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云飞来到了一片没有生命的星域之中,凌空而立,浑身散发着朦胧的仙光,犹如一座明亮的灯塔,在黑暗里尤为醒目。

他将在这里强行将金乌大帝在天心印记中留下的痕迹抹除,去除大宇宙的压制。

天地似乎生出了感应,苍穹上不知不觉间弥漫起凝厚的雷海。

宇宙中的气息变得无比的压抑,简直要让人窒息,即便隔着无尽的距离,人们还是能感应到,仿佛有百万座大山压在心头,根本喘不过气来。

“怎么回事,难道又有人要证道了吗?”有人骇然的望向这边,感觉到了一股令人颤栗的气机,灵魂都要被冻结了。

许多强者被惊起,纷纷冲到宇宙中,各自施展手段探查情况。

然而,只有少数接近这片星域的强大存在能够看到那密布的恐怖雷云。

“真的有人在渡大帝劫,这种气息绝对属于那个领域。”

“不,金乌大帝道则还未消散,谁都无法冲破压制,逆天证道,一定是命主在出手,要实现当初的诺言。”

……

“轰!”

毫无征兆,一道灭世雷霆从虚空中劈落下来,直冲华云飞的头颅而去。

毁灭的气息弥漫,铺天盖地,无数星辰被波及,永远的化作了尘埃。

华云飞没有动作,仅仅是体外的那层仙光就将雷霆挡住了,它像是撞到了一堵铁墙之上,自身先行溃散,电光乱颤,雷丝激射。

下一刻,更为浩大的劫罚如倾盆大雨一般倾泻而至,混沌澎湃,宇宙开辟的景象层出不穷。

华云飞面色很平静,站在雷海中央,神光、雷芒、法则等全都冲着他而去,茫茫无边,星辰凋落,银河炸碎。

他要压制天心印记,被这天地感应到了,自然降落最恐怖的劫罚。

火桑星上,金乌大帝脸色发紧,一片灰暗,十指紧紧的攥在一起,指骨咔嚓作响。

他知道,今天过后,他将不再是当世大帝了,他留下的印记会被清除,再也无法掌控天心印记。

对此,他无可奈何,只能接受这一事实,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命主的可怕,一个眼神就能让当世大帝万劫不复。

“世上怎会出现这样的存在,简直是前所未有。”金乌大帝眸光闪烁,神色不断变换,最后只留下悠悠一叹。

雷海中,华云飞像是一尊无上的天神,身之所在,即是净土,无穷雷光皆被抵挡在外,不能进来。

虚空中,万道浮现出来,激烈颤抖,轰鸣不断,在那万道交汇之处,一枚神圣的印记出现,垂落下万般道则,如一条条通天大瀑。

这正是天心印记,掌握了它,便能主宰宇宙。

隐约间可以看见,那天心印记之中有一只火红色的金乌在万道之上飞腾,释放出炽热的火光。

金乌大帝看到这一幕,眼皮一阵抖动,那是他留下的大道印记,与天心印记融合,一道压万道,是他为当世大帝的证明,可是而今,一切的辉煌都将成为过去。

华云飞开始迈步,周身笼罩着淡淡的仙光,至强至圣,无物能破。

无论雷海中降下何等大劫,无论万道规则如何猛烈冲刷,他始终不曾被撼动。

进阶万物生,他的战力增长了不知多少,九天十地中早已经没有什么事物能够奈何的了华云飞了。

在九天十地的强者眼中,华云飞太轻松了,根本就是游刃有余,从开始到现在,他还没未曾挪动手指。

显然,红尘为仙,这还不是华云飞真正战力的体现。

最终,没有任何意外,华云飞以强大的力量碾压了一切,将那道神圣的印记攥在手掌当中。

“嗡!”

金乌印记被一股不可抵挡的力量强行吸摄了出来。

只一瞬间,全宇宙的生灵都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轻松。

金乌大帝的道则压制消失不见了,戴在众生脖颈之上的枷锁轰然崩碎,万物生灵皆能清晰的感应到道的痕迹。

尤其是那些有望证道的天骄,他们激动的不能自己,心中再无一丝疑虑。

“是真的,命主击破了大宇宙的压制,时隔七十多年,世间又能出现一尊大帝了。”有人兴奋的大吼,声音传遍星域。

“诸帝时代,真的有诸帝时代啊!”

