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萨戈与两个秘偶迅速地藏身到下水道,他的主要目的已经达成,没必要再继续纠缠下去。

他顺着自己经常通过的路线,来到了排水系统中的一个管道交接处,当灵体之线的视野中出现熟悉的身影们时,他略微松了一口气,恢复了原本的面貌。

“先生,结果如何?”一露面,黑色服装的朱迪就凑上前来,后面跟着同样身着黑衣的部下,失去了白色燕尾服和圆顶帽的她看上去不太显眼,少女素白的面孔有一种淡雅的美。

她看到跟随在罗萨戈身后,一言不发的泽瑞尔,心中已是了然。

“还好,没受到什么损伤。”罗萨戈亮了亮手中的钥匙,他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灰头土脸,但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什么较大的伤害。

只不过那些和他一起过去的情报人员,在军情九处的插手下恐怕凶多吉少,只不过罗萨戈不太在意,他们只是外围的情报人员,其中甚至没有非凡者。

关于军情九处前来的原因,他心里也有了答案,他们不像是知道了赫尔莫修因手稿的下落,甚至不知道钥匙的情报,他们应该只是为了埋伏可能在交换机密情报的弗萨克间谍而已。

既然他用的是“组长”的脸,那么即使他们根据自己的非凡能力猜到些什么,也无法肯定就是因蒂斯的情报人员做的,他们的精锐可一个都还没暴露呢。

“这样我们就有两把钥匙了,罗萨戈先生!”朱迪拍手叫好,眼神闪闪发亮,“那么这个秘偶是在这里通灵吗?”

罗萨戈点了点头,解除了灵体之线的控制,泽瑞尔立刻就栽倒在地,生机迅速地流失,灵视中的气场渐渐消散,不一会儿就彻底地变成了一具尸体。

借助强大的灵性与熟练的通灵技巧,罗萨戈非常轻松地就与泽瑞尔的灵进行了沟通,他对泽瑞尔的灵提问道:

“赫尔莫修因的手稿在哪里?你有哪些同伴也在追查这些事?”

已经是灵体状态的泽瑞尔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然后浑浑噩噩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伊恩在追查这件事,他约过我见面,很有可能已经发现了相应的线索。”

“你们约在哪里见面?用什么样的手段联系?”罗萨戈问道。

“在大桥区我的家里....我告诉他,有突发状况时,就找到我的尸体,我的假牙上有紧急联络‘组长’的方式,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泽瑞尔毫无抵抗地回答,罗萨戈深蓝的眼珠转过一圈,嘴角挑起一个弧度,他想到了一些鬼魅的战术。

“剩下的那柄钥匙在哪里?”罗萨戈继续询问道,泽瑞尔沉默了一下,声音缥缈地回答道:“在乔伍德区的莱恩咖啡厅里....”

继续问了几个情报细节后,罗萨戈满意地点了点头,他驱散泽瑞尔摇摇欲坠的灵,并对尸体上残留的灵做了反占卜的处理,然后睁开双眼,对一旁待命的朱迪等人说道:

“将尸体扔到大桥区蔷薇长街附近,寻找伊恩.赖特的下落,最好抓活的,如果死了,最好十五分钟内带到会通灵的人面前,我会去向大使报告,让他派遣兹格曼党协助我们的调查。”

“是!”朱迪与一众情报人员清晰地回答。

......

“感谢您的协助,多莉夫人,军情九处会赔偿您的损失。”

在多莉夫人家中,黑风衣的男子向风情万种的多莉夫人深深地鞠了一躬,既是在表达自己的谢意,也是在表达自己的歉意。

他的礼节十分周到,就像天生的贵族一样完美无缺,他有着凝结着冰般的碧绿眼眸和整理干净的英俊面容,不苟言笑的表情中带着无尽的威严,教人不由自主地服从他的判断。

“不必多礼,协助军方的工作是一位称职的鲁恩市民应尽的职责,荷莫斯子爵。”多莉夫人妩媚地轻笑道,“如果有空的话,还请多过来坐坐,我想您不会介意,接受一位柔弱女性的抚慰吧?”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还有要事在身,还请下回再叙吧。”波利斯伯爵的次子,军情九处的“主管”之一荷莫斯.波利斯再度向多莉夫人行了一礼,“老地方再见。”他补充了这样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什么?”多莉夫人一下子愣住了,如果是照常理来推断,这很显然是多情男人或者多情女子约定下次再会的地点,但荷莫斯子爵作为上流阶层中有名的洁身自好,除了公共场合几乎从未与其他女性有过绯闻,偶尔关注某个歌剧女演员也是出于欣赏。

他完全淡出新闻界的范围之内,如果不是熟悉贵族圈子的人,甚至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只不过有时,你会在法庭的上首看见他的身影。

这样的荷莫斯子爵说出“老地方再见”这样的话语,久历情场的多莉夫人第一时间感到的当然不是欣喜,而是疑惑:她跟荷莫斯子爵在此之前可没有什么交集。

不过,年轻有为,长相英俊,洁身自好,有权有势的荷莫斯子爵发出类似约会的邀请,也确实让独守空房的多莉夫人有些心动,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一直侍候着她的女仆默默地退下了。

她将真正的女仆从衣柜里拉出来,放到床上,整理着装,等到从后门离开多莉夫人家中时,她已然变成了身着正装的奈娅,如同她刚刚走出来的地方不是交际花的家中,而是大银行,证券交易所一类的正规企业。

搭乘地铁转了几个站点,再乘坐马车来到希尔斯顿区与皇后区交界的啤酒馆,这里接待了不少来这里吃晚饭的律师,工厂主,银行家,下班后的他们想要一吐职场上的压抑,就来到这里与好友们洗盏更酌,整个酒馆都是名贵麦芽的清香,好不热闹。

这里就是荷莫斯子爵所说的老地方了,作为军情九处的成员,他们都有一个足以出入这间啤酒馆的身份,就连艾慕希娅都以自己律师的身份进入这里,他们表现得就像这里的大多数客人一样,来这里和朋友们聚聚,发泄发泄职场上的压力。

或许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家啤酒馆其实就是荷莫斯子爵的产业,只不过他本人不希望声张,只有少数身份尊贵的常客才知道他的存在。

奈娅的身份是一位知名的歌剧演员,她出示了自己的邀请函,被侍者带到啤酒馆内部的包间里,荷莫斯子爵和她的伙伴们都在那里等候着她。

她推开门,进入了这个专属于他们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