的地盘。

不多时,烟雨楼中一片呼声大作,半空洒落鲜艳花瓣雨,绫罗绸缎垂落之中,一名绝美的女子悄然起舞。

她是烟雨楼最受欢迎的女子,名为晓月,在整个枫斛城都享有盛名,林尘旁边的侍者一直以为他是为此而来,不过他从未见过林尘邀请。

事实上,林尘的确是为了此女出现。

不多时,远处的欢呼结束,那名为晓月的女子朝着林尘而来,一旁的侍者紧张。

两人无言,直到晓月杯中酒水尽去她才再次离开。

林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盯着晓月的背影很久,搞得旁边的侍者有些不明所以。

不一会,林尘放下酒杯,酒杯与桌面碰撞的轻微令远处的晓月身躯绷紧。

好在,无事发生。

林尘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杀了她。

谁能想到,煌林隐匿的那些核心弟子中,有一个居然出现在了林家。

要不是对方有意无意给了他一个密库的位置,林尘早就下杀手了,而两年时间里,林尘也将对方如今在林家的势力摸清,并没有和煌林有什么关系。

这让林尘有些犹豫,掌握了一处密库的人,在煌林中身份一定不低,他只要反悔,就能将一切变数镇压。

“算了,一个紫府初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林尘齐身,看向了紧张的侍者。

“以后,我就不来了。”

“是,啊!”侍者有些惊讶,而林尘已经消失了踪影。

……

……

亘古城,苏武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而在周围站着几个精明的中年人,高矮胖瘦都有。

“大人,水梦宗已经催促,要我们提前三个月将货备齐,他们愿意出双倍价格。”

“那就让何钟那边安排下去,尽快把东西准备好,不赚白不赚。”

“大人,还有……”

等到苏武周围清空的时候,窗外已经月明星稀。

齐身来到窗边,外面的夜景绚烂,但是苏武已经看腻了。

“五年啊,怎么还不回来。”抱怨声无端响起,苏武已经不知道第多少遍后悔了。

“当初就不应该把玉京楼带到城里来。”

每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武都在后悔当初的选择。

五年前,他将一直在亘古城外几个域内发展的玉京楼尝试了一下接触亘古城中的地盘。

结果才来不过三天,燕玲就找到了他,然后就是一阵稀里糊涂的赞助补贴,让短短几年的玉京楼发展至今成为了手底下有上万人的规模。

好处自然很大,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大堆需要处理的事。

虽然苏武已经下发了大量的权力,但是每个月依然要抽出一段时间来解决他们不能做主的事情。

“可惜烨老不出面,我也不敢随便招揽紫府境的修士。”苏武哀叹一声,只觉自己劳苦功高。

在苏武念念叨叨抱怨的时候,殊不知,林尘已经到了亘古城中。

“这里似乎没什么变化啊,难道和海妖的战斗还没结束?”看着不少地方气氛紧张,林尘露出了疑惑。

他来的路上也不见城外开战啊?遵循着面具给出的信息,林尘来到了玉京楼的位置,不久后就看到了满脸疲态的苏武。

“你这是干什么了?”林尘惊讶不已,好歹是个紫府境,能有这么累?

等到听完苏武的解释后,林尘眼角抽了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行了,这些年你看上了哪些紫府境让他们来一趟吧,也是时候扩张一下了。”作为元象境仙资而且执掌神兵的存在,林尘也觉得自己手下该有一批数量可观的紫府境了。

等到说完之后,林尘又问起了亘古城中的异状。

“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亘古城打算对海妖动手了,城主府在战争结束后就下达了命令,备战百年,拿下海妖百域。”

随后苏武有说了一个让林尘震撼的事,当初的海妖帝君是被金色巨舰中绽放的一道剑气斩杀的。

“一道剑气……”林尘久久未能回过神来,那位巨舰的主人有这么猛犸,死后无数年也能斩杀帝境如此随意。

“自那以后,前往神河域的修士就多起来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机会得到某种传承。”苏武不屑,但内心向往,要不是各种原因,他也去了。

林尘听完一惊,不知道惊蛰海域怎么样了,要不是面具中没有反应出唐顺等人死亡的信息,林尘可能即刻回去。

“燕玲……”林尘眼神微眯,一切了解之后,他才重新关注起苏武说的这位。

“正好,我的战功还没领呢,顺便见一见吧。”

对于玉京楼,林尘之前制定的计划也可以展开了,燕玲或许会对此有帮助。

亘古城中,元象境以下的战功都是由亘古城的兵营下发,而到了元象境,便是由城主府亲自统计。

于是,第二天上午,林尘出现在了恢弘的城楼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