“仅仅是几十年就有一次机会吗?这真是最幸运的时代。”有天骄低头沉思,眼中闪烁起耀眼的光芒。

……

华云飞手持金乌大帝的印记,眸光穿透亿万里星空,来到金乌大帝的身上,让后者帝躯微微发僵。

这几十年间,他已经足够低调了,一直在火桑星中闭关,不曾出世,金乌一族也同样低调无比,就是为了给华云飞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表明他没有野心。

现在,华云飞望来,还是让金乌大帝回忆起了当年那一次短暂的交锋,而今回想起来,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终于,华云飞没有为难他,将印记丢向了火桑星,瞬间没入金乌大帝的体内。

做完这一切后,华云飞将目光投向宇宙各地,话语声响彻在所有修士心头。

“成道者过盈,则天地枯,今后,百年一次证道之机,众生平等,皆有机会,一切全靠自己。”

说完,华云飞转身离去,返回了三生殿,他已经大致摸清镇压天心印记需要怎样的实力了,往后的岁月里,他铸就的信仰身出面就足够完成此事,无需他亲力亲为。

待到华云飞的身影消失之后,金乌大帝才放松下来。

“唉……蛰伏一世,谋划千古,结果到头来,连一百年大帝都没有做够。

呵呵,我金乌彻底成了一个笑话啊,还不如不成道,就那般化作黄土。”他苦笑一声,非常的郁闷。

这种情绪别人真的难以理解,也只有真正经历过才会懂得。

与金乌大帝的自嘲和郁闷不同,九天十地中,掀起了新一轮的帝路争锋**,数不清的天骄要横推当世,争这百年一次的证道之机。

“百年一次,万年百次,最先证道的存在一定更加强大,是真正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无上天骄。”

“呵,诸帝时代中的诸帝也应有强弱之分,而历史上总是强者为先。”

……

许多天骄都渴望夺得先机,名留青史,奋不顾身的踏上帝路争锋,舍生忘死的搏杀。

各族古路,九座帝关,域外战场等,都是天骄搏杀的场所,血与骨在纷飞,一批至强的天骄历经磨砺,渐渐脱颖而出。

群星璀璨,一些原本能看到上限的天骄存在也因为一次次超越极限,一次次向死而生,变得看不到尽头,他们在进化路上高歌猛进,留下了一个个史诗般的传说。

三十年后,九天十地突然传出一股浩大的波动,迅速波及整片宇宙。

对于这种波动,人们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有人要极尽一跃,迈出最后一步,证得大道。

“是谁?绝不是黄金大世这一代的人,他们还差的远,最强者才堪堪进阶准帝。”

“一定是老一辈的准帝,他们准备的早就差不多了,只差终极一跃。

而今天时地利人和,正是破境的好时机。”

……

天雷轰隆,万道哀鸣,有人在复刻昔日前贤们的神迹,要以己之道,横压万道。

灭世大劫降临,铺天盖地,浩浩荡荡,完全不给人活路。

华云飞盘坐在三生殿中,睁开太极因果重瞳,看见了那个在雷劫中冲杀四方,浴血奋战的身影。

他竟是帝主,神庭的主人,曾经被华云飞指出过不足。

蛰伏了这么多年,他终于下定决心要迈出这一步。

事实上,帝主心中一直忌惮华云飞,对于华云飞的话语耿耿于怀,认为华云飞对他并不友善。

观望了这么久,见到华云飞对世间之事几乎不过问,他自然忍不住了,要出来渡劫成帝。

随着雷劫的愈发激烈,帝主抗衡的愈发吃力了,不知为何,在这关键时刻,他的脑海中总是出现华云飞的身影,心神难宁。

成道大劫,危险程度不言而喻,动辄便是万劫不复,在这可怕的浩劫当中,帝主的这一点瑕疵被无限放大了,他的节奏被打乱,开始乱了阵脚,气息也变得紊乱。

到了最后,帝主功亏一篑,被万道大雷霆轰中,身躯炸碎了一大截,拼尽全力才保住一丝性命,但未来也只能苟延残喘了,难有作为。

帝主愤愤不平,举世瞩目的成道之劫,他竟然败了。

“命主……若不是因为你,我何以证道失败?”他走火入魔了,想起刚才渡劫时,华云飞当初的话语一直在他耳畔响个不停,扰乱他的心绪,使得他始终不能集中注意力。

因此,帝主将自己失败的责任都归咎到了华云飞的身上。

三生殿中的华云飞一阵无言,这位神庭之主真的差了一些意思,给他条件都证不了道,失败了还甩锅给自己。

华云飞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已经疯掉了的帝主。

证道大劫落幕,以失败而告终,世人皆震撼,心中的热火被浇灭了一些,他们这才想起来,证道大劫并不是随便来个天骄就能渡过的,那是生死之劫,不是儿戏。

诸帝时代并不是没有门槛,帝主弱吗?他在末法时代晋升至准帝,距离证道只差一步之遥,这样的成就有几人能达到?可是他最后还是失败了。

“神庭之主失败了,帝位未定,我等还有机会。”

“没有机会了,我们需要时间来崛起,这一百年的帝位注定属于那些将成道者。”

……

二十年后,证道大劫再起,是砍柴老人引发的,他从久远的时代封存至今,虽然气血衰败,但仍有雄心壮志,准备了许久,他终是决定要放手一搏。

恐怖的大劫劈天盖地,九劫仙光,万道锁图等从天穹上坠落,镇压渡劫之人。

砍柴老人手持一柄柴刀,大吼着,在光雨中燃烧了一切,从苍老的状态逐渐恢复了年轻,他的皮肤渐渐饱满,沧桑消退,青春活力涌现,乌黑的发丝披散在肩,英姿勃发。

世人被砍柴老人这种精气神所感染,所震撼,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放手一搏,舍生忘死,说不定能拼杀出一个朗朗晴天,若是如同帝主一般心有犹豫,有所顾忌,很有可能就功败垂成。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砍柴老人高举那柄柴刀,黝黑的刀背,雪亮的刀刃,划破茫茫宇宙,斩向恐怖的有形之劫,在那之后还有无穷无尽的雷劫生物,各个都可怕到了极致。

人们紧张的注视着,任谁都能看出,砍柴老人拼命了,毫无保留。

那刀身,比星河还要璀璨,融聚了砍柴老人一身的精气神,是他一生道果的体现,而今拿出来挥霍、释放,完全是以命相博,不成功便成仁。

滚滚刀光耀世,辉煌道果绽放,砍柴老人奋力搏杀,一次次破灭雷劫之难,一次次冲杀上去,搏击九重天。

他真的很强,在原著中与不死天后血拼,受重伤后还能毙掉完好无损的帝主,足以证明他的实力有多么的非凡。

此刻,他燃烧血与魂,燃烧自己能够燃烧的一切,只为一窥那个境界,站在那个领域,看一看那个境界的风景。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杀!”

砍柴老人大吼,乌黑发丝飞扬,身躯彻底化成一团火焰,义无反顾的进行最后一击。

他像是升华了,身上出现了成道者的气息,席卷九天,威压十地。

“真的成道了!”

“他成功了,与先前的帝主结局不同。”

……

远观的修士皆惊呼出声,认为又一尊大帝诞生了,继金乌大帝之后的又一大帝,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不,他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成功的渡过了成道之劫,但是身与魂却燃烧殆尽,没有多久可活了。”

“这样的冲击方式太霸烈了,让人想起当年的斗战圣皇,不过,他比圣皇还要霸烈,是真正在用生命去印证自己的道。”

……

“这就是大帝吗?我成功了,即使只有一刹那的辉煌,我亦满足。

朝闻道,夕死可矣。”砍柴老人大笑,他手中的刀彻底进化,成为了一尊极道兵器,但仍然那般朴实无华。

此刻,它在悲鸣,在哀颤,因为刚刚功成,自己的主人就要离逝,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大悲。

“师傅!”一片星域中,一男一女眼中带着泪痕,大声呼唤。

他们误入仙宫,传送到宇宙深处,幸得砍柴老人收他们为徒,这才有了而今的成就,现在看到师傅即将仙逝,只觉悲从中来。

后面,一个大胡子也暗暗抹泪,但也在微笑,因为砍柴老人已然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可以无悔的离开。

砍柴老人身躯雄伟,立在茫茫宇宙中,通天彻地,他的大道与天心印记相融合,让他拥有掌控世间的无上伟力。

“飞蛾扑火,只为这一瞬间的绚烂。”他带着微笑,躯体发光,成为片片光雨,即将消散在世间。

忽然,一条浩瀚的长河奔腾而来,将他淹没至膝盖,定住了一切,使他的陨落之势戛然而止。

砍柴老人一愣,但马上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参见命主!”他朝着长河的源头行了一礼,哪怕此刻为大帝,也要尊命主。

“修行不易,你只是错生了时代。

我为命运之主,主宰世间沉浮,逆转你之命运,予你一世帝命。